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人喊打的反派,怎么都靠表情包翻身了

号脉影像经络,洞察文娱风潮

电视剧《都挺好》从一开播就引发了热议。近日,关于这部剧的讨论更是在微博、朋友圈频频出现,两极分化严重,要么非常严肃理性,要么非常情绪化和娱乐化。

更奇怪的是,观众对苏大强和苏明成两个角色的感情也很两极分化,一方面“喊打”,一方面觉得搞笑、萌。

观众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喊打”情绪?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可爱又可恨”的矛盾心理?

众声喧哗背后的“痛”与“爽”

意料到《都挺好》会火,毕竟是女性题材剧,但没想到它掀起的浪花会这么猛烈,从春节到现在,激起各方观点激烈交锋的影视作品,除了《流浪地球》,就是《都挺好》了。

两者相比较,后者引起的讨论更广泛,也更具体,或者可以说,更加切身。因为似乎每个人都可以拿自己或者身边人的经历,举出一大堆例子,来论证这部电视剧中情节与人物的对与错,以及家庭与女性议题的真假与轻重,人人都有发言权,人人都要珍惜自己的发言权。

电影不只是一部电影,就像《流浪地球》本身怎么样并不是那么重要,因为它压倒性的附加意义已经远远超过了电影本身。自然,电视剧也不仅仅是电视剧。

《都挺好》的吊诡之处有二:

一是苏明玉在家庭身份中是弱者,而在社会身份中是强者,她在家庭中受尽委屈,给了她用社会强者身份碾压社会弱者的合理理由。这层田忌赛马式的置换,遮盖了此行为的非正义性。

苏明玉这样做,跟小时候,她的家庭对待处于弱势地位的她没有区别;但如果她不这样做,社会身份对她用处不大,她在家庭中永远是一个被动的弱者。道德正义or人权正义,目的正义or程序正义,两难选择题。

二是在该剧中,苏明哲和苏明成都已成家,而苏明玉没有。这个设定是苏明玉得以“复仇”的关键,她没有结婚生子,没有受困于家庭。而且为了弥补和辅助这个“复仇女神”的行动,该剧设置了像石天冬这样一个“付出型人格”的男性角色。

这两点恰恰说明了女性处境艰难,男女平权道路任重道远,竟然要通过这种方式寻求所谓的“公平”。假如苏明成在社会角色中依旧强势,假如苏明玉职场失意,已结婚生子,那她继续受“剥削”就是顺其自然的。

不否认,《都挺好》承担了观众发泄情绪的作用。

《都挺好》典型化的角色塑造,挑明了男女不平等的社会现象,给了很多观众诉说创伤的渠道。同时,苏明玉的身份设置,让她对苏家男人的惩罚得以进行,并且看起来名正言顺。

如果只有前面,观众只会“痛”。以往有的家庭伦理剧触到了这些问题,因为没这么极致和典型化,所以也基本都是到这一步为止,让观众痛,让观众气,在痛哭中大团圆,体会谁都不容易。

而后者以一种吊诡的设定让观众“爽”。《都挺好》之前的家庭剧,也有发泄情绪的作用,但只有“痛”,没有“爽”。所以现在网上出现了“绝不接受大结局和解”的言论。

不否认,《都挺好》缺乏深度思考。

但关于家庭和女性的深度思考背后,必然是另一种激进,挑战很多人。它做不到日剧那样前卫,对刷新社会观念作用不大,也给不出可操作的解决办法,只能在疏解情绪方面发挥作用,所以反派角色苏大强和苏明成人人喊打。

“表情包追剧” 使得反派萌化

该剧播出期间,一方面,类似“暴打苏大强”“苏明成出来挨打”这样的关键词多次登上微博热搜;另一方面,苏大强与苏明成二人被做成了表情包。

对于剧中的反派角色,观众一方面“喊打”,一方面觉得很逗,或许,这也是“人性”的体现。如果说《都挺好》对剧中人物的塑造太过绝情,那么“矛盾”的观众绝对是有感情的“真人”。

只不过,同样的“喊打”,对待反派角色的态度,这批观众和当年那批观众已经完全不同了。

之前有观众缘的反派,一般是能力强的极致恶人,观众爱慕强者,觉得酷炫,要么是他的身世或者别的悲惨经历让人同情,观众也钟情。而那种有一些让人讨厌的毛病的坏人,是不受人待见的。

而今年《知否》和《都挺好》两部剧中的盛老爹和苏大强,恰恰都是后一种。观众的“感情”中,同情很少,更多的是觉得“萌”和“搞笑”。

电视剧一直在演变着,观众的观看习惯也一直在变。

从观众角度来讲,精神活动匮乏的时候,男女老少都爱看电视剧。而娱乐方式的多样,导致许多男性观众从电视剧领域出走,毕竟游戏、电影、体育竞赛的诱惑都很大,留下了对电视剧更加忠实的女性观众。

所以越来越多的电视剧会主打女性受众,以她们为主角,关注女性话题。《都挺好》的走红,是这个时代演变的结果。同时,低龄观众大量涌入,他们受限于时间和金钱,精神活动相对依赖电视剧。

从电视剧角度来讲,因为各种原因,近年来发展低迷,好剧难求,观众只能自己找乐子了。这两类观众,在跟大环境的互动之下,形成了更加年轻化的追剧方式——表情包追剧。

一方面郭京飞、倪大红两位演员生活化的表演十分生动,是很好的表情包素材;另一方面,这是观众自娱自乐的追剧习惯,严肃越来越被娱乐消解。

这种习惯早已有之,《人民的名义》中达康书记和祁厅长的走红就是这种年轻化追剧方式的产物。更别提《武林外传》《情深深雨濛濛》《还珠格格》和《乡村爱情》了,这四部剧是表情包大户,是年轻观众对经典老剧的再次解读和应用。

第一批观众看剧的时候,有多少人讨厌雪姨、刘能、谢广坤,现在就有多少人是他们的粉丝。

之前有的反派比主角受欢迎,是因为崇拜和同情,这两层心理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对反派的恶意。

表情包,是跟网络用语联系在一起的,它会将角色卡通化,归根结底是一种自娱自乐,一种创造性游戏。相比“弹幕追剧”,把剧中人物做成表情包,在社交网络上能够取得更好的传播效应。

如今,反派比主角有热度,是因为生动的表情包战胜了一切,搞笑会消解掉恶意。包括“暴打苏大强”以及“苏明成出来挨打”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戏谑,是搞笑,而不是真的恶意。

有时,演员本人也会加入表情包互动,在宣传角色的同时,将演员和角色区分开,避免火烧到自己身上,客观上会使角色更加萌化。

【文/王毛毛】

The End

出品 | 北京独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监 制 | 李星文

主 编|杨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