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亿收购后,长城影视买的是旅游梦还是资本局?

近日,浙系资本的“弄潮儿”长城影视风波不断。不仅2018年公司预计净亏损3.5亿元,还有债务逾期、子公司股权冻结。长期以来,长城影视始终在背负高商誉、高负债的阴影下,以现金收购企业维持业绩,甚至豪掷8.8亿跨界旅游。不过,旅行社最终成为了长城影视商誉爆雷的导火索之一。其实景娱乐布局的重要载体诸暨影视城,也因高买低卖,被质疑是为大股东套现服务。

长城影视2018年净亏损3.5亿元

作为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影视”)的实际控制人、长城影视控股股东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集团”)的大股东,赵锐勇起家的经历颇为曲折。

据过往媒体报道,赵锐勇出生于浙江诸暨,从乡村草莽一路奋斗至诸暨电视台台长。2000年时,浙江长城影视有限公司成立,赵锐勇为第二大股东。2010年,由赵锐勇及其子赵非凡共同出资的长城集团成立。2013年,长城集团已下辖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诸暨创意园(即后来的诸暨影视城)等多家子公司。

2014年,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借壳上市,后更名为东阳长城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为与现今的长城影视区分,以下皆称“东阳长城”)。壳公司江苏宏宝五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宏宝”)则更名为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即如今的长城影视。

在长城影视上市后,赵锐勇再以同样的手段,将长城动漫运作上市。加上由长城集团控股的天目药业,赵锐勇麾下共有三家上市公司,一时风头无两。

不过,近来长城影视却风波不断。先是公司2018年净利润预计大减至-3.5亿元;接着2月28日,长城影视宣布2018年拟计提资产减值准备5.2亿元。

进入3月,长城集团所持有的长城影视1.7亿股被司法轮候冻结。3月9日,长城影视因资金紧张出现债务逾期,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诸暨长城国际影视创意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诸暨影视城”)的股权也被全部冻结,致使股权转让受阻。向来呼风唤雨的浙系资本,此次是否“失灵”了?

长城影视背后,浙系资本玩家“变魔术”

2018年,长城影视的业绩迎来了借壳上市以来的首次“溃败”。2018年,长城影视总营收15亿元,同比增长20.53%;营业利润-3亿元,同比下滑295.93%;利润总额-2.9亿元,同比下滑219.86%;净利润-3.5亿元,同比下滑309.08%。

对于亏损原因,长城影视将商誉减值排在了首位。长期以来,商誉始终是潜伏在长城影视业绩中的一枚“炸弹”。若要追溯背后原因,还需回到长城影视上市之初。

2013年,在发现IPO排队等候漫长后,赵锐勇迅速通过借壳曲线上市。壳公司江苏宏宝以22.9亿元收购东阳长城,成为同年影视公司收购案中开价最高的一例。高价之下,东阳长城与江苏宏宝签订对赌协议。2014年至2016年,东阳长城承诺净利润将不低于2.07亿元、2.36亿元和2.61亿元,承诺扣非净利润将不低于1.93亿元、2.19亿元和2.4亿元。

然而,以东阳长城本身的盈利能力来看,要完成对赌仍存在难度。按原对赌计划要求,2013年东阳长城需要完成1.65亿元的净利润。但当年1-10月间,东阳长城净利润仅6190.83万元。东阳长城对此解释为电视剧制作周期使然,部分收入需要在11-12月间确认。

不过,东阳长城真实的盈利能力在2014年开始“显形”。2014年,东阳长城的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2亿元和1.99亿元,刚好完成业绩承诺。然而在这一年间,长城影视以东阳长城的名义,以现金连续收购了两家广告公司并签订对赌协议。因而东阳长城2014年的净利润,实际上包括了这两家广告公司的业绩。

经计算,若排除这两家广告公司的影响,东阳长城自身在2014年的净利润约在1.9亿元左右。故从结果倒推,若未能及时收购这两家广告公司,东阳长城将无法实现业绩对赌。

依靠收购撑业绩,旅行社成商誉爆雷导火索之一

自2014年开始,长城影视通过类似手段,支持东阳长城连续三年完成了业绩对赌。对赌期间,长城影视总共以现金收购了诸暨影视城和6家广告公司的股权,共斥资约20亿元。天眼查显示,除诸暨影视城,长城影视收购的这6家广告公司均为东阳长城旗下。

据证券市场周刊统计,2014年时,东阳长城只有9.21%净利润来自被收购方,2015年这一比例为45.37%,而2016年则高达51.63%。

除广告业务依赖收购维持增长,长城影视的影视业务也表现不佳。截至2017年,长城影视的影视业务营收已连续下滑4年。2016年,长城影视还曾试图收购德纳影业和首映时代,但均以失败告终。缺乏新子公司输血,长城影视的故事又将如何继续?

隔壁华谊兄弟做得风生水起的实景娱乐,成为了长城影视的“新宠”。2017年5月,长城影视宣布分别以现金2.16亿元、1.68亿元和1.58亿元,收购9家旅行社股权、一家4A级景区股权和长城集团旗下的淄博新齐长城影视城有限公司。

得益于一系列收购,2017年长城影视的实景娱乐营收暴增988.8%。然而,向来毛利率偏低的旅游产业并不能拯救影视和广告业务齐齐衰退的长城影视。2017年,长城影视营收、净利润等数据出现集体下滑。

2018年,旅行社业务进一步拖累了长城影视的利润。在连年不断的收购下,截至2018年三季度,长城影视积累了高达13.5亿元的商誉,是其净资产的176.5%。一旦子公司业绩未达预期,商誉减值将严重影响长城影视业绩。

长城影视公告截图

2018年,长城影视商誉终于“爆雷”,商誉计提减值准备金额达到3.78亿元,占2017年净利润的222.88%。

根据公告,长城影视商誉减值的原因在于上海胜盟广告有限公司、杭州春之声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之声”)等部分子公司经营业绩未达预期。其中,春之声在2017年就未能实现业绩承诺。到2018年,经济环境的影响,以及出境游意外事故的频发,更为国内旅行社的经营蒙上了一层阴影。

另有分析指出,因现金收购可以绕过证监会审批,令“买业绩”的效率更高,故长城影视几乎全部收购都是通过现金完成,这也成为长城影视负债率高居不下的原因。

高买低卖影视城,长城影视控股股东疑似套现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日的风波中,长城影视持有的诸暨影视城100%股权也被司法冻结。今年1月,长城影视刚同意将诸暨影视城的全部股权,出售给绍兴优创健康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绍兴优创”)。诸暨影视城股权被冻结后,双方的交易也暂时停摆。

资料显示,诸暨影视城以影视基地为基础,提供影视拍摄服务和旅游接待服务,既是长城影视旗下首家开业运营的影视基地,也是公司实景娱乐业务的重要一环。2015年,诸暨影视城被长城集团以3.35亿元的价格出售给长城影视。但3年后,长城影视宣布降价3500万,以不超过3亿元的价格再度将其出售。随后,同属浙系资本的绍兴优创宣布接盘。长城影视表示,此次出售是为增加公司运营资金。

然而,此种高买低卖的行为,也被外界质疑上市公司是否是出于为大股东套现的考虑。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新京报记者,高价买入再降价卖出,套现的可能性比较大,这不仅会为上市公司带来很大的风险,也会令广大投资者产生疑虑。

同时,截至2月13日,公司董事长、赵锐勇的兄弟赵锐均减持股份数量已宣告过半。在此背景下,长城影视是如其所述,要发展为一个具备国际竞争力的文化传媒集团,还是会成为资本的棋子?答案仍属未知。

新京报记者 郑艺佳 编辑 王真真 校对 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