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小红书刷量黑产链:代写达人号种草笔记一篇1000元起

近年来凭借众多明星入驻并发布“种草笔记”而大火的小红书,却在3·15消费者维权日来临之际被举报“刷量”、“刷粉”和笔记代写。针对此,小红书在3月14日晚发布声明表示已经关注到有关社区刷量的媒体报道,已经向就此类事件向公安报案。

近年来,互联网平台上刷量行为屡见不鲜,南都此前就曾对电影刷分、视频网站刷播放量、粉丝刷票等做过相关报道。数据造假似乎成为了近年来互联网圈的“潜规则”,社交平台、短视频平台、视频网站等更是这些黑产链入侵的重灾区。相对应地,各类刷量刷粉的营销团队层出不穷,曾有团队销售人员向南都记者表示,只要有“人”的平台,他们就能刷。

小红书在昨天发布的公告中称,平台的专业风控和反作弊团队通过模式识别、机器学习等技术手段来甄别刷量行为。不过,刷量团队表示,小红书的反作弊机制只对非真人账号产生作用,目前他们依旧可以通过活跃度极高的真人账号实现刷量。

1毛点赞、55元代写代发

针对此次小红书被曝光的刷量行为,南都记者以购买者身份对几家提供“刷量”服务的营销团队进行调查。从他们的报价单中可以看到,除了常见的点赞、转发和评论服务,他们还提供刷笔记收藏量、刷小视频播放量、辅助上首页推荐或热门等一系列细化服务,可见这些团队对小红书的运营规则驾轻就熟。

各类服务中最便宜的是点赞、收藏、转发和买粉丝,均为10元100个的优惠价,算下来不过1毛钱一个;刷种草视频的播放量就更加便宜,15元可买到1000次的播放量;撰写笔记下的评论为15元10个,为了让评论显得更加真实和具备互动性,对方还表示可以刷评论的点赞数,不过价格攀升至140元100个。

倘若说以上都是司空见惯的常规操作,关键词排名优化以及代写、代发笔记则是更为“高阶”的服务。对方表示,以“美瞳”关键词为例,用户在搜索栏键入“美瞳”时,客户的笔记便会被优化到前6名,即意味着小红书页面瀑布流的前6格会出现客户的笔记。“可以维护一个月,至少900元起,具体价格看关键词难度,你的笔记在前6名内可以获得更多真实流量。如需维持排名前4以内收取双倍费用。”

除了精准的搜索排名,另一名刷量团队的客服向南都记者介绍,倘若客户有产品图片以及说明要点,还能为其代写、代发“种草”笔记。代写加代发500字55元。针对代发的账号,该营销团队也进行了细分。粉丝在100以内并且发布过笔记的普通账号,价格为10-16元一篇;粉丝在100以上并且发布过20篇笔记以上的账号为40元一篇;最高级别是粉丝为2万人以上的达人号,价格为1000元/篇起,达人可自行根据产品拍照撰文。

真人账号可逃避反作弊机制

南都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以上的刷量团队都强调目前只能刷真人账号,非真人的软件刷量因为小红书的管控暂时取消接单。其中一位客服告诉南都记者:“市场上机刷的人太多了,最近小红书管的严。真人的基本没什么影响,出于安全考虑建议您做真人账号,可以少量分批来做,每天几十个没事的。”

对于为何真人账号不受反作弊机制监管,上述客服表示:“真人账号都是一个手机一个账号一个IP地址,这和软件机刷的不一样。这就相当于您的朋友给你点赞一样,不涉及违规,平时机刷的都是几百几千的刷,不出事才怪。”

对此,小红书方面向南都记者表示:“目前刷量的事情公安已经立了刑事案件。刷量账号的识别逻辑是一套时刻在变化的算法,但目前应公安机关的要求不能对外公开算法模型。”不过,小红书方面强调,因为识别算法的更新,无论刷量团队用何种账号,即使现在能用真人账号刷量以后也未必可以,并表示用户如果接触到类似刷量操作建议向平台举报。

除了上述这种一对一接受咨询的刷量服务,南都记者在调查时还发现了刷量下单的网站。网站为自助下单模式,客服只有QQ在线客服,下单菜单栏包括了分类、商品、价格、下单份数及作品ID,网站上除了小红书业务,还不乏抖音、微信、微博、全民K歌等这一类当红平台的刷量业务。

南都记者选择了“【上新】小红书”的分类选项后,商品一栏随即出现了包括真人粉丝、真人双击、真人播放等8个选项,选择相应的商品后价格一栏自动生成价格区间,下方还有详细的操作教程。

“开分站招代理”,刷量黑产已成体系

在网站上方,南都记者发现这样的刷量服务还接受开通分站成为代理。开通页面显示,分站版本分为普及版50元和专业版200元,专业版代理可以发展自己的下级代理。

对于如何获利,分站的详细介绍中称“只需要把你的分站域名发给你的用户让他下单,一旦下单付款成功,你的账户就会增加你所赚差价的金额,自己是可以设置销售价格的”。所有的商品来源全部由主站提供,不支持自己上架商品。整套流程操作下来步骤清晰流畅,可见刷量黑产已然自成体系。

对于小红书上的刷量刷粉行为,南都记者采访的三位小红书用户均表示如今使用小红书的频率有所下降,因为平台上的推广太多,看起来“不够真实”。小陈(化名)告诉南都记者:“经常发现突然很多美妆博主都在推一个产品,一看就是推广。”另一名小红书的重度用户彤彤(化名)表示,这几年的确感觉到平台上的产品推广更多了,因此也希望小红书回归初心,能为用户呈现更多好内容。

采写:南都记者 徐冰倩 实习生 汪陈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