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核潜艇之父”现身这个特殊的码头,全场沸腾!

近日,一场“快闪”活动亮相大连国家某重点装备试验码头。半年前,就在这里,三位科研人员在台风抢险中不幸牺牲。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包括“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在内,老中青船舶工作者高唱《我和我的祖国》,向英雄致敬,向祖国表白。

2018年8月20日,台风“温比亚”袭击大连东部海岸,中船重工七六〇研究所码头狂风暴雨肆虐,停泊在这里的国家某重点试验平台部分缆桩断裂,缆绳脱落,安全受到威胁。

在科研工作者眼中,试验平台就像自己的孩子。七六〇研究所副所长黄群等12人组成抢险队,冲向码头展开抢险救援。就在这时,一个大浪突然而至,将黄群和同事姜开斌卷入大海。就在大家开展营救之时,又一巨浪将参与救援的孙逊、宋月才等卷入海中。

虽经全力施救,黄群(51岁)、宋月才(61岁)、姜开斌(62岁)仍壮烈牺牲。次月,七六〇研究所抗灾抢险英雄群体获授“时代楷模”称号。

黄群、宋月才、姜开斌(由左至右)

近日举行的“快闪”活动中,出现了七六〇研究所抗灾抢险英雄群体代表的身影。其中,孙逊唱出:“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除了上述英雄群体,国产航母建设者,国家某重点工程建设者、中国工程院院士张金麟,以及“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也参与了该活动,并在现场引吭高歌。

对着现场众多年轻的面孔,黄旭华字句铿锵地说:“我们科技工作者,为了中华民族的振兴、祖国的强盛,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默默无闻,把毕生最宝贵的年华和热血无私地奉献给国家,呕心沥血,铸就国之重器,无怨无悔、砥砺前进,代代相传、许身许国。”

黄旭华的上述话,既是对青年人的寄语,也是自己一生的真实写照。出生于1926年3月,他经历了抗日烽火、解放战争,面对落后贫穷的祖国,毅然追寻造船造舰抵御外侮的报国梦。

1970年12月,中国第一艘核潜艇下水。当这个庞然大物从水中浮起时,黄旭华激动得泪流满面。1974年8月,核潜艇命名为“长征一号”,正式入列。“从1965年立项,用了不到十年,我们造出了自己的核潜艇。”黄旭华说。

为了工作上的保密,黄旭华整整30年没有回家。离家时,他刚三十出头,等到回家见到亲人时,已经是六十多岁的白发老人了。

直至1987年,长篇报告文学《赫赫而无名的人生》刊发,描写了中国核潜艇总设计师的人生经历,一时轰动全国。文章只提到“黄总设计师”,没有名字。但文中“他的妻子李世英”,让黄旭华的老母亲坚信这就是自己的三儿子。

黄旭华与潜艇

虽然已经功成名就,但这位“三儿子”并未停下前进的脚步。1988年4月,中国某新型核潜艇进行首次深潜试验时,已经64岁的黄旭华毅然决定一试。他深知,核潜艇深潜试验遭遇事故并不罕见,曾有美艇沉没,致一百多人全部丧生。

“我不是充英雄好汉,万一深潜过程中出现异常现象,我可以及时帮助采取措施。”当到达设计深度时,巨大的水压使核潜艇艇身多处发出“咔哒”的声响,惊心动魄。黄旭华沉着应对,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数据。

直到今天,已经90多岁的黄旭华仍然每天8点半到办公室,整理几十年工作中积累下的几堆一米多高的资料,希望把它们留给年轻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