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贾蓉的三句话,为什么逼死了秦可卿?

贾蓉与秦可卿的夫妻关系,其实是谈不上有感情的,正如秦可卿对凤姐说“婶娘的侄儿虽说年轻,却也是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有红过脸儿”按理说小夫妻拌拌嘴,吵吵架也是很正常,反而是“相敬如宾”是不正常的。在判曲终身误中说“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说的就是贾宝玉和薛宝钗成亲后,二人相敬如宾,但是在贾宝玉的心中始终不爱薛宝钗,始终是排斥这段婚姻的。甚至有红学家指出宝玉宝钗二人婚后属于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

从秦可卿形容她与贾蓉的关系也可以看出,二人的夫妻关系是一种不正常的状态,贾蓉对秦可卿并非是敬爱,而是敬怕。二人究竟有没有过夫妻之实,甚至都难说。而且贾蓉应该是知道自己父亲贾珍与自己老婆秦可卿不伦之恋的。当焦大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凤姐和贾蓉等也遥遥的闻得,便都装作没听见。因为焦大嘴里这句话,贾宝玉听不懂,但是凤姐和贾蓉却都懂。

对于秦可卿给贾蓉戴绿帽,贾蓉是无法选择甚至无法避免的,因为那顶帽子是他父亲送给他的。但是作为男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妻子出轨,除非贾蓉有那样的特殊的癖好。所以贾蓉的做法和继母尤氏是一样的,不闻不问,或者装聋作哑。当秦可卿重病的时候,有的太医说是喜,有的说是病。如果是喜,则证明秦可卿怀孕了,按常理说,贾蓉应该是高兴的,因为贾蓉还没有孩子。可是贾蓉对待秦可卿的病情,是非常冷漠的,即便秦可卿真的怀孕了,贾蓉也毫无喜悦之情,因为是他儿子的可能性小,是他弟弟的可能性道是很大。

故而当张友士来看秦可卿看病的时候,贾蓉前后说了三句话,第一句“就请先生看一看脉息,可治不可治,以便使家父母放心。”第二句“先生看这脉息,还治得治不得?”第三句“还要请教先生,这病与性命终久有妨无妨?”也有人说正是因为贾蓉这三句话,逼死了秦可卿。如果细细揣摩这三句话,看不出贾蓉对秦可卿病情的关心,似乎贾蓉只想知道一个准确的答案,即秦可卿什么时候能死,他自己也就完全解脱了。俗语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贾蓉与秦可卿的夫妻,毫无恩情可言。在秦可卿死后反倒是贾珍哭的如泪人一般,如丧考妣,而当贾蓉的续弦许氏,则比秦可卿守礼多了,如文本上写“ 一时贾珍进来吃饭,贾蓉之妻回避了。”曹雪芹特意写“贾蓉之妻回避了”这个七个字无论是对秦可卿还是对贾珍,都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当然红学家有过这样的分析,贾蓉和张友士说的话,属于暗语,因为朝廷派系的争斗,而决定秦可卿命运的存亡。比如张友士,谐音张有事。又如他开的药方子可以理解为“人参白术云:苓熟地归身”,就是让她在贾府自杀等等,这些研究范畴猜测大于考证,从探佚学进入索隐学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