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的滑铁卢

原创出品 | 「创业最前线」旗下「科技最前线」

作者 | 机场等船

缺钱。

两年前,这个词压根不会出现在王家的字典里。

时过境迁,2月份王健林前脚刚把万达百货有限公司下属全部37家百货门店甩卖给了苏宁,3月初王思聪一手创立的熊猫直播就因为资金崩断猝死。

3月7日,网上开始曝出熊猫直播破产传闻,大量主播前往北京总部讨要工资。

3月8日,熊猫直播运营官 COO 张菊元发布长文:

”……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熊猫直播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寻找了至少5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这成为熊猫直播倒闭的讣告,也证实了钱荒是压死熊猫直播的最后一根稻草。(截至2017年5月,熊猫直播已融资16.5亿元,估值近百亿。)

虽然熊猫直播有诸如陈赫、杨颖、鹿晗、林俊杰、林更新等明星的助阵;有千万身价的美女主播伊素婉、英雄联盟直播一哥嫖老师、dota主播伍声2009以及炉石王师傅、秋日、瓦莉拉、囚徒、sol...

但这些资源在钱荒面前也不堪一击,无法融资的公司,基本只能等死。

根据企查查显示:

熊猫直播2015年亏损约5000万元,2016年亏损约5亿元,2017年亏约8亿元,据熊猫直播公司内部传闻,其负债数额高达十几亿。

于是,2018年熊猫直播就陆续被曝出拖欠主播工资,资金链断裂、王思聪撤资等消息。

回头再看,不难发现,在2017年末王健林巨大的资源、人脉失灵之后,熊猫直播迅速走上了抛物线的下行轨迹。

2015年,王健林在哈佛大学演讲,现场有人提问:“万达海外并购的竞争力是什么?”

王健林回答:“首先,有钱。”

那时候王健林是中国首富,万达在海外疯狂收购,一出手就是10个亿。王健林的名言是:“我们辛苦自己赚的钱,爱往哪儿投就往哪儿投。

现在看来,他错了,儿子的公司都会因为没钱投而死。

网上也有爆料称,熊猫直播的问题出在管理层:“来自股东360的高管在该公司内部屡屡对其他高管进行排挤,包括王思聪自己带来的高管,都已边缘化。”

早在2016年时,熊猫直播背后投资方已经多达19家,360用它的技术入了熊猫19.35%的股权,是仅次于王思聪的第二大股东。

换句话说,熊猫直播中所有技术人员都是360的人,并且逐步把控权利和话语权。

(网上流出的熊猫内部员工讨论)

融资受阻加上管理混乱,熊猫直播活了3年零6个月就黯然落幕,成为500多名员工的黄粱一梦。

资金、管理之外,行业病态才是熊猫直播死亡的病根。

2016年,直播这个行业被吹上风口,主播群体逐渐闯入大众的视野,国内主播乘着东风身价至少翻了几十倍,日进斗金不是梦。

天佑这个初中校园里拎着板砖收保护费的校霸,网吧收银员因偷钱被老板开除的无业青年,通过直播开上了豪车、住进了豪宅,月入百万。

(冯提莫)

斗鱼主播冯提莫曾收到镇江一会计利用财务漏洞挪用公款打赏的160万元礼物,更有身价5000万的土豪因沉迷刷礼物,负债1700万流浪街头。

百万对普通人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但对这些主播的收入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

(斗鱼TV去年9月主播收入排行)

巨大利益驱动下,一个个浓妆艳抹、穿着裸露的色情主播就会准时开播,在挑逗和试探性的走光中,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观众的荷尔蒙。

平台既要承担主播的天价签约费,还得砸钱养主播,主播们为了提高分成花钱刷流量以获得人气。

短短一年,直播行业在虚假繁荣中变得乌烟瘴气。

刷量有多疯狂呢?前英雄联盟职业玩家微笑直播时竟然13亿人同时在线:

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Go.going在战旗TV首播,59亿人围观,真是全球都来看你直播了!

多少人恐惧着中国房D产泡沫,没想到资本两年就催熟了一个全是泡沫的直播风口。

很快,抖音撬开了短视频时代,无疑给了虚假繁荣的直播行业一记重拳,主播们开始艰难度日或者转移阵地。

人们批判、逃离了直播,短视频应运而生;人们再次批判抖音准备逃离,一定还会有其他平台冒出来。

因为这些消遣的平台呈现的多是社会基层真实的一面,是一种混杂粗糙的价值观。

主播、网红能够在网上被人追捧,恰恰反映出人们在现实世界的空虚和浮躁,这一点可以参考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

当人们满足了日常生理需求往往会追求更高的层次——尊重层次。

那些围观的看客,多半是在现实生活中失意的年轻人,他们想要找到一处对这个社会无可奈何的寄托。而这些披着“有钱、有车、有兄弟”外衣的主播,在同龄人看来就是“成功人士”的标配。

普通大众不惜花费重金为他们刷礼物,就是为了获得那种短暂的自己成为“成功人士”的幻觉。

但这种现象导致的后果是可怕的。

日本80年代经济泡沫捧起的AV 繁荣耗损了一代年轻人,导致如今日本一批90后对事物是绝望的,日本的中坚力量不再崇尚奋斗。

而我们这代年轻人,如果依旧天天被诸如直播女厕所、OOXX、吃玻璃、网红日常……这些三俗内容轰炸下,价值观难免被影响。

从这个角度看,熊猫直播不是第一家,也不会是最后一家倒在寒冬的平台,直播行业的寒冬和洗牌不见得是坏事。

前几年,王健林接受媒体访问时曾开玩笑:给儿子5亿上当20次,干不好就回万达上班。”

王思聪随后风趣地回应:”5亿已被骗完,下次请早。“

虽然今天王思聪遭遇了熊猫直播的滑铁卢,但并不能否认其出众的投资才能。

根据胡润发布的数据:

截至2017年王思聪的身价为63亿元人民币,企业工商信息显示,王思聪是20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在31家公司担任股东、26家公司担任高管。

王思聪投资版图涉及行业涵盖商务服务业、投资、娱乐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影视等多个领域,投资的明星项目包括汉拿山、大众点评、闪送、优客工场、人人车、奇虎360等,其中福寿园、无锡先导智能、棕榈股份、天鸽互动、云游控股、乐逗游戏等公司已经上市。

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目前到了A+轮,15个月估值翻了10倍;投资《战狼2》翻了几十倍;投资电影特效公司Dexter8个月赚了3倍。

2018年2月发布的《2017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TOP50》,王思聪更凭借普思资本位列第37位,并以当时29岁的年龄成为TOP50中最年轻的一位。

王思聪正是攥着王健林给的5个亿,9年滚成63亿,翻了12倍。7年电竞投资之路用iG夺冠证明了自己。

接触过王思聪的投资人形容,私下里的王思聪思维缜密,谈判技巧很高,完全不像社交媒体里表现出的那副吊儿郎当样。

要知道王思聪是学哲学的,晒过的床头书有梁鸿的《中国在梁庄》、福柯的《规训与惩罚》、南怀瑾的《庄子諵譁》,当然不可能只是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

王健林谈到王思聪时,仍然表示看不懂儿子的投资模式。

“思聪还真不是我培养出来的,他是自己发展的。他的模式我也看不懂,比如网店、电竞,搞高科技的东西我确实不懂。”

王思聪却对自己发掘风口的能力颇为自信,他曾说过:“我不会追求热点,因为很多热点都是我最先创造或发现的,比如直播。”

当被记者问到“作为亚洲首富的儿子,你的人生目前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他回答,“作为首富的儿子,最大的挑战一定是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能超过父亲。所以我最大的挑战就是在有生之年,超过我父亲成功的高度。”

如今看来,只有父子两一起加速度倒退,王思聪才有可能在有生之年,完成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