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的算缗令:中国古代财务公开与富人奢侈税制度

算缗令,实质是富户财产公开制度和强制奢侈税制度的合体。

所谓“缗”,本义是穿铜钱的绳子,后来就管穿起来的一千个铜钱,称为“一缗钱”或者“一贯钱”;而所谓“算”,是指穿起来使用的一百二十个铜钱。算缗令,简单来讲,就是帝国范围内的富户主动申报自己的财产总额,每申报“两缗钱”或者“四缗钱”,就要上交给帝国国库“一算钱”。这就相当于以国家名义为幌子的“吃大户”“打秋风”,反正国家缺钱,老百姓缺钱,绝对不能让你们这些有钱的主儿睡踏实。

只有“算缗”并不算完,因为富户们并不甘心被这样平白无故地“薅羊毛”,他们还会千方百计地隐匿自己的真实财产。这样在“算缗”的基础上,又出现了“告缗”。

告缗比算缗更狠,告就是打小报告,也就是检举揭发。

只要穷人检举揭发一个富户隐匿财产,那么这个富户的财产就要被全部没收。没收后的财产二一添作五,国家一半,揭发人一半。

“算缗告缗”的制度一旦确立,帝国范围内的富商大贾的灾难就算是降临了,所以在汉武帝一朝,商人的地位不高,商品经济也不发达。在打击富商大贾的基础上,汉武帝本人对外戚和贵族们又是穷追猛打,这样双管齐下,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和延缓了土地兼并的出现。

然而这一切,都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作保证,都必须有一个像汉武帝一样权柄在握,生杀予夺的掌权者做背后推手。如果掌权者本人的火候未到,或者掌权者掌权的程度不到,那就不要硬搞,硬搞也要出事的。

时光蹉跎,帝国掌权者的接力棒到了汉元帝时代,此时此刻,摆在汉元帝刘奭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个复杂的局面。其实早在汉宣帝时代,土地兼并问题就已经开始抬头,而到了汉元帝时代更是愈演愈烈。然而很可惜,以刘奭的能力和水平,他并不足以全面认识和解决这样的社会问题。

在汉元帝一朝,帝国只是依靠自己发展的强大惯性,继续向前保持行进的姿态,而实质性的问题并没有得到任何解决。

备注:本文是一本书的其中一个小节,整本书的名字叫做《魔方中国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