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樊胜美后,为什么苏明玉也能成“流量担当”?

文 | 十两

《都挺好》播出半个月了,从热搜话题到豆瓣评分表现,所有的一切都有种熟悉的味道——从去年12月开始,正午阳光接连出品了三部大戏《大江大河》《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都挺好》,从制作到市场反馈均被赞誉“良心制作”。

这一次,相比离90后、00后有些遥远的年代故事《大江大河》,和《知否》稍显“年轻”的“宅斗”属性,讲述原生家庭问题的《都挺好》的覆盖面就广了很多:每一个生活在国内社会、有着原生家庭关系的成年人,都或多或少能对剧情发散出共鸣。

这样的故事基础,让该片最终的豆瓣评分始终稳定在8.4左右,CSM55城收视率双台破1%,而每天播出后微博上的热搜话题,点进去,都是网友的真情实感。

每天准时上热搜的《都挺好》

而《都挺好》迅速走高、正午阳光“霸屏”背后,绝不是偶然。

从樊胜美到苏明玉,一脉相承的话题性

妈妈去世,散落各地的兄妹重新聚到一起——这个开头,李安和是枝裕和都能拍出不一样的故事来,而换到《都挺好》里,剧情以最直接快速的方式展开。刚刚到第二集,剧情便揭露了小妹明玉被重男轻女的母亲忽视,在家中备受欺负的过去,观众们就已经对这个人物奉献出了同情和爱心。

自私的父亲,偏心的母亲,伪善的大哥,无赖的二哥,在这样一个几乎集所有问题于大成的家庭里,苏明玉很快成为了话题人物,热度堪比当年《欢乐颂》的樊胜美,且苏明玉的姿态似乎更容易让观众喜欢:独立、高傲、干脆,在她身上看不到一点处理中国式家庭关系的那种含混模糊态度。

苏明玉——比《欢乐颂》的樊胜美还要具有话题性的人物

在母亲的葬礼上,三兄妹的矛盾爆发,导致放置在汽车尾部的骨灰盒摔落在地——这个情节甚至都有了点黑色喜剧的高级味道,很难让人不高看一眼。

落在地上的骨灰盒

所以在剧集播出之初,有大量的赞扬都是针对这个对原生家庭的批判态度的。我们看了太多和和气气、父慈子孝,这样明目张胆地把那些粉饰太平撕开给观众看的还是第一次。主创团队精准地把握住了独具时代性的话题,提供了从演员演技到拍摄质量,高于一般国产剧的水准的作品,这样的操作不“爆”确实说不过去。

随着20集苏明成对苏明玉拳打脚踢,矛盾达到了戏剧性的最高点。这两集上线后,微博的热搜第一名是“郭京飞求生欲”,饰演苏明成的郭京飞主动在微博里呼吁大家“暴打”苏明成,观众反馈热烈。

“郭京飞求生欲”上热搜了

而倪大红饰演的爸爸苏大强更是一跃成为头号反派,他的自私、虚荣、冷血让人恨得牙痒痒。苏家人每天花式上热搜,观众心疼完大嫂,妹妹,马不停蹄开始鞭挞哥哥、爸爸。恶人总是个明显的靶子,盛放了观众所有的怨气。

头号反派苏大强

每天更新的剧集都有足够的话题点让观众自行发散,这本身就是一种能力。想想当初《欢乐颂》也是毁誉参半中迎来了全民讨论度,每个人物被规整地贴上了标签,曲筱绡的蛮横,樊胜美的“捞女”……全都好好地发挥着引领话题性的作用。

找准定位,“含鲁量”不可复制

很多人都会提到正午的“山影”基因,毕竟侯鸿亮、孔笙和李雪都是从山影(山东影视制作股份有限公司)出来的。舆论也普遍认为在山影的经历让这个“铁三角”打下了坚实的创作基础,彼此之间配合也更加默契。

多年深交带来的好处不仅体现在简单的“革命情谊”上。正午阳光的策划陆维曾经说过,公司内部的项目推进过程“几乎可以说是无损耗”,要知道这是非常罕见的状态,在影视圈,一个项目从开始到最终上线要经历大量的变数,而大多数从业者都默认这种风险是不可控的。而正午这种理想状态,肯定跟主创成员之间相识多年分不开;另一方面,审美取向上的一致恐怕也是重要原因。

他们不是没有失手过:霍建华、马思纯主演的《他来了请闭眼》,豆瓣只有6.3分;号称职场剧的《外科风云》,恰逢白百合事件危机,加上剧中许多不规范操作被医学生吐槽,也是毁誉参半。可以明显地看出,操作爱情剧、职场剧题材,不是正午最擅长的。

当时遭受各种质疑的侯鸿亮提出了“长板理论”,“一个公司发展,取决于你最长的那块木板,而不是最短的那块木板。”于是,正午找到了自己的“长板”,明确了定位:不刻意迎合年轻观众和网络时代,做更像传统电视剧一样的,适合全年龄观众观看的,专注于“家庭”主题的剧集。

有人戏称正午“含鲁量”极高,其实不单单说的是“山影班底”,更多的直指正午逐渐明晰的定位和创作主题:以家庭为核心,大可辐射到家国时代,小可退到内宅纷争,所有的故事都可以扣到这个主题中,尤其近期的三部作品,无一例外。

《大江大河》以姐弟被时代洪流裹挟的不同命运开场;《知否》看似在讲古代大宅子里内斗故事,但“为女儿谋个好亲事”的主题,放现代社会也依然通用;《都挺好》更不用说,实实在在扎根于一家人错综复杂的关系纠葛,故事情节理解起来没有任何难度,老少皆宜。

有年轻网友称,正午的剧是难得的“一家三代都能坐下来看的剧集”,能够覆盖最广阔的人群,不是因为精良制作,不是IP热度,也不是流量演员,正是“中国式家庭”这个最核心的内容表达的“长板”。

家庭的核心是凝聚力,是长幼有序,是传承。正午的团队也呈现出一种浓重的“家庭”感:《大江大河》的编剧袁克平,正是《欢乐颂》编剧袁子弹的父亲;而在《欢乐颂》里和孔笙、张开宙共同执导的简川訸,到《都挺好》的时候已经能独挑大梁;豆瓣词条显示《大江大河2》的导演正是《大江大河》中配合孔笙的黄伟……在长辈的领导下年轻人获得了充足的成长空间,宛如家族传承一般,在这种不疾不徐的步伐里,逐渐培养了自己不可复制的核心竞争力。

《都挺好》会走下坡路吗?

即使是审美一致、齐心协力的正午阳光,在网友和观众眼中,也是有“高下之分”的。擅长拍厚重历史题材的孔笙被亲昵地成为“孔笙大大”,网友们赞誉有加。而拍现代题材较多的张开宙则被一部分网友认为是“正午最差的导演”,俩人之间的舆论待遇有很大差别。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导演张开宙

而这种差别,与其说是导演能力的问题,不如说是题材取向的差异带来的必然结果。讲述上个世界80年代的故事,年轻观众当然很难置喙;而展现当下社会的问题,人人都身处其中,当然意见更多。

《知否》后期评分一路下调,最终定在7.5分这个数字,而《欢乐颂2》更是只有5.3分,大部分差评都集中在情节人物的不合理性上。而这与前期的“话题性”气势如虹霸屏的状况是一脉相承的:用极端案例来挑动观众情绪,集数一长,人物本身除了话题标签就什么也不剩。

而目前的《都挺好》剧情刚过半,也已经显露出了这个趋势:苏家的男人们以种种恶行成功引爆了观众的愤怒,已经被判了死刑,而剩下的剧情中,如果还要让苏明玉回归家庭、领悟家庭的温暖,必然让人无法接受。苏明玉亮相的反抗姿态赢得称赞,而如果最终还是要被家庭“招安”,那未免有些太扫兴了。

豆瓣长评里的第二条就是网友表示千万不要大团圆结局

在传统的家庭故事中注入现代话题是正午所擅长的,可说到底,敏锐地挖掘问题只是第一步,而在影视作品中能否圆满地将尖锐问题平稳收尾则更加考验主创和编剧的能力。想依靠遍布话题性的故事“稳中求胜”,需要平衡的事情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