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有收藏的社会,必定是一个肤浅的社会

大略驾雄才 / 曹俊

2019 / 02

纸本水墨 综合材料

Bold Vision and Great Talent

Ink-wash painting&Mixed media

一个没有收藏的社会,必定是一个肤浅的社会。但选择怎样的收藏,绝不仅依赖普通的共识,更需要个性的判断,尤其针对版画这样一个尚未形成市场规模、尚未做到社会普及的画种。—— 前言

曹 俊

艺 术

+

by: 国际艺术大观

有几件版画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通过版画的收藏文而化之,才是了不起的大事。

—— 代大权

1

《中国美术报》第102期 艺术财富

古语云:“夫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此天道之大经也。”版画收藏亦有大经。在今天多元文化竞争态势下,版画收藏却成为很多人眼中的“明日黄花”。虽然坚守版画创作的艺术家如同劳动模范备受表扬,但版画作品本身的观念滞后、表达木讷和制作颟顸也是无法掩盖的现实,这些问题在收藏与市场方面的体现尤为明显。一个没有收藏的社会,必定是一个肤浅的社会。但选择怎样的收藏,绝不仅依赖普通的共识,更需要个性的判断,尤其针对版画这样一个尚未形成市场规模、尚未做到社会普及的画种。

这幅“深忍之恋”浮世绘拍出了74.5万欧元高价(网页截图)

据法新社2016年6月23日报道,22日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一个拍卖会上,日本江户时代浮世绘画家喜多川歌麿的一幅作品拍出74.5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55万元)的高价。主办者介绍说,这是日本版画史上最高的拍卖价。

卖出高价的作品为喜多川歌麿画集《歌撰恋之部》中名为“深忍之恋”的画作。这是收藏界著名的波特尔家族拥有的物品,原本预测成交价为1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74万元)。

版画不同于其他画种的最根本的一点,是它对“版”的坚持。没有版的媒介作用,没有版的承受和反馈,就没有版画在人性与物性的矛盾作用下所产生的本体语言,而本体语言正是因为版的存在才可能不使自己变成“普通话”。本体语言的个性化表述对版画而言,不仅是技术手段的表述,更是对艺术目的的表述,艺术也正是通过丰富多彩的个性化表述而作用于人类丰富多彩的精神世界。

何为版画?

“未来的收藏市场大家一定要补版画的知识。

什么是拷贝,什么是原创,

收藏版画一定要明白铜板、石版、丝网、木刻,

要用这几个版种完成的叫版画,

而用数码打印的叫拷贝,

它没有手工的这个过程。”

——王玉林

王玉林与吴冠中、朱德群先生

王玉林从小受父亲影响,写书法、刻版画、画油画,因为工作原因开始做制版专业。又来接触了吴冠中先生,从2003年开始,为吴冠中做了三十多个品种的丝网版画。

此幅吴冠中先生的作品《交河故城》,2007年拍了4070万元,而在版画界同样成绩傲人,现在一件带有画家本人签名的限量丝网版《交河故城》版画售价22万元。

2

版画在不同版材的作用下所产生的不同个性,也形成了版画独有的审美价值,凸版的突兀、凹版的内敛、平版的朴实、漏版的多变,综合版的丰富对应着木材的倔强、金属的坚韧、石材的淳厚、丝网的细腻和综合版的博采众长。不同的版材,不同的个性,才使版画有着不凡的魅力,版画收藏也肯定是通过对和而不同的版画品种的欣赏,达到对版画更专业的认知,达到对不同文化更深刻的理解,达到对不同价值观更宏阔的体味。

村上隆的《花花花》68x68cm 2010

签名限量300 上光UV纸印刷版画 售价21000RMB

版画,一般大众往往会理解为是印刷品。其实,版画在各大艺术院校里,分为木板、铜板、丝网版、石版专业。版画和油画、中国画、雕塑,唯独版画和雕塑是可以分享的。版画在国际上有一个规范就是可以做99张。一个非常好的版画能与99个人分享,同时在99个画廊展出。这就是版画区别于别的画种的特性,曹俊《天开紫境》版画按国际标准制作,限量99张。

艺术家曹俊在版画上签名

限量版画是指由博物馆、艺廊、艺术家本人或管理人授权监制的,用超高精度的立体扫描设备复制原作,再通过艺术微喷输出在与原作近似的材质上,且制作限额数量的作品。由于画家的名望、作品的观赏性及其较高的售价,限量名家版画市场应运而生,限量版画收藏渐渐走进人们的收藏视野。版画虽是原作的复制品,但因具备艺术家授权、监督限量制作,绝不等同于批量印刷品,它的属性是艺术投资收藏品。近年来,限量版画市场的魅力逐步显现,成为原版艺术品的补充。

天开紫境 / 曹俊 2018纸本水墨 108x78cm

目前,版画的收藏远未达到人人“自觉”的程度。随着版画市场的发展,因翻制的成本低廉,版画的作假行为远远超过其他画种,加之个别版画家对利益最大化的追求,自身即可成为作假的源头。这种行为很大程度上导致最初的收藏群体渐渐变成了最终的收藏群体。对于收藏而言,首先不应将版画当成固化不变的产品,而应自觉地认识到版画是一直“变”的艺术。任何艺术品的收藏,都拒绝量同而追求质异,传统以印制为目的版画在量上的重复也同样让当代的收藏纠结,但实际以艺术为目的的版画更强调的是质的变异,而不是量的重复。不澄清一版多画的理念,不破除从一而终的思维习惯,不追求“版”的更多变异可能,“版”就可能成为版画发展的瓶颈,甚至是陷阱。版画收藏正是从社会的角度、从大众的立场形成对版画量的督察。量的多少决定着市场价值的高低,质的优劣决定着社会价值的大小。

在创作《天开紫境》丝网版画过程中,颜料是通过压力把艺术家创作的痕迹转移到纸上,它有印痕之美。

《天开紫境》的印痕之美

3

保利香港2018秋季拍卖会,中国书画专场I,于10月1日上午10:00开拍。曹俊的《天开紫境》,最终以354万港币成交!仅次于吴冠中的《梅林》、《漓江》,范曾的《十二生肖》,排名第三!天开紫境,纸本水墨,尺寸108*78,7.6平尺,平均46.57万每平尺。

如果一个画家的油画作品是100万元,复制100张版画作品,每张1万元,那么从价值上才是等同的。版画的价格决定了它更容易成为大众化的艺术消费品。在欧美国家的很多中产阶层家庭中,经常可以看到家里的墙面上挂着数张版画,有些家庭甚至会定期更换版画作品。

而在国内,版画曾经的“辉煌”经历了断层,很多家庭宁愿挂一张行画,也不会想到要购买像版画这样的“印刷品”。

丝网版画可谓是一种特殊的印刷技术:织造的网眼以特殊的油墨粘连堵塞,然后用颜料从这个被油墨堵塞的模板上压上去,漏下去的颜料印在最终的介质,比如纸或布上,这时单一颜色的丝网版画就完成了。要得到一张颜色丰富的丝网版画作品,则需要将上述的步骤重复多次,这个次数取决于颜色的丰富程度。

《天开紫境》丝网版画的创作步骤首先是手工制版。丝网版画需要用手绘完成再创作,更能保留原画的神韵。还原原画的样子,每个颜色都需要单独的刻板,所以颜色越多,制版数量越多。

天开紫境 丝网版画 制作过程

《天开紫境》里有32种不同深浅的颜色,每个颜色都有对应的丝网版。每一次的上色的涂刮和清洗,都是人工完成。几十种套色,每个花纹图案都需要不同的制版,每种颜色都需要人工刮涂和清洗。完成一幅作品可能需要上百次的涂刮。

丝网印之所以表现力好,效果细腻和这些手工制作的过程密不可分,每一版都有细小的诧异,不是简单地印刷品。

天开紫境 丝网版画 效果

4

近几年版画拍卖高价排名:

排名 艺术家 成交价 作品 拍卖行及时间

1 安迪·沃霍尔 $14 500 000 Suicide (1964) 2012-11-13 Sotheby’s NEW YORK NY

2 安迪·沃霍尔 $8 200 000 The Kiss (Bela Lugosi) () 2012-11-13 Sotheby’s NEW YORK NY

3 安迪·沃霍尔 $5 800 000 Cagney (1962/64) 2012-11-13 Sotheby’s NEW YORK NY

4 巴勃罗·毕加索 $4 566 240 La femme qui pleure I (1937) 2014-02-05 Sotheby’s LONDON

5 巴勃罗·毕加索 $4 500 000 La femme qui pleure, I (1938) 2011-11-01 Christie’s NEW YORK NY

6 安迪·沃霍尔 $4 250 000 Cagney (1962) 2013-05-14 Sotheby’s NEW YORK NY

7 亨利·马蒂斯 $4 204 200 Océanie, la mer (1946-1947) 2011-06-21 Christie’s LONDON

8 巴勃罗·毕加索 $3 603 410 La Suite Vollard (1930/37) 2013-06-19 Sotheby’s LONDON

9 巴勃罗·毕加索 $2 667 980 Le repas frugal (1904) 2012-06-20 Christie’s LONDON

10 安迪·沃霍尔 $2 214 240 Mao (1972) 2012-05-22 Sotheby’s LONDON

价格最高的版画中有一半是毕加索(Picasso)的作品,在1899年到1973年间,毕加索创作了超过2千幅版画。毕加索喜欢体验不同的版画技巧,甚至还会新创技巧。毕加索雕刻和石版画的数量非常可观,占了他公开拍卖会交易的60%。

photo by a.lenskaya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也在前十大排行榜内,这也要归功于他两个石版画代表系列,毛泽东和玛丽莲·梦露肖像的高价。一个10份的旧版本,在2006年,首次超过百万。毛泽东肖像今时已达到220万美元。

版画收藏一旦形成群体或组织,也就自觉地实现自我完善,不断进取,勇于开拓,不以垄断为手段,不以群体或组织的偏好为追求,不以把控为目的,形成版画家和市场、作品与收藏真正意义上的相依互动、共同发展,帮助大家。版画家与版画收藏,彼采其华,我收其实,虽然立场不同,结果却一致,通过自己的努力和付出,促进国家文明的进程,前者“纵无显效亦藏拙”,后者“若有所成甘守株”,虽然版画的春天不可妄言诓语,实际它却天天存活在每一个热爱版画的人们的心里,没有对未来的期许,就不可能有版画的收藏和创作的坚持,就不可能有文化和精神的坚持,不可能有自我与人生的坚持。

由艺术家近几年作品的成交记录来看,安迪沃霍尔版画作品的成交记录占总量的三分之二,他的好友凯特·哈林的情况也是如此。

1983 Galerie Watari Exhibition——Keith Haring

这张是胶印版画,并且出1000张。数量上算是多了,属于纪念艺术家的范畴,来自于日本的一家公司出品,无艺术家签名,售价仍达4000——5000RMB。

虽然现当代的版画中玩花活玩技术的不乏其例,但精神与文化层面的修养是鉴别艺术与技术的前题。版画自身不能只靠免费进万家普及,更不能靠引车卖浆者说好来提高,它的语言、技能、材质等涵育出的更个性化的主观表述和源远流长的独特品性,远远高于其他热热闹闹的视觉艺术,所以能欣赏版画的人务必具备较高较深的人文品质和文化程度才好谈版画的收藏。

5

Death (black) / 村上隆 丝网版画

丝网版,是通过孔板漏印出来的。丝网印多用于服装的制作上,爱玛仕丝巾的印制就用的是丝网印的技术。是的没错,这次刻画X出界艺术机构推出的丝网印版画和爱玛仕丝巾的制作工序是一样的。

艺术家村上隆用丝网版画的孔板漏印技术,将版画以同样的方式漏印到T恤上面。而颜料在T恤上流洒的方式,会导致每一件T恤上的流的样子都会有所不同。那么相同的,在制作丝网版画的过程中,制作出的每一张版画实则都不一样。

前文有提到,曹俊的《天开紫境》丝网版画里有32种不同深浅的颜色,每个颜色都有对应的丝网版。而村上隆的《death(black)》只有三种颜色,就制作工艺上来看,《天开紫境》更为耗时复杂。

《天开紫境》的制作张数共计119张,其中正规编号99张,AP版编号20张。所用材质纸张:法国CANSON康颂Arches阿诗 手工无酸纯棉丝网版画纸300克,可达300年不变色;颜料上仅仅“金”便采用了英国水性闪亮金、日本闪光金、国产马利丙烯金,使画面看起来饱和度更好,不仅能达到和原作所差无二,色彩上反而更加明亮、通透。

经济收入决定人的选择,版画的真实价格其实并不是单件所能标定的,而是原版复数的总价所框定的。版画的复数仅仅是其印刷出身的惯性使然,从印刷中来却要反印刷而去才是版画的终极目的,是艺术的本质追求。版画之版在一个真懂艺术的版画家手中是一个千变万化的“活”版,而不是印刷所需的一成不变的“死”版,所以好的版画作品从不以量悦人而只以质自强。许多想收藏版画的人务必先厘清版画真正的收藏理念,据此作出理性的判断再入手不迟,以为可以在版画中捡漏投机的游民散户大多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总数标定,含糊了复制与复数的理念界限,实际还是不太懂收藏的意义。艺术品的收藏以唯一为追求,以创造为归旨,版画印制总数加原版的全部收藏才是懂行的专业收藏,全部收藏的价格已没有溢价空间,故好的版画非常之贵,没有坚实的经济基础是不可以谈版画收藏的。而艺术爱好者则可以花小钱收进版画溢出的部分,买来几分之几的欣慰,待将来再认真地收藏。

并且《天开紫境》的每一张版画上,都有艺术家曹俊的亲笔签名,此幅匠心之作——《天开紫境》丝网版画即将面世,敬请期待!

有几件版画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通过版画的收藏文而化之,才是了不起的大事。

日语中讲“一生悬命”(いっしょうけんめい)。它的意思是指不遗余力去做一件值得耗尽一生去追求的事情,如今常被用来诠释匠人精神的内涵。如果说,“择一业,终一生”体现的是匠人的坚韧,那么用“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来形容匠心或许更为贴切。若能守住初心,便是守住了匠心。

下面让我们来欣赏艺术家曹俊的另一匠心之作:

“曹俊瓷板画与家居艺术的完美结合”

曹俊

-

E N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