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画室度过了半辈子时光,写生却从未间断

充满着调色油味的画室,

半辈子的时光,

写生,从未间断

冷军具体绘制过程,一般都是直接写生画法,而他间接的画法会令亲眼看他作画的人难忘。

他能在一平方厘米的画面上通过各种媒介可以反复画1天,调用各种手段如:吹风机、高倍放大镜、反光片,投影、实物写生时对应的高清晰照片、电脑显示器、实物、还有冷军自制的特殊油画工具、特殊油画底子、特定的画室环境光线等等。

能一天9小时,连续4个月完成一幅作品,油画带给人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了,国内已经很少有这样的技术好、思路好、毅力强、有追求的画家了。

仿佛伸手就能摸到毛丝线

在冷军的作品前即使你不懂油画,也能感觉到一种惊心动魄的力量。好的作品要有风骨,要“有神”。而冷军用普通的画笔,把颜料和思想混合,他手下,画笔有灵魂,作品有风骨。

冷军作画步骤:

冷军说他特别喜欢在晴天光线下仓促作画的感觉,他说“这种感觉能调动许多情绪上的东西,去把握瞬间的变化。面对阳光下的景物,受光部分和背光部分虚实关系,本身就会产生一种强烈的绘画效果。”

他还说:用很少的时间、很少的笔调,就能把光的感觉表现出来,是件十分愉快的事。

《天光》

创作《天光》,其灵感来源于一次旅游,在罗马西斯庭大教堂里,光线比较暗,连接拱形高耸的天顶与高墙的是一幅米开朗基罗绘制的天顶壁画《创世纪》和《最后的审判》,画面繁复生动,气势却显得庄严凝重。来参观这幅壁画的人特别多,各个国家的人,不同肤色的脸仰望着,不同肤色的手四处指指点点,不同的语言唧唧呀呀……惶恐中似乎真要经历一次上帝对人类的审判。也许上帝并不存在,但今天的人类要自我救赎,难道不需要一次精神上的自我审判吗?感慨之下冷军创作了这幅《天光》,将这样的场景镶嵌在一个硕大而又繁复的古典金色画框里,画框是几个无邪的小天使手持羽毛座驾圣马腾空而起的场面。整个画面设计既有些现代感又凝重神圣,意在告诫人们反思自我,追溯根源,回归传统之精髓。也许是现在社会发展的快节奏带动了本该与资本无关的艺术界和现代经济相结合并形成十分混乱的病态局势,但很多人却浑然不知。

冷军的作品以其独到的构思结合非凡的艺术技巧在当今中国画坛独树一帜,其作品的最大特点就是极端写实。观者在其画前无不被其画面那丝毫毕现,精致入微的形象与技巧所折服。不仅如此,由于对当代题材与内容的切入给观者精神上也形成全面的张力,心灵受到强烈的震颤!冷军的"写生"被作为是保证画面信息来源的生动性、丰富性和可靠性以及激发行动的表现方式,在作画时他往往要逼近对象,扫描式的寻找、体会每个所需要的细节,局部深入,整体观照,加求画面充分,细节与整体效果的完美统一。

《石版画系列》

冷军是中国当代超写实油画的领军人物。其作品的最大特点就是极端写实。他的作品画面丝毫毕现,形象精致入微。冷军的"写生"被作为是保证画面信息来源的生动性、丰富性和可靠性以及激发行动的表现方式,在作画时他往往要逼近对象,扫描式的寻找每个画面需要的细节,局部深入,力求画面细节与整体完美统一。

认为摄影和超写实没有区别的朋友,都是没有亲自看到过原画的。多数人,站在画前,都会心生谦卑。进而平静。就好比站在一幅达芬奇的画前,任何人都会感觉到生命的渺小。因为它已经存世500年,它存在的时候,大家还没有出世。它依然存在的时候,许多人已经逝去。。。

再放大:

这绝不是照片多少万像能相提并论的。

-

E N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