贾宝玉说黛玉是小耗子精,说宝钗像杨贵妃,他更喜欢谁?

一部《红楼梦》,洋洋洒洒70多万字,说到底,不过是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三个人的戏,是金玉良缘与木石前盟的较量。什么贾史王薛,什么家族兴衰,不过是陪衬而已。这个世界,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归纳为一种性质——爱情的陪衬。

贾宝玉是喜欢黛玉的,这毫无疑问,而他肯定也是喜欢宝钗的,这也不容置疑,要不然,他最后怎么会在黛玉死后娶她为妻呢?风烛读《红楼梦》这么多年,一直有一个问题弄不明白:黛玉和宝钗,她到底喜欢谁多一点?

或许有人会说,宝玉只喜欢黛玉,不喜欢宝钗。这么说的人,恐怕还不了解贾宝玉。贾宝玉是一个典型的博爱主义者,世间只要是美丽的人,不论男女,(如秦钟和蒋玉菡),不论主子还是奴才(如丫鬟袭人、晴雯),他都喜欢,他都爱。

宝玉看见宝钗的一段“酥臂”,能发呆,流出口水;宝玉挨打后,宝钗看望他,说出“心疼”,宝玉竟然感慨:就算为宝钗死了也值得。种种迹象都表明,宝玉是喜欢宝钗的。

《红楼梦》的可读之处,就在于你不能片面地看某一个章节,而应该全盘考虑。王熙凤毒设相思局,害死贾瑞,只是她毒辣的一面,她也有友善的一面,比如对刘姥姥。宝钗对湘云慷慨解囊,相助螃蟹宴,只是她大方的一面,她也有滴翠亭栽赃黛玉时丑陋阴险的一面。看待一个人需要全盘考虑,判断宝玉是喜欢宝钗还是黛玉,也需要全盘考虑。

当然,一旦全盘考虑,涉及的东西就多了,得出的结论也会因人而异。今天,风烛只讲一个方面,那就是宝玉跟黛玉和宝钗都有开过玩笑,但是反应的是他对这两个女孩子不同情感。宝玉曾给黛玉讲笑话,说她是一个小耗子精,而宝玉也曾和宝钗开玩笑,说她像杨贵妃。不同的比喻,就表现出他对二人不同的情感。

第十九回,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宝玉探视黛玉,知黛玉“才吃了饭,又睡觉”,怕黛玉“睡出来的病大”,替黛玉解闷儿,便杜撰了“腊八节老鼠偷米”的故事。

故事的大概情节是这样的:腊月初七,扬州黛山的林子洞里的一群耗子精,升座议腊八节庆之事,老耗子欲效仿人间熬腊八粥,无奈洞中粮果不济,便和众耗子商议到山下庙中打劫。

众耗子都一一接令,那只“极小极弱”、自告奋勇去偷“香芋”的小耗子,被宝玉像说相声一样,做了个“大包袱”最后把黛玉“抖”了出来--戏谑黛玉“小耗子精”。在宝玉拿“小耗子精”戏谑黛玉时,黛玉听了“翻身爬起来,按着宝玉笑道:我把你烂了嘴的!我就知道你是编我呢”。二人相互玩笑时的情景,真让人羡慕。

在三十回中,宝玉也和宝钗开过玩笑:“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宝钗听了,不由的大怒,便冷笑了,并暗讽宝玉:我倒像杨妃,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

“杨贵妃”的形象总比“小耗子精”强多了吧,但是被比作“杨贵妃”的宝钗是登时大怒,还把怒气发在了小丫头身上。这与平时持重随和、喜怒不形于色的宝钗,真是有判若两人。而素来以使小性子见长的黛玉却是“笑着与宝玉打闹”。

有人说,薛宝钗发怒,是因为元妃赐礼支持金玉良缘,而贾母清虚观明显带有否定的意思,回来又说宝黛不是冤家不聚头的话,明显的站在木石一边,所以心理不舒服。也有人说,薛宝钗发怒,是因为她刚刚落选秀女,而宝玉将她比作杨贵妃,比作皇帝的宠妃,让她想起了伤心事,所以才会大怒。

宝钗因何发怒,先不管。同样是面对宝玉的玩笑,宝钗、黛玉不同的反应来看,充分说明,宝钗与宝玉之间,还没有近到可以肆无忌惮、口无遮拦的开玩笑的地步,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而拥有同样的叛逆性格和自由追求的宝玉和黛玉之间,却是“同频共振”的,他们之间显得那么轻松和契合。如此分析下来,宝玉更喜欢黛玉,还是更喜欢宝钗,就一目了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