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十渡这对夫妇竟然对濒危黑鹳做这种事……

各位Fun友

说到黑鹳

咱房山人肯定是家喻户晓

黑鹳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

全球仅存2000只

据统计

目前北京周边地区生活的黑鹳

多数在房山十渡拒马河流域

这里更是被誉为

——“中国黑鹳之乡”

在十渡有这么一对夫妇

他们从去年11月下旬

天气变冷到现在

已经连续给黑鹳加了3个多月的餐

花费了4万多元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咱一起往下看▼

每天清晨,天光还未完全放亮。房山区十渡镇六渡村村口的浅滩上已经热闹起来……十多只红嘴长腿的黑鹳,拍着翅膀从附近山头翩跹而至,悠闲觅食。水中有它们爱吃的小鱼儿,还有活蹦乱跳的泥鳅。成群的苍鹭、野鸭很快也加入了觅食队伍。

浅滩里的泥鳅是六渡村蔡丰永、刘红霞两口子前夜趁天黑投放的。从去年11月下旬天气变冷到现在,他们已经连续给黑鹳送了3个多月的加餐,花费了4万多元。

蔡丰永夫妇在六渡村口开了一家酒店。酒店所在的位置山清水秀,交通也便利,从2003年起,这儿接待过不少的观鸟、拍鸟人。不觉间十五六年过去,老蔡夫妇也在潜移默化中成了爱鸟志愿者,家门口的大部分鸟儿都能叫出名儿来,一看一个准儿。

▲爱鸟人家——蔡丰永、刘红霞夫妇

“‘黑鹳之乡’怎么能看不见黑鹳呢。”蔡丰永夫妇是土生土长的十渡人,对这个荣誉称号是相当自豪。每逢鸟友来拍摄,都会热心指点最佳拍摄时间和地点,有好几只黑鹳就住在离他们几里地的山头峭壁上。成鸟一般体长1-1.2米,重二三公斤,嘴长而粗壮,头、颈、脚均甚长,且嘴、围眼裸区、腿及脚均为朱红色。其身上的羽毛除胸腹部为纯白色外,其余都是黑色,在不同角度的光线下,可以映出变幻多种的颜色。

但是去年入冬以后,黑鹳出现的次数明显减少。“主要是没食儿。天一冷,河里就冻冰了。听鸟友说,有的黑鹳都飞到几十公里外去找吃的了。”老蔡一着急,决定给黑鹳“加餐”补充点冬季口粮。

蔡丰永开车到50公里外的房山城区农贸市场买了百十斤泥鳅,养到自家门外的鱼池里。晚上五六点钟天黑的时候,他就拎着大半桶泥鳅,撒到六渡桥下的浅滩里。因为有活泉水,六渡河滩几乎一冬都不会结冰。第二天一早,成群的黑鹳就“嗅”着味儿来了。尚未来得及四散开的泥鳅,就成了黑鹳的腹中美食。原本想着投喂几次给黑鹳救急,可冬季食物匮乏的情况一直存在。老蔡一咬牙,把临时补给变成了每天的例行公事。但这花费就大了去了:泥鳅市场上卖十六七元一斤,春节前后涨到20元一斤。这还不算运输成本,开车去一趟房山城区往返加起来有100公里。

“最多一次来了十八九只!”老蔡的爱人刘红霞每天都会观察来觅食的黑鹳数量。不过黑鹳吃不了独食,苍鹭、野鸭等水鸟也蜂拥而至。“为了这口吃的,黑鹳和苍鹭、野鸭老打架,我们家每天投的那20多斤泥鳅根本不够它们分的。”

眼下,黑鹳已经熬过了最寒冷的季节。春天是繁殖季节,黑鹳要繁育下一代,更需要补充营养。他打算一直坚持到4月初,那时候河道冰雪已经全部化开了,小鱼小虾也渐渐丰富了。

“长期给黑鹳投食儿,确实不是个事儿。”蔡丰永说,一来经济上吃不消,二来怕黑鹳形成依赖性,从而削弱了野外生存能力。“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更严格地保护十渡的河流生态环境。”

文字 | 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 王海燕

摄影 | 赵晨

众所周知

黑鹳对栖息环境要求很高

特别是对觅食水域

要求水体食物丰富

水质清澈

水深不超过40cm……

作为捕食性涉禽

主要食物为鱼类

特别是鲤科和鳅科的小型鱼类

也吃蛙类、软体动物、甲壳类

以及少量蝼蛄、蝗虫、蟋蟀、龙虱等昆虫

偶尔啄食少量水草

小Fun认为

保护一个物种

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护它的栖息地

而黑鹳的生存面临的

最大问题就是捕食

其猎物的生活环境尤为重要

所以

水上旅游项目

(导致黑鹳捕食区域减少)

渔民的灭绝性捕捞

(导致黑鹳的食物来源锐减)

沿河种植农作物、施用农药

经灌溉、雨水冲刷流入河水

加之家禽养殖的污水直接排入

或在河道内直接放养等

都对河道构成了污染

导致鱼类等小型水生动物数量速降

黑鹳的食物来源奇缺

已经威胁它们的生命

在房山

像这对夫妇一样的爱鸟人士很多

无论是官方的还是民间自发成立的

“黑鹳保护小区”

“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

……

他们的出现

无疑为黑鹳提供了一把“保护伞”

黑鹳飞来落户

可以说是对北京生态环境保护的认可

如今

黑鹳已成为北京的生物名片

一改人们对有雾霾

堵车等环境问题的北京印象

房山十渡有着北京

“后花园”之称

是开放式的景区

作为一名房山人

让河流恢复自然的生机

让十渡成为黑鹳理想的家园

为它们创造和提供

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

是我们每一个房山人责任和义务

青春房山发布

信息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青春房山编辑部

精彩内容

我要给青春房山点个“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