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高考,一场离“死亡”最近的考试

每年的三四月,印度学子的“高考预备考”正在进行时。

一届又一届数百万的考生相信,这是他们成为“人生赢家”的第一步,也是绝不允许出现任何闪失的一步。

印度版的成功人生,

就是成为一名工程师或医生

和中国的“6+3+3”的学制不同,在进入高等教育之前,印度学生经历的是“5+5+2”的另一种组合。即读5年小学、5年中学和2年预科。

期间,有两次至关重要的考试:

一次是10年级的毕业会考,这时候,学生要在理科、商科或文科中选择之后就读的方向。

另一次是12年级的毕业考试,即之前所说的预备考。通过者才有资格继续参加大学入学考试——在印度,没有全国范围内的大学入学统一考试,不同的大学会自行组织测试。

也就是说,十五六岁的时候,你必须决定好自己未来的人生路径。

并且在两年后的那场选拔赛里,也必须力争脱颖而出。

至此,才算是为自己踏进名校做好了最基本的准备工作。

但事实上,在密不透风的应试模式和无比激烈的竞争环境下,这些学生很难凭借自身的兴趣爱好来做取舍。

大多数人是迷茫的,迷茫地认为工程和医药——国内最热门、最被认为有前途的学科,就是自己的方向。

最热门,必然是争得最头破血流的那个。

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中,“病毒”校长在一届又一届新生面前总是不厌其烦地说:“每年有40万的考生报考皇家工程学院,只有200人能考上。”

在现实中,英国《卫报》曾称,印度名校的录取率几乎是牛津剑桥的十分之一。

只有这条路被认为是“有前途”,另一层意思就是,其他的路并不好走。

《环球时报》有报道称,一般印度高等院校普通专业的毕业生入职薪酬只有每月1500元人民币左右,相当于新德里摩的司机的收入。

而印度理工学院计算机系的学生,不仅在毕业前就会被各大IT公司抢着预定,薪资还能达到“普通生”的20倍。

所以,对于万千印度年轻人而言,只有且必须考上顶尖名牌大学,努力才算是没有白费。

AFP News曾报道,在印度的一场考试中,一场令人咋舌的群体作弊正在上演——家属们翻墙给考生递小抄。

科塔,梦想之地和死亡之城

补习、加班加点地补习,是印度考生和他们背后的家庭奉为圭臬的成才路径。

位于印度北部的城市科塔,是全国最有名的补习之都

光是为了追随录取率只有1%左右的印度理工学院,每年就有超过20万的青少年从全国各地赶来这里,为IIT-JEE(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 Joint entrance exam)考试做准备。

印度理工学院(IIT),神一般的存在。《3 idiots》中的皇家理工学院的原型,就是这所学校。

原本,科塔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业城市。上世纪90年代,工业衰败,工厂相继关闭,当地一家工厂的职员Bansal连同他毕业于IIT的伙伴Maheshwari,开始尝试不同的教学模式,在科塔为IIT考生教授数学和物理。

1995年,他们的教学方法取得巨大成功——49名学生考上IIT。科塔也一举出名,成为冲刺名校的首选地。

在科塔的街头,随处可见各种补习中心的广告牌,海报上张贴着成绩优异的学员的照片。

如今,大大小小100多家补习中心,给当地带来上百亿卢比的年收入,重新振兴了这座“工业城市”,也形成了一条新而高效的补习工业流水线:

十几岁的考生被送到密密麻麻塞了一两百人的教室,每天灌以14~16小时不等的高强度课程,期间穿插一轮又一轮的测试,根据最直观的分数排名,学生会被分到不同批次的班级。

稍有退步,你就会被换到更低一层次的班级,循环往复、优胜劣汰,直至考试结束。

一两百人挤一间教室,是科塔补习课堂的标配。

那些也许是第一次离家独立生活的孩子,丝毫不敢松懈。

他们背负着一个家庭的付出——每年人均10多万卢比的学费、食宿费,更寄托着那个家庭的未来——考上名校,过富裕的生活。

一名前来科塔补习的考生在接受采访时说,为了支付自己补习的费用,妈妈把所有的金银珠宝都拿去抵押了。

昔日补习班创始人Maheshwari心中的教学乌托邦,一个应当“专注于教育、学生和素质”的地方,早已成为对当下科塔的最大讽刺。

科塔一家补习中心的标语。

现在的科塔,还有另一个名字,死亡之城

去年8月5日,来自比哈尔邦的15岁少年Kumar,被发现在科塔的一家旅馆中上吊身亡。在前不久的补习班内部测试里,Kumar的成绩没有及格。

两天后,16岁女孩Maratha在房间内自杀,没留下任何遗言。她是2018年被发现的第13名在科塔自杀的学生。

自2013年以来,根据当地政府的统计,共有77名来科塔补习的学生在备考期间自杀。

频发的自杀事件促使科塔当地政府采取措施为学生减压,如鼓励学生参加瑜伽、 寻求心理医生帮助等,但由于这些活动并非强制,仍有很多学生并不会参与其中。

成绩不理想、退步、孤独……任何一个小小的火星,都可能引燃高压下崩溃。

来自加济阿巴德的女孩Tripathi,成绩优异,却也没能说服自己在这条路上坚持下去。

她在遗书里对自己的妹妹说,“做喜欢的事情,你才会幸福,才会真正想要为它努力。”

一名在科塔备考的考生对CGTN的记者说,“在这里,我没办法做我自己,也早就忘记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了。”

“不努力,那是你自己的问题”

印度家庭对金字塔尖院校的狂热,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收获了某种“成效”:

IT界曾有过这么一种调侃,“硅谷快被印度人占领了”,现实中,在硅谷,有三分之一的工程师为印度籍。还有数据指出,在全美500强企业中,外籍CEO有75位,其中排名第一的是印度裔(籍)10位。

根据世界银行1970-2017年的数据,印度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在2001年前一直高于中国。

其高等教育水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称得上是第三世界国家中的名列前茅者。

1970年至2017年,中印两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变化趋势。

但是对于这个国家来说,跻身成为名列前茅的院校中的凤毛麟角,注定只是少数人能实现的完满结局。

与其风生水起的最顶端高等教育相对的,是它残破不堪的基础教育。

数据显示,印度2014-2015学年初中毛入学率只有78.1%,差不多只是中国20年前的水平。

中小学入学率虽然能达85%,但到了小学四五年级,就只剩下60%。在很多公立小学,基础设施、教学质量堪忧,尤其在农村地区,学生中途辍学的情况十分常见。

法国媒体曾报道,在印度,越来越多的人,不论富人还是穷人,都在努力掏钱让孩子就读私校,就是因为在公立学校根本学不到什么东西。

电影《起跑线》中,服装店老板娘塔米一心想让女儿皮娅进入私立名校。

因为只有这样,女儿才有可能在未来的人生享有更好的资源,这个富一代家庭才可能实现真正的阶层跳跃。

米塔拜托朋友走后门、想尽办法给女儿做预先辅导、让丈夫拉吉排长队报名,就是不希望女儿沦落回自己原来的那种教育。

在那些不被受重视的公立学校里,学生辍学率极高,就算完成了高中学业,要考入最顶尖的高校几乎是不可能。

就算再退一步,金榜题名后的高昂学费,也足以让寒门家庭望而却步。

最终成功的人只有少数。

就像被压力逼迫的去自杀的人,也只是浩浩荡荡追赶成功的队伍中的少数者一样。

大部分的人,尽管深知阶层差异森严,还是选择在残酷的竞争中,努力让自己存活下来,并且下定决心,不计一切代价地往前,更往前一些。

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

在CGTN的一期关于科塔补习的节目中,当记者问起街头一名女学生,如何看待同龄人因不堪竞争重压而自杀时,女学生显得有些激动,却也特别笃定:

“这一切都取决于你自己的能力。

如果你不努力学习,在社会上也不想拼尽全力,用自杀来逃避,你还能做什么呢?”

参考资料

[1]印度的高教和高考,赵章云,人民网

[2]印度“高考”开考 三分之二将淘汰,新蓝网

[3]Rajasthan's Kota: The killer coaching hub,The New Indian Express

[4]Kota: A town of lost dreams,CGTN

[5]The Quint's Documentary: Why Kota Kills ,The Quint

[6]Indian authorities red-faced after exam cheating exposed,APF News

[7]IIT aspirant found hanging in hostel room in Kota, 3rd suicide in 4 days, hindustantimes

[8]Entrance Exams In India,collegedunia.com

撰稿 | 瓜子

编辑 | 秋裤

排版 | 阿明

配图 | 《3 idiots》

《Hindu Medium》

* 未标明出处图片来源自网络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