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逍这枚被神化的男子不是谁都能演的

曾经我有个经常拿出来吹牛的实绩:在新光天地隔着50米看到某位女明星的素颜侧影,和我同事说这是那谁。我同事不信,跑过去细瞅,回来对我五体投地。

即便是如此不脸盲的我,看完新版《倚天屠龙记》也盲了。殷素素真的好象肿嘴版纪晓芙,纪晓芙长什么样?抱歉,看完也不记得。

这剧大部分女演员都像一个医生那儿出来的,严格执行李敖的审美:瘦白秀幼,玻尿酸打淤了的去当配角,没朝自己下死手的当主角。

张无忌的眼睛仿佛永远戴着大黑美瞳,又大又黑,黑不见底,表达任何情绪他都黑瞳圆睁,比女主角还像女主角。

刚有点觉得蛛儿长得还挺清秀,一躺下就能看见她深刻的双眼皮痕迹。我发了条微博说这事,马上有人驳斥说:“拉双眼皮就别吹毛求疵了。”

呃,原来并不是童年滤镜在作怪,而是有些观众已经接受了当今古装剧流水线出来的工业美人,所以才出现更让我纳闷的事,那就是弹幕里大批夸新杨逍“苏””应该他来演张无忌“”比张铁林帅多了(废话,张铁林那是底线中的底线!)“”最帅杨逍没有之一“的那些声音。

这个杨逍吧,可以说编剧尽力了,为了营造他的杰克苏人设编了好多新情节。原著中他和纪晓芙怎么相遇没交代,这里是他先是镇定抚琴,歪嘴邪魅一笑(剧中歪嘴一笑了一百多次),以致于有人打听他的口红色号。

而后一人独战峨嵋和其他想抢屠龙刀的小妖,众目睽睽,他揽着纪晓芙旋转跳跃不停歇,把她当众劫走。

为了赢得晓芙的芳心,给他安排了一个营救孤苦小女孩的任务,着力展现他柔情一面。然后是明教教众给他下毒,他面不改色再次救美,还很会拽文言文,海陆空全方位征服纪女侠。

士可忍孰不可忍,杨逍(主要是孙兴版)是少数金庸剧中改编得比原著丰满,配角光环超过主角的人物,也是我童年梦情,不信看看台版在豆瓣的评论,关于杨逍的赞美远远多于张无忌。

原著中,杨逍连男三号都有点勉强,论重要程度,张翠山和谢逊都远胜于他。金庸对他相当吝惜笔墨,对他的盖棺定论是“年高德薄”,明教上下,除了女儿,没人服他。可妙就妙在他女儿有个石破天惊的名字——杨不悔,给了编剧很大的脑洞空间:一个名门正派的侠女,怎么能在和魔头处了仅仅一晚就沦陷了,被师傅打了个脑浆迸裂还九死不悔,不是斯德哥尔摩患者就是杨逍魅力太大。

再加上金庸一贯把杨姓男子写成赛潘安,杨康杨过杨逍,书中懒得写杨逍外貌,只说他不失为一个风度翩翩美男子,母们就绝不容许张铁林的肚子,和这个老版张一山,一起来祸祸这个记忆中的美男子。

新版杨逍的演员叫林雨申,原名林申,是荣信达公司老板之一李小婉的亲儿子,他干妈是导演李少红,自带资源出生。他演过《媳妇的美好时代》里海清的弟弟,也是个风流自许的角色,还和李沁炒过CP。

我对他本人没意见,但杨逍虽然戏少,但其人设经过几代电视人的努力,比男主角还要完美,是个需要颜值人人争抢的角色,光帅还不行,还要有一种”尽管老但是少女爱上他很合理“的神秘魔力,以及说出”我是明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光明左使杨逍“这种中二酷炫屌炸天台词也让人服气的坦然。

所以我们要分析一下成功版杨逍的成功在哪里。公认的成功版是1994年台视和2001年TVB对杨逍进行的再加工,在此之前,杨逍作为坏男人代表,远没有另一本书中的金蛇郎君闪耀。

台视版杨逍的扮演者孙兴,是从香港来的广州人,因此他国语比一般香港人好得多,就是稍稍有点大舌头。这版倚天除了叶童周海媚,全部采用现场收音,碍于当时条件,声音都忽大忽小不清楚。

孙兴当选过亚视办的电视先生,不能因为他总演丑角就忽略他是选美出身。他和焦恩俊合作过《七侠五义》,焦是御猫展昭,他是锦毛鼠白玉堂,二人相爱相杀,欢喜冤家,生活中关系也不错,后来孙兴吸毒了,大家才避之不及。

辛晓琪有一首MV《爱上他不只是我的错》,四个演员拍了一段四角恋故事,焦恩俊演个浪子,和台湾女演员叶全真快结婚,又勾搭上林心如,叶不忿,当着焦的面与备胎孙兴拥吻,气得焦恩俊和孙兴大打出手。

哇,这内容丰富的,他们全部场景都是在夜店流连,动不动就半裸着跳慢摇,当时我就想:有朝一日我也要去台北。

在倚天之前,孙兴在台湾演过《希望之鸽》,又是部男二抢尽男一风头的戏。他演一个黑社会二代叫原田浩二,深情地爱着女主角曾华倩,由于演得太深情,导致很多人记不住男主是谁,剧情为何,只记得原田浩二的小平头。

孙兴本人小学毕业,品行不端,但演技百变,擅长精分,游走于苏断腿和LOW到爆之间毫不吃力,观众也不出戏,后者有《春光灿烂猪八戒》里的太白金星和《花木兰》中的苏吉利,像这样英俊和丑角两头都要的演员只有邓超了。

难得的是孙兴演的坏人因为多面——不知为什么导演给他那么多空间——总是不太讨厌。《家有仙妻》里的沈公子,另一个平头BOY,发型平得可以煎蛋,鬼马浪荡无聊,可是很好笑又被老婆治得很惨,还蛮可爱的。

有部老剧《今生今世》,马景涛、周海媚、陈红合演的,孙兴演陈红大哥,五毒俱全,亲弟弟都杀,但莫名其妙地观众也能理解。他杀亲弟弟时一边流眼泪一边恐惧的发抖,可能这就是演技吧!相比之下,角色完美无瑕的周海媚演技太弱,毫无存在感。

周海媚的周芷若楚楚可怜,可是她演技就是瞪瞪瞪,从94版瞪到19版,难忘台版片头里赵敏抢亲,芷若含着一泡泪水奔出礼堂时,被她一双斗鸡眼支配的恐惧。

孙兴演杨逍也很会设计,纪晓芙愤怒地向他扔沙子,他一把抄住,回眸一笑,沙子从手中徐徐泻下,这一幕锁了无数少女芳心。

还有他思念纪晓芙成狂,吹着竹叶滴泪,镜头旋转一圈,他就变成了有胡子的中年人。这种营造苏感的配角,戏不在多在精,只要有一两场让女观众感受到魅力就够了,但这种魅力是演员自带的,光靠剧本和打光强调是不行的。新版杨逍都开了十级美颜了,糊得一条皱纹也看不见,有啥用?

马景涛这个演员本来挺帅的,可除了《孝庄秘史》,观众很少能感受到他的英气逼人,和孙兴对比一下就知道了,马景涛把握不了”度“。以他的张无忌为例,身材不错但太喜欢露肉,张无忌一出场就跟个野人似的,肌肉虬结,但那时张无忌还是个少年,这么表现太夸张了。

还有马景涛讲话的嘴型,像是无法支配表情肌,上下翻飞过于激动。他一有情绪戏时而两手挥舞,时而捏住女演员的肩膀摇晃,自己也前后打转,镜头观众跟着一起晕。

台剧表演都夸张,连叶童在里都常常弓着身子打旋旋,不知道想去哪,孙兴当然也无可避免,他也狰狞也叫嚣,但他握对手女演员时比较稳定,没有猴相,就更像个有气度的宗师。

其实论宗师气派,TVB版的张兆辉更足一些,没台版闹腾,这版杨逍在泡妞能力上同样经典,好多羞耻桥段被似笑非笑的张兆辉演得行云流水。

书中杨逍说过自己阅女无数,电视剧里不好意思展现,只有这版纪晓芙在妓院里撞见过杨逍和妓女拉拉扯扯,展示了成年世界的荒淫无耻。

杨逍掳走纪晓芙后,骚话连篇,当着她未婚夫的面说要带她去个令她终生难忘的地方,搞得纪女侠以为这淫贼要强暴她了,又害怕又有点小期待,谁知道竟然是带她看蝴蝶这种中学生恋爱方式。

台版是看星星,孙兴对着窗外的星星当场吟了一首”纤云弄巧,飞星传恨“,搞得晓芙芳心大乱。这两版按说都够小儿科的,看蝴蝶看星星这些琼瑶阿姨玩剩下的小把戏,念的诗词也是大俗套,也不念点大家没那么耳熟能详的。

再说张兆辉版的操作,用一看就是义乌小厂生产的五彩透明光面纱巾铺了张床,装受伤昏迷,纪晓芙急得嘴对嘴喂药,完全没必要,一塞就进嘴了,不知道纪晓芙是故意呢还是故意呢?张兆辉慢慢把手合拢抱住她,这段是教科书级别,一般女人从了从了。

要说剧情,这经典两版真的不比新版高明,而且每版杨逍的扮相都很奇怪,孙兴是两边散发,张兆辉是单边散发染了一绺绺黄毛,新版也是单边散发,别人都梳个啾啾就杨逍每天早起不梳头,披头散发。新版还按原著描述让杨逍穿了一身白衣,其他两版都是深色衣服,能成为经典,生生是靠演员自个杀出一片天。

杨逍这个角色,编剧导演服化道起三分之一的作用,另外三分之二是选角,选对了人怎么演都对。他没什么成长,甚至也不需要太多演技,惟一要求这个人装逼一点不讨厌,每个毛孔都写着”潇洒“二字,比如当年的周润发、郑少秋。

纪晓芙是个很拧巴的人,书中她甚至是个脑子很笨的女人。和杨逍有过一夜之后还敢回峨嵋装没事人,查验守宫砂时当众被揭穿失身,想想那场面要是拍出来得多难堪。书中的灭绝还没把她怎么样,她就偷偷下山了,被打死是多年之后的事。

剧版把纪晓芙都改得更刚烈,会过杨逍后再没回峨嵋,也没想瞒天过海继续嫁给殷梨亭。但是有一个地方都没有解释清楚,无论哪版纪晓芙,都看不出特别之处,搞不懂杨逍这种老司机是怎么堕入情网的,没道理一见面就死缠烂打呀!

台版相对最合理,改成了杨逍中了毒针,面目肿胀时被纪晓芙所救,他感念于纪的心灵美才对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其它版本没有来由的就让杨逍如此深情。

仔细看原著,杨逍对纪晓芙的感情并不如纪对他的深,兴许只是他无数女人中的一个,不然他不会分别十年后完全没找过她,听到不悔的名字后才惊觉痛失挚爱,各种剧版都致力于把杨逍和纪晓芙一见钟情化,短短一个月的相处对一个中年男人有如此摧枯拉朽的力量,通常只该存在于言情小说而不是武侠小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