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卖1万台车,亏损近100亿,这家中国车企亏得有点多

新能源绿风盛行,大批初创造车企业乘风而起。风口之下,大量涌入的资本也吹起了不少泡沫。

大部分投资人并不了解新能源车领域的投资逻辑,浅层的会被华丽PPT、老外背稿和酷炫的汽车油泥模型所蛊惑,稍微懂行的会看技术背书、挖来的班底人马和自建工厂进度等。他们更多是看谁的吆喝声大,有没有大财团领投、看起来像不像头部项目,然后跟风来投。

实际上,那些花里花哨的噱头基本都与最终量产无关。由此及彼,消费者物色琳琅满目的新能源车又何尝不是这种心态?面对接踵而至的新能源新闻我们又该如何看待解读?莫着急,下面时间进入第一期《新能源动态》栏目,且听教授娓娓道来。

1. 蔚来停建工厂

今年3月,蔚来公布2018年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蔚来2018年净亏损96.39亿元人民币,算上2016、2017年分别亏损25.73亿元、50.21亿元,近三年累计净亏损近170亿元。销量方面,2018年蔚来ES8合共交付11348辆,今年1月、2月仅分别交付1805、811辆,远不如去年12月的3318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蔚来汽车于近日宣布位于上海嘉定的工厂项目已停止,将继续于江淮汽车合作进行ES8、ES6的代工生产。面对巨额亏损、销量急跌、停止建厂等利用因素让蔚来股价大跌,李斌该如何是好?

李斌曾表示新势力造车门槛是200亿元,对于刚涉足汽车制造业的初创企业而言,巨额投入正常不过,亏损的锅不该由制造来背,财报上的负数不过是暂时数值。素来致力于构筑闭关优质用户体验护城河的蔚来,早已高瞻远瞩地预见亏损,去年第四季度毛利率转正便证明它具备造血能力。

与其花大钱建厂,倒不如把心思放在技术上,花钱升级年产能10万辆的蔚来江淮工厂,以低成本获取高产能显然更符合当前的亏损主题。蔚来江淮工厂将承担ES8、ES6生产职能,上海工厂更像是其补充,但不排除后期投产首款轿车ET7。除了江淮,蔚来还与广汽、长安存在生产制造的合作关系。

2. 威马C轮融资30亿元

2019年3月8日,威马汽车完成由百领投的30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威马官方表示融资将用于技术研发和用户体验。据统计,威马目前已合共融资近230亿元。

今年1月交付威马EX5 2005辆,往后将进一步优化及扩大线下渠道,强化C2M客制化生产能力,提高产能与交付速度。创始人沈晖还表示,威马与百度共同构筑的“威马&Apollo智能汽车联合技术研发中心”将在年内落地,致力于研发L3、L4级别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与上述提及的蔚来不同,早些年通过收购大连黄海汽车有限公司而获得SUV和MPV生产资质的威马汽车始终拒绝代工生产,深藏若虚的威马实则是第一家自主完成自建工厂的造车新势力,也是国内唯一一家有强大背靠实力投资基金下注的初创造车企业。

而这一切,与掌门人沈晖传统汽车人的出身脱不开干系,曾任职美国供应商博格华纳中国区首任负责人、菲亚特动力中国区CEO和沃尔沃全球高级副总裁的他深知采购、制造门路,接近传统车企的单车制造成本是所有造车新势力所无法比拟的。

3. 恒大新能源落户郑州

3月11日,据消息透露,恒大新能源汽车项目工作组将落户郑州航空港区附近,其中汽车组装厂和锂电池厂占地2000多亩,预计4月奠基、6月动工。

走出与法拉第未来的孽缘阴霾后,进入2019年后恒大集团大动作不断:1月15日,斥资9.3亿美元收购总部位于瑞典的电动车公司国能NEVS,随后注资1亿元成立恒大智慧充电科技有限公司;1月24日,以10.6亿元入股动力电池企业上海卡耐新能源有限公司,持股58%成为第一大股东;1月29日,与世界顶级超跑公司柯尼塞格成立致力于研发和生产制造新能源汽车的合资公司......

不可否认,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买买买”的方式,它能在相对来说起步较晚的情况下,快速完成全线布局,追赶其他玩家。

由此及彼,恒大集团在汽车市场的一系列操作让教授忆想起当初尚未起步的恒大足球,为了战绩不惜砸钱招揽国脚、天价买入正值当打之年的外援,一路过来充斥着非议、压力、质疑。直至恒大足球捧起一座又一座的联赛、亚冠奖杯,才让当初颇有微词的挑剔党,无从置喙。

显然,恒大的造车之路如今想要复制当年进军足球圈的成功,但并入麾下的车企、供应商又能否构筑起恒大汽车的“护城河”?现在谈及还言之尚早,毕竟连个汽车油泥模型都还没见着。往后,就让消费者去充当“裁判员”,告诉我们比分。

4. 小鹏G5谍照曝光

3月9日,有广州网友在网上披露了一组疑似小鹏G5的新车路试谍照,从高度伪装谍照看来,新车尺寸或将定位纯电动中型轿跑。

(轮圈造型与斯柯达柯迪亚克GT有异曲同工之妙)

如你所见,溜背式轿跑风格与五辐式双色轮圈尤为搭调,曼妙的婀娜身段难免会让人“想入非非”,迫不及待想进入她的躯壳,试驾把玩一番。

据悉,该组照片的拍摄背景位于小鹏汽车广州总部,进一步印证了消息的真实可靠性,教授将为您持续报道小鹏G5第一手消息。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曾表示,认为国人高估了特斯拉在国内的竞争力,言下之意,耐人寻味。教授是否可解读为小鹏汽车盼通过该款纯电动中型轿跑与特斯拉Model 3分庭抗礼?

可以肯定的是,这款电动轿跑假若配备高性能电驱总成,势必能起到拔高品牌形象的正向作用,继而疯狂攫取为指标烦恼的持币待购年轻群体。

山再高,往上攀,总能登顶;路再长,走下去,定能到达。

蔚来、威马、恒大这批渴望在新能源领域实现弯道超车的造车后来者,暂且不论其可行性,光是这份勇气与坚持便足以被记载至中国汽车史册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