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悬崖边上的舞者

猎云网注:电子烟生于中国,但直到在欧美镀金之后,才席卷中国。如今,资本围猎电子烟,它将是下一个新风口?据统计,目前中国电子烟的市场渗透率仅有0.6%,潜在的市场规模吸引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和顶级资本涌入。前WHO无烟倡议负责人说过:“如果抽传统烟草是从100层楼往下跳,那么吸电子烟是从更低的楼层下跳,但到底是99楼还是1楼?我们不知道。”有人觉得,电子烟的诞生,对那些想戒烟却戒不掉的烟民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然而,电子烟真的可以帮助戒烟吗?还是只是香烟另一种危险的替代方式?文章来源:IPO那点事(ID:ipopress),作者:Betty。

“如果抽传统烟草是从100层楼往下跳,那么吸电子烟是从更低的楼层下跳,但到底是99楼还是1楼?我们不知道。”

——前WHO无烟倡议负责人

上世纪90年代,人们最时髦的行头莫过于BB机和大哥大,当时闻名世界的深圳华强北,在每个上一辈的人心中都有着难以磨灭的印象。

昔日的“中国电子第一街”,在21世纪初的山寨风潮下充分享受了时代红利,也催生了很长时间的“山寨文化”和“草根精神”。想想那时,乔布斯的苹果手机还只是小众产品,摩托罗拉与诺基亚相继垄断着一半以上的手机市场。

从2008年左右开始泡沫梦碎,山寨机不断遭到打压,功能机退出历史舞台,如今的华强北商铺不断关闭、翻新,已经看不到过去的辉煌。

近日,深圳华强北又火了一把,原因是曾经卖贴牌手机、VR眼镜等产品的一米柜台开始转售电子烟(electronic cigarette)了。

一、电子烟的“前世今生”

People smoke for nicotine but they die from the tar.(人们吸烟是为了获取尼古丁,但却死于焦油)。

现代戒烟之父迈克尔·罗素的这句话道出了吸烟的本质:真正危害健康的不是谈虎色变令人上瘾的尼古丁,而是烟草燃烧过程中产生的焦油和一氧化碳。

在充分认识到烟草使用的健康危害后,为了治疗吸烟成瘾,上个世纪医学界推出了很多“尼古丁替代疗法”,包括尼古丁口香糖、尼古丁鼻喷剂等。包括现在很多人为了戒烟而开始嚼槟榔,但是越嚼越上瘾。

其实,最早的电子烟可以追溯到1963年,宾夕法尼亚州一间废弃厂里的工人赫伯特?吉尔伯特发明了一种“无烟气的非烟草香烟”。工作原理即通过加热尼古丁溶液,并产生带香味的蒸汽气体,是第一支电子烟的原型。遗憾的是当时没有真正投放市场。

2004年,烟瘾很重的中国药剂师韩力,为了自己的健康着想,发明了第一款现代意义上的“如烟电子烟”,瞬间在欧美市场大幅流行,但价格昂贵。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出口产品在国外遇阻,纷纷开始转内销,因此电子烟的产品价格也就慢慢降下来了。

后来由于央视曝光如烟电子烟效果造假、国际专利迟迟也没到位,内忧外患的如烟科技终在2013年以7500万美元卖身帝国烟草集团。

电子烟刚投入到市场时,全球各国对电子烟的态度不一,英国却采取了相对自由的市场。2015年8月份,英国公共卫生署发表了一项报告称:电子烟是一种更安全的替代传统烟草的方式。之后英国皇家医学院也发布报告称电子烟已经帮助超过数千名的人士不再抽吸传统卷烟。

来源:英国公共卫生署

而最近英国对电子烟又有了一项新举措,2019年1月22日开始,切斯特菲尔德皇家医院在其网站上宣布:将允许在其医院使用电子烟。

由于在生理上(提供尼古丁)和物理习惯上(模仿吸烟动作)都与吸烟行为相近,吞云吐雾的“电子烟”已经成为现今流行的电子产品,成了很多烟民们每天的生活必需及获取尼古丁的方式。

二、爱恨电子烟

烟草是土生于南美洲的一种植物,其叶子可用来口嚼或做成卷烟来吸。自从印第安人发现烟草以来,人类就一直摆脱不了和烟打交道。十六世纪,烟草被传入欧洲,然后再流传到世界各地。十九世纪末期,纸烟成为烟草使用的主要形式。

点燃香烟的烟雾含约4000种化学物质,很多是有毒物质,能使人体五大脏器受到伤害。但二手烟的危害远比烟民吸烟还要大,因为很多老公都是老烟民,所以不可避免的他们的妻子和孩子就成了二手烟的受害者。

来源:EUR-lex

我们来看一组数据:预计到2030年,由于烟草使用导致的年死亡人数将超过八百万;到本世纪末,烟草将夺去十亿人的生命。

电子烟的诞生,对那些想戒烟却戒不掉的烟民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2015年,英格兰公共卫生局表示,电子烟的危害性比传统香烟低95%。但,电子烟真的可以帮助戒烟吗?还是只是香烟另一种危险的替代方式?

据BBC纪录片《电子烟:奇迹还是威胁》,电子烟的烟液中加入的香料,只有很少部分经过了严格的检验。进一步说,食品和化妆品中安全使用的香料,对消化系统和皮肤是友好的,却不一定在进入呼吸系统后也同样安全。实验结果显示,以呼吸系统的活细胞作为实验对象,在接触鸡尾酒味和薄荷味儿的电子烟烟雾下,呼吸道细胞存活比例分别是53%和25%。

在日前举行的第68届美国心脏病学会年会上发表的这项研究数据显示,吸电子烟的人群比不吸烟者的心脏病发病率高56%,中风发病率高30%,出现冠状动脉疾病、血栓等问题的几率也更高。此外,吸电子烟的人患抑郁症、焦虑症等疾病的几率是不吸烟者的两倍。

据香港吸烟与健康委员会的统计数字,香港年轻人吸烟者(15-29岁)使用电子烟的比率显著较30岁以上的人士为高,使用电子烟的主要原因包括好奇和时尚,而非帮助戒烟。

资料显示,目前在全球已有日本、加拿大、新加坡、新西兰、泰国、巴西等十几个国家或地区全面或部分禁止电子烟。

2017年,广东省烟草专卖局局长呼吁将电子烟视为烟草产品纳入管制,尽快制定电子烟生产、质量、安全标准,并按《广告法》严格规范电子烟产品广告宣传。

2018年10月10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提议全面禁止电子烟。

2019年2月,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发布《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向公众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进一步升级“控烟令”,将电子烟纳入控烟范围。

很多烟民抽电子烟,主要是看中了电子烟所宣传的“不产生二手烟、不危害身体健康”。尽管商家如此宣传,但电子烟对人体健康的威胁疑虑并未消除。

当电子烟热潮遇上政策缩紧,会是一场怎样的场景?

从某种意义上,电子烟还是有原罪的,它可以降低伤害,但是不代表绝对无害。若电子烟生产商们大肆以健康、时尚为宣传手段,一旦造成青少年的风靡,必然带来舆论的谴责甚至整个行业性的毁灭。

三、资本围猎电子烟,下一个新风口?

当去到一家电子烟售卖铺,不是令人难闻的烟味,而是令人“愉悦”的果香味。

水蜜桃、菠萝、草莓……说到这些,不少人会联想到甜点或是冰淇淋,却几乎没人能想到,这是伴随电子烟侵入身体的香精味道。现在全球销售的电子烟约有8000多种不同口味,包括巧克力味、泡泡糖味等针对好奇及追求新鲜的年青人市场。

据统计,2016年全球电子烟市场规模达到71亿美元,2018年超过100亿美元,全球用户接近4000万。

制图:格隆汇APP

中国是电子烟的最大生产地,出口的电子烟占世界总产量的90%以上,且高度集中于深圳,企业数量多达500多家,约占全国数量的13%,多数分布在沙井、福永、西乡、龙华等地,属于电子烟行业第一梯队的公司就有深圳合元科技、深圳卓尔悦、深圳赛乐宝等。

尽管我国生产了全球九成以上的电子烟,但国内消费市场依然较小,占全球电子烟消费比重不足10%,普及率远低于欧美等国。

数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制图:格隆汇APP

2018年,据全国成人烟草调查报告显示,我国约有3.2亿烟民,约占了全球烟民的1/3,同时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消费和生产国,消费卷烟量占世界烟草市场44%。从上面几点可以看到电子烟替代传统烟草市场的前景十分广阔。

据了解,不少人转吸电子烟是通过朋友介绍的,目前在国内主流电商平台如淘宝、京东上,基本都有电子烟售卖,部分品牌还可通过平台跨境购买。但全球第一大烟草公司菲利普·莫里斯(万宝路香烟也是这个公司的)生产的IQOS电子烟烟弹由于含有烟草成分,因此消费者在国内各电商平台无法买到。

据统计,目前中国电子烟的市场渗透率仅有0.6%,潜在的市场规模吸引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和顶级资本涌入。3月12日,国内电子烟品牌RELX悦刻已经完成新一轮融资,估值达到8亿美金。

2018年来电子烟项目融资情况

2018年,国内共有十几家电子烟公司获得资本青睐,总融资额达数亿元。如iv艾威旗下电子烟iDuck销量过万套,前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在朋友圈发布海报,宣布其创办的电子烟品牌“YOOZ”开启现货发售。

还有消息称小米旗下生态链公司将进军电子烟领域,但小米方面回应表示:“小米不会做电子烟,此事纯属谣言。”

此外,有不少上市公司也涉足电子烟领域,例如A股上市公司顺灏股份、盈趣科技、亿纬锂能、东风股份等,新三板上市公司施美乐、新五轮电子、思格雷、艾维普思等;港股上市公司中国香精香料、天长集团、昂纳科技集团等。

图:部分电子烟概念股3月14日收盘价

2019年1月,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在“聊天宝”的发布会上,顺势为前员工朱萧木的“Flow福禄”电子烟站台。近日,一位自称是前快如科技员工的匿名人士在头牌观点上爆料称,离职补偿金有可能折算成(老罗自己单干的)电子烟项目股权。

锤子凉了,罗永浩退出了聊天宝股东行列,畅呼吸科技也卖了。罗永浩的”优质“资产都没了,近日又有网友曝光罗永浩在深圳寻找电子烟代工厂的照片,难道老罗真要转行做电子烟了吗?

四、电子烟,动了谁的奶酪?

电子烟的流行可谓猝不及防,它就像手机一样突然闯入了我们的生活。生于中国,但直到在欧美镀金之后,才席卷中国。

根据《2017年世界烟草发展报告》,全球电子烟市场规模达到120亿美元;假设未来电子烟的渗透率达到10%,相应市场规模能够达到千亿级别。

烟草是一门好生意,烟草税更是一块大肥肉。

中国烟草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体量巨大的烟草消费市场给政府带来了丰厚的税收。2018年烟草行业全年实现税利总额11556亿元,同比增长3.69%;上缴国家财政总额10000亿元,同比增长3.37%;实现工业增加值7877亿元,同比增长4.88%。简单算算,2017年中国烟草实现税利总额=BAT+工行+建行+农行。

制图:格隆汇APP

2018年12月31日,中国烟草子公司中烟国际(香港)神秘地向香港交易所递交了IPO的材料,这么赚钱的创税大户也要去上市了。

据了解,传统卷烟利润能达到成本的10倍甚至50倍,而从目前电子烟多种模具多种烟弹不统一的模式来看,电子烟的利润达到成本的10倍也不算高,一支300元以上的电子烟产品成本也就在30元左右。

高盛在2013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到2020 年,电子烟或将占整体烟草行业销量的10%、盈利的15%。“而电子烟的增长可能会以卷烟为代价,预计到2020年,后者占行业利润的比重将从当前的82%跌至63%。”这一数字从国内现状来看可能有些过高,但足以说明国际机构对电子烟的前景持看好态度。

意大利是欧盟第一个对电子烟征税的国家,韩国对尼古丁征收特别健康税,每毫升含尼古丁的烟油被征税1.65美元,多哥对电子烟征收高达45%的税。目前我国并没有将电子烟视为烟草制品进行管制。

那会不会对尼古丁征税呢?只是各国之前对烟草征税的理由是“吸烟有害健康”,而电子烟的危害还不确定,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滴滴顺风车的关闭,除了自身系统的安全隐患外,还动了出租车行业的奶酪。可想而知,中国的电子烟市场会切下烟草税一块多么大的蛋糕,是悬在电子烟创业者和投资人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趁着政策监管还没真正落地,传统烟草巨头也暂未入局,2017年开始掀起的这股电子烟创业风潮,最近越发猛烈了。巨大的利益面前,创投们总能“抓住”当下的机会,管它以后是什么洪水滔天,先咽下这口“烟”再说。

借用魔笛MOTI的一句话结尾:如果你不吸烟,请不要碰电子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