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慧明:粤港澳大湾区背景下的广州行动思考

在2019’第七届未来城市可持续发展论坛暨第十五届中国地产经济主流高峰论坛上,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黄慧明发表了主题为“大湾区背景下广州行动思考”的演讲。

黄慧明讲到,在《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下称“《规划》”)出台的背景下,重新审视广州的空间发展是极具时代性和针对性的,他个人在本次演讲中也提出了极具前瞻性和令人深思的观点。

粤港澳大湾区是“合伙人”的关系

一直以来,作为全国改革开放的前沿,“粤港澳大湾区是代表国家参与全球经济竞争与合作的重要平台”。同时,黄慧明对中国三大城市群的关系进行了形象的比喻——京津冀是“父子”关系,长三角是“兄弟”关系,而珠三角(粤港澳)的“合伙人”关系则是经过长时间的演化形成的。从1979年香港的GDP占全中国大陆的2/3,到2018年广州、深圳的GDP跟香港的基本持平,伴随着城镇化的过程,粤港澳大湾区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合作伙伴关系。

香港、澳门是《规划》的重中之重

根据《规划》高频词:建设(201次)、合作(169次)、创新(130次)、国际(105次)、香港(102次)、港澳(97次),从地域来看,港澳出现频次最多,“香港、澳门是《规划》的重中之重,《规划》主要是支持和服务港澳融入国家开放大局”。

珠三角(粤港澳)在相对稳定的合作伙伴关系背后也面临五大问题,针对这些问题,《规划》中“创新、科技、文化、金融、旅游”出现的次数较多。黄慧明分析道:“这说明粤港澳大湾区的的主导功能正在从世界工厂向科技创新湾区、人文湾区、服务湾区转变。”

耦合问题

1998年以来,香港在大陆投资快速增长,但广东在其中的占比却由1998年的60%以上持续下降至2014年的26%,这说明香港资本对珠三角产业转型的作用下降。而珠三角作为世界制造工厂,其先进制造业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港澳资本输出需要市场,珠三角产业转型需要助力,两者需要形成耦合。”

均衡问题

相关数据表明,尽管粤港澳大湾区经济总量在不断膨胀,但内部差异也在不断增加。粤港澳大湾区东西两岸、内外圈层的发展更加不均衡,大量半城市化地区分布在西岸地区,核心发展地区集中在内圈层,因此需要对粤港澳大湾区进行更加合理的规划,促进共同繁荣。

空间问题

近年来,珠三角地区土地增量约束日益显著,全面步入存量优化阶段。同时由于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土地利用状况存在许多梯度。在地均产出上,澳门、香港是第一梯队,深圳、广州、佛山是第二梯队,剩下的六城是第三梯队。另外,从人均建设用地和覆盖强度来看,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之间也有很大的差异。

综上,黄慧明从多角度图文并茂地分析了粤港澳大湾区土地空间紧张的现状,并总结这也是《规划》中想解决的重要问题。

动力不足问题

珠三角地区正面临“产业空心化”危机,传统产业在去空心化过程中缺乏“新鲜血液”,发展后劲不足,土地出让取代实业税收成为地方财政的支柱。

人口红利问题

粤港澳大湾区大量流动人口市民化需求强烈,然而高成本的市民化过程又进一步增加了政府的财政负担。根据《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方案》,到2020年,广州累计要解决150万存量外来务工人员的市民化问题;同时广州大约有400-600万人居住在城中村、小产权房等,要解决这部分人口的正规住房问题,住房缺口非常巨大。

大湾区背景下的广州行动建议

黄慧明提到:“未来,广州大都市圈和港深大都市圈会成为粤港澳大湾区中最为重要的两极”。那么在《规划》出台背景下,广州在城市建设和城市更新上该怎么行动,广州的房地产行业该如何行动?

深化网络化城市群发展,培育大都市圈(区)

国家发改委于今年2月21日发布了《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在此背景下,根据日本东京都市圈从一极到多极,单核到网络化的发展经验,东京以2188平方公里的面积带动周边崎玉县、千右县、神奈川县,形成连绵150公里、覆盖面积超过13400平方公里的都市圈。

黄慧明建议粤港澳大湾区形成一湾(一个大湾区)四核(港、澳、广、深四个核心城市)两带(珠江东西两岸经济带)三圈(广佛肇、深莞惠、珠中江三大都市圈)的网络空间格局,建议广州逐步将一小时通勤圈范围内的城市与广州的交通、产业、服务等方面实现深度融合,形成覆盖面积达2万平方公里、人口规模接近3000万的现代化都市连绵区,发展形成广州大都市圈,与港深大都市圈共同形成大湾区两极。

强化广州枢纽城市建设

对比日本东京都市圈发达立体的交通情况,目前粤港澳大湾区城际轨道所带来的通勤交通还很薄弱,黄慧明分析:未来重轨、轻轨与城市地铁的扭合是大湾区轨道公交化的基础,未来非常重要的趋势是交通会从纯粹以物流为主的高速公路转向以人流为主的轨道交通。

因此,黄慧明提出以下建议:

1、继续完善城际轨道网

实现1小时圈串联粤港澳大湾区大部分城区。

2、延伸广州地铁与周边城市的联系

深化推进广佛同城化、广清一体化,构建“30分钟核心圈层”; 重点争取东莞、中山、肇庆融入大都市圈发展。

3、 建设高效便捷零换乘的综合站点

借鉴日本的经验,以“站城一体”和“零换乘”为目标,使车站融入城市,成为一个目的地,实现“万屋相连、处处相连、时时相连”。

4、共建世界级机场群

构建“3+2+2+2”大湾区机场群分流,强化香港、广州机场国际性航空枢纽地位, 构建覆盖全球的国际航空客货运输网络; 完善通用机场体系,加密货运、商务机场等与业机场布局,改善空域使用条件。

5、共建世界级港口群

形成广州港为龙头,整合珠江口内及西岸港群,完善集疏运体系;加快推进南沙港区专业化码头和深水泊位建设,加快南沙港四期工程建设,推动黄埔老港转型升级。

打造南沙粤港澳全面合作示范区

南沙区位优势明显,与港澳地区来往历史悠久,土地充裕而且有政策利好叠加,据此黄慧明倡议南沙区借鉴日本横滨的发展经验和根据南沙的实际,继续发挥其政策优势、港口优势和区位优势,逐步实现“从港到城”,融入大湾区成为粤港澳大湾区上的明珠。

黄慧明特别提到,《规划》之所以把整个大湾区定为国际科创中心,是因为随着世界扁平化发展,全球创新策源地正在从北美欧洲向亚洲和其他第三世界国家转移,我们要有信心。因此在粤港澳大湾区的背景下,南沙区还可以有以下的新作为:

1、探索与港澳的“平台合作”模式

在南沙庆盛、南沙枢纽等地区周边划定适宜区域作为与港澳合作特区,赋予港澳合作特殊政策,率先以开展“社会融合”为前提的体制机制创新,在就业创业、生活服务、居住等方面便利港澳居民在内地发展。

2、 推进与香港的产业合作

利用香港优势进一步发展服务业;科技创新方面谋求与港澳合作建设国际知名大学和国家实验室等。

3、推进与香港的快速便捷联系

考虑运用水路交通和空中交通保证与香港的快速便捷联系。

4、与港澳联合申请国家政策,提升区域话语权

借鉴香港自由贸易港经验,进一步完善南沙自由贸易区;寻求建立港澳全面深度合作区,与港澳联合向国家争取政策;建立国家战略特区。

构建宜居宜业宜游生活圈

黄慧明提到,在粤港澳大湾区中,广州基础设施比较完善,高校众多,三甲医院有60多家,此外广州最大的优势是其通勤距离是全国所有一线城市中最短的。广州因此呈现出多样化,职业、居住高度融合的面貌,这是未来广州高度融合的职住平衡,也是未来广州最大的优势。

对比香港,其高校实力强,但未来人口老龄化问题突出。

因此,黄慧明建议粤港澳大湾区背景下的广州,更多地与香港进行无缝对接,积极开展与港澳在教育、文化、医疗、生态、社会管理等领域合作,全面提升城市公共服务和城市环境,共同打造粤港澳优质生活圈;与港澳合作打出在生态环境、公共服务、房价成本等方面的宜居牌,以吸引优质企业及人才驻留。

构建智慧城市系统

智慧城市是信息社会城市发展的一个高级形态,粤港澳大湾区基于各城市指控平台系统正在构建基于整个大湾区的空间信息平台,为市民提供一个美好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为企业创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商业环境,为政府构建一个高效的城市运营管理环境。这是我国城市政府发挥后发优势、进入信息文明前沿阵地的战略机遇,也是广州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