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夸群日赚千元,八成买夸者下海夸人,走路都能笑出声

撰文/AI财经社 袁晶莹

编辑/ 陈芳

01

说完“春风十里不如你”后,加入夸夸群的我词穷了。

90后的我很难在五分钟内想到“我现在离婚追你,还来得及吗?”“你不说话都这么好看,你一说话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开始了”这类的语言夸人。不过,对于夸夸群里的群员来说,这几乎是信手拈来的事。

于是我选择潜水观战。看到群员抢到红包后摩拳擦掌准备服务金主时,我觉得他们像穿好铠甲拿好兵器等着冲上战场的战士,等到约定时间,就冲到夸夸群里妙语连珠,夸赞金主指定好的人选。

我加入的夸夸群,有个名为“彩虹屁集团”的工作群,群主Hana酱是90后,群员们喊她“董事长”。群员中有总厨,有总监,还有专员和实习生,俨然一副正规公司运作的模样。他们大都是90后,也有85后和00后。

Hana酱从闲鱼上接单后,就会去60多人的工作群里发红包,说好夸的要求,群员们纷纷喊到。一声令下,他们立即跟着群主去夸夸群里夸人。她评价群员们为“鬼才”,“半夜都会被他们笑醒”。

观战过程中,我忍不住问群员们,怎么想到这些词的?回答几乎一致,天生或者想想就出来了。比我早几个小时进入夸夸群的群友娜洛夫柯基唐说,经常混粉圈就会夸人。那些不混粉圈的群友,常常混迹于豆瓣、微博、虎扑、二次元以及各类细分垂直网站和微信群,有着丰富的精神世界。

无厘头是这些人聚集到夸夸群的一个原因。一些平日里说出来显得突兀的话,在夸夸群变得很自然,甚至是带着才气和智慧,能够得到群员们的赏识。更何况还能带来收入,数量多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愿意付钱,这是一种认可。

Hana酱是3月9日刷帖时无意间看到了一篇关于夸夸群的介绍。看毕,被逗乐的她,赶紧打开淘宝搜索夸夸群,想花40元买一次给朋友体验。后来,她自建了夸夸群以及配套的工作群,几天时间里,工作群有人进进出出,总数有时是五十多人,有时是六十多人。大部分人都不太在意这个数字。夸夸群流水还不错,建群5天内流水就达5500多元。

夸夸群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取悦交钱的人或者其指定的人,获取报酬。

只要你想被夸赞,并愿意支付费用,就可以加入夸夸群。一进群,群员们就会使出浑身解数将你从头到脚、从内到外全部夸赞一遍,女生能被夸成女神,坏事能夸成好事。时间到了后,就会被踢出群。

有位女网友妇女节就收到了男友送的特殊礼物,被拉到一个一百多人的夸夸群,整整被夸了三分钟。她问这是什么群,能被夸“好奇心是进步的源泉,小姐姐有一双发现新奇的眼睛,真棒!”她说有无厘头男友真羞耻,能被夸“精致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百里挑一。小姐姐你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当她一时不知说什么时,能被夸“语言是苍白的,完全无法表达您内涵的深度。”

无论说什么,最终得到的都是夸赞。当然,夸赞技巧有别,有的让人舒服,有的则让人尴尬,全凭实力。

Hana酱给朋友买了夸赞服务后,就动起了自建夸夸群的念头。她去自己建立的一个表情包分享群里问,要不要闹着玩一下?群员们纷纷响应,她立即去闲鱼上发布了信息,5元夸赞3分钟。半小时后,Hana酱再次打开闲鱼时“惊呆了”,有60多条私信等着她回复。

生意来得太突然,“有点慌”是Hana酱的第一反应。那天,Hana酱和群友们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他们赶紧建了工作群,在群里分享接单信息并讨论如何夸人。后来,这个工作群更名为“彩虹屁集团”。彩虹屁是2017年出现的饭圈用语,特指花式夸赞偶像的粉丝们,连偶像放出的屁都能吹成彩虹。

建群那天是周六,“彩虹屁集团”的营业额超过一千元,接下来的三天都是如此。晚上是接单高峰期,有天晚上Hana酱洗完澡出来,闲鱼上就多了8份订单。

“彩虹屁集团”的首位金主是一位“四川妹儿”,她想花钱夸男朋友。夸夸群最多的订单就是这一类:花钱找人哄男朋友、女朋友、老公、老婆。也有朋友生日祝贺类以及纯粹图个新鲜有趣的订单。

夸夸群出现前,豆瓣上就有“求表扬小组”,Hana酱认为,这是夸夸群的前身。不过,夸夸群和豆瓣求表扬小组有一定区别,前者带有社交和交易属性,夸赞的是恋人、亲人、朋友,花钱夸自己的比例算不上多。

02

“四川妹儿”后来成为了“彩虹屁集团”的一员,Hana酱的夸夸群运营人员有80%曾购买过夸夸群服务。他们因好奇购买服务,最终又因志同道合加入夸夸大军。

“夸完她男朋友后,她很开心,说要一起来放彩虹屁。现在是我们元老级员工了。”Hana酱朋友“彩虹屁集团”行政总厨蔡依林如是说。几天下来,她觉得做夸夸群最有趣的事是看到好奇的客户花钱购买夸人服务后,纷纷“下海”,一起接活。

“彩虹屁集团”业务员陈伟霆就是花钱夸赞女友后“下海”的一份子。陈伟霆发现,毕业踏入社会工作圈后,身边交心的朋友越来越少,和人交流要懂得礼貌、把握尺寸,一些过于无厘头的言论或想法只能留存在自己的脑内小剧场,有时感到孤独。

加入夸夸群后,陈伟霆感觉打开了自己的无厘头世界,可以肆无忌惮地说一些平时藏在内心的话。“反正很开心就是了!”

陈伟霆一闲下来就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订单,没单就在群里聊天。他觉得,以前的日子过得挺无聊,如今加入夸夸大军,连吃饭的时间都变得奢侈。还得了点职业病,见人就想说几句好话,走在路上会时不时被群里的夸赞语逗乐、忍不住傻笑,路人会充满疑惑地看着他。

这是大部分夸夸群运营人员的心声,有一位说,加入夸夸群后,从此只有快乐没有忧愁。还有一位还在上学的说,尽管每天都是随机挣点小钱,但这样的挣钱方式很有趣。娜洛夫柯基唐说,很少遇到这么有原创精神的群,心情好了很多。她在一家公司担任普通职员,是夸夸群的主力,每个小时她都能服务一两个金主。

当然,接单多了,也有让人讨厌的事。蔡依林就厌烦一个同时追几个女生的男客户,一个个拉进群夸赞。“挺想告诉妹子们,这是渣男,你们别和他在一起。”

某种程度上,夸夸群里的年轻人找到了自己人生的闪光点,无论是被夸者,还是夸人者。

当前,相对于主流文化,日漫、饭圈、追星仍然是一种类似亚文化的存在,一些脑洞大开的言论出圈后,就会被视为没有礼貌或者无脑。但对于85后、90后、00后来说,人固然应该以精神世界的不同而群分,也需要外界更普遍的认同,无论是明星还是普通人。

夸夸群里的成员们大部分自称是普通的上班族,经常发言意味着他们的工作节奏并不紧凑。就是这样一群或许在办公室领导眼中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年轻人,最终在夸夸群里找到了一片天地。

“我们从小听到太多说教、批评,大家都说忠言逆耳,但现在的年轻人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们需要更多肯定、鼓励和夸奖。很多老师、家长、企业看不到这点,他们总喜欢去引领年轻人、定位年轻人,我觉得这是错的。”一位“彩虹屁集团”成员豆豆如是说。

豆豆是一家创业企业合伙人,加入夸夸群一方面是出于好奇,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了解年轻人的想法。她说,自己平时是较为严肃的人,在夸夸群待了几天变得能口吐莲花,随时都能夸人。

03

夸夸群火热之前,微信平台上曾出现过互怼群。那是去年世界杯期间,陌生的足迷们因为站队不同对骂建立的微信群。后来衍生出饿了么美团互怼群、肯德基麦当劳互怼群、晴天雨天互怼群、可口可乐百事可乐互怼群、杜蕾斯杰士邦互怼群、小米华为互怼群……

娜洛夫柯基唐曾加入过可口可乐百事可乐互怼群。互怼群里观点鲜明,但怼人需要智慧,能制造出梗,才会让群员觉得好玩,挑起群内氛围。不过,娜洛夫柯基唐很快就对互怼群失去了兴趣,她觉得为了怼而怼没什么意思。微信下令关停互怼群时,可口可乐百事可乐互怼群已少有人说话。

“互怼群火得快,flop得也快。”娜洛夫柯基唐说。

夸夸群里的春花也在去年被朋友拉到互怼群,一个接一个,总共加入了十多个互怼群。互怼群里的每个人立场鲜明,时不时充斥着rap和喊麦,脏言秽语是日常。夸夸群就显得和谐很多,没有戾气,夸人或者被夸都能得到满足。

一个极为核心的不同之处在于,夸夸群自流行起就带有交易属性。尽管大部分人在加入夸夸群时以兴趣为主,但金钱的确能延长夸夸群的寿命。3月12日下午3点,娜洛夫柯基唐在进入夸夸群的几个小时内赚到50元,那时夸夸群还没有到达晚上的接单高峰期。

拿了钱去夸人和不拿钱夸人,或者不拿钱怼人的感觉明显不同。“彩虹屁集团”有明确的不成文规定,只有夸的人才能够领群里的红包。最初Hana酱把客户所给的钱悉数转到群里,群友们要求Hana酱给自己留点。如今,“彩虹屁集团”的收费提升到1分钟10元,客户经常是5分钟一买。

这对于夸夸群的运营成员来说是一种动力。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无论是主业还是副业,都是通用的职业道德准则。

截至目前,“彩虹屁集团”是少有的几个能够持续接大量订单的夸夸群。我在闲鱼上询问了近十家店主,大部分已经不做了。有位杭州学生卖家拖延几日迟迟没有加微信,最后她告诉我不做了。闲鱼上,这位杭州卖家定下1019的价格,在一堆9.9元/分钟、20元/分钟的价目表里略显扎眼。

另一位学生卖家有个8人的群,她告诉我,有两种收费标准:第一种是5分钟收费15元;第二种是8分钟收费30元,5分钟和8分钟的服务质量有区别。5分钟的服务里,前三分钟的内容是提前准备好的,8分钟的都是即兴发挥。这位卖家自己也花钱参加过多个夸夸群服务,并发了截图给我。

不过,这位卖家并不觉得夸夸群的生意好做。她觉得:“15元5分钟还不如星巴克的小时工”(上海市最低为21元/小时)。当我继续询问这家店和其他夸夸群的差别时,这位卖家的耐心到了尽头,随即拉黑了我。整个聊天持续十分钟。

04

我把夸夸群的信息告诉一位朋友时,她立即花20元买了5分钟体验,效果没有预计的好。“一进群就闷头被夸,我说话,他们还自顾自地夸。”

我花30元加入了一个有二人转的夸夸群,进群先是一阵夸赞。这是一群长春学生组织的夸夸群,有六个人在群里。可能是出于工作需要,这个夸夸群最后变成了聊天群。时间一到,我就被踢出群。有点小失望的是,说好的二人转、跳舞,其实只是几段提前录好的视频。

图片来源:AI财经社袁晶莹

我想起成功学书本上经常提到的那句话,只有选择你感兴趣的事业,你才会热爱你的工作。但只有热爱没有专业和匠心支撑,也很难走下去。

相比之下,“彩虹屁集团”运营的270多人的夸夸群就热闹得多。每次收到订单后,Hana酱会问所夸之人的特点,转发到群里,群友们会按照特点夸。如果热爱时尚,夸夸群里的赞美之词就会变成“我陈伟霆配不上你”、“我迪丽热巴给你提鞋都不配”;遇到颜值高的,就会说“神仙颜值”、“看着你,工作日的下午茶都要甜上几分”、“除了窒息我没什么好表演的”;碰到优秀的会说“大家都是地球人,就你那么优秀,真不公平。”

客户入群前,“彩虹屁集团”还会根据被夸者的名字、身份修改群名。我蹲点的两天里,他们的订单中有不少来自群成员以及群成员的亲戚、朋友、家属,朋友还会带来新朋友,产生人际关系裂变。

当然,“彩虹屁集团”也遇到过不理解夸夸群的客户。有个医生客户被夸时很冷静,幽默地来了一句,“你们的病,我治不好。”

“肯定会有摸不着头脑的客户,但据我观察下来,75%的客户都很快乐满意”。观察了几天,豆豆认为,夸夸群是一片蓝海。站在创业者角度,她认为,短时间内的爆发式增长说明了很多。最明显的一点是,现代人的感情需求和过去已经有很大不同。本质上,夸夸群的爆发和婚恋网的兴起没有区别,都是从情感需求入手,太多的人有着被夸的需求。这两天,我朋友圈时不时就会冒出求夸夸群的信息。

不过,Hana酱并不认为,夸夸群会长久存在。她直接了当地回复我:肯定不会。夸夸群是一个很有时效性的现象,大家都是图个新鲜,等新鲜度过去,热情抵不过疲惫,群友们也会渐渐麻木。用Hana酱的话来说,“有这劲儿(坚持下去),当初都考清华了。”

即便觉得不会长久,某个工作日下午,Hana酱还是在群里发了几张长图,教员工们如何夸人,发动员工们去闲鱼下顶帖留言。

一天深夜,订单高峰时已过。Hana酱的运营人员们在群里说夸了一天有点累。她直接在群里问,3月31日时还有没有大家?这是一件短时效的事,绝大部分人都没有互相见过彼此。群里的郭德纲说,“放心,我卖掉德云社养你们”。几位活跃的群友立马出来插科打诨,说会一直在。另一位积极响应的群友却在艾特某位曾经活跃的群友时发现,对方已退群。

(文中采访对象均为群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