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在柏林擒得两熊的导演,你需要重新认识一下

在上个月的柏林电影节上,王小帅导演的《地久天长》获得了最佳男主角与女主角两项大奖,创造了中国电影的历史。

国际的A类电影节很少将两个奖项颁给一部电影,足见柏林对于《地久天长》的肯定。

如此光辉的成绩自然离不开本片的导演王小帅,作为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人物,王小帅在国际电影节上可谓收获颇丰,至今他仍是在三大电影节上获奖最多的第六代导演。

但同时他也面临着“墙内花开墙外香”的窘境,一次次的票房失利对王小帅说仿佛是家常便饭,即便在《我11》上映时采用“炒作”的方法也难以让他的电影票房有所起色。

同时围绕着他的争议也一直不断,去年青年导演胡波的去世也让他再次成为了舆论的焦点,“剥削青年导演”的名号也让他成了众矢之的。

1989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王小帅,毕业后被分配到福建电影制片厂,那时的王小帅可能不会想到他将面临的是乏味的制片厂生活。

为了实现自己的电影梦想在两年之内,王小帅把自己关在宿舍里不停的写作剧本,但向厂里递了五六个剧本,都石沉大海,而厂里领导告诉王小帅想要拍电影只能等待。

最终年轻气盛的王小帅选择了出走,他回到了北京,开始创作《冬春的日子》。

在计划经济时代,电影拍摄时国营电影制片厂的特权,私人不允许私自拍摄电影,因此私自拍摄的《冬春的日子》只能是地下电影,王小帅也难以逃离被封杀的命运。

1993年的《冬春的日子》仿佛是王小帅苦闷岁月的反映,画家刘小东与女友喻红分别在影片中饰演男主角冬与女主角春。在影片中他们也是一对画家。

黑白的色调,喃喃自语的画外音,蜗居的生活,冬日的北京,改革大潮伴随着永远卖不出去的画,同时还有各奔东西的朋友,而当理想主义遇到现实的窘境时两个青年恋人只能选择分手。

整部电影弥漫着一种苦闷与压抑的气质,也是第六代导演在地下电影时代普遍有的颓废特征。

《冬春的日子》也让我们看到了王小帅之后的创作轨迹,尤其到了电影的后半段,当冬踏上了故乡金城的土地,之前电影中的颓唐之气仿佛一扫而光。

冬与春漫游在家乡的土地上,冬回忆着过往的岁月,缅怀者童年与青春,留恋着故乡的美好事物,在故乡的土地上奔跑、欢笑,展现的是对故乡的无限留恋。

这无疑反映了王小帅一直以来的电影命题,即对于故乡的追问、找寻。它成为王小帅重要的创作主题,并延续至今。

之后王小帅又拍摄《极度寒冷》与《扁担·姑娘》,而真正让他走入大众视线的是电影《十七岁的单车》。

影片讲述了在北京务工的少年阿贵丢失了自己赖以生存自行车,而另一个少年小坚因父亲违背了诺言,偷取了家里的钱在二手市场购买了一架自行车,但那架自行车恰恰是阿贵的,于是两个青年围绕着自行车发生了剧烈的斗争。

《十七岁的单车》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德·西卡的《偷自行车的人》,通过一起丢车事件体察底层命运。

《十七岁的单车》同样如此,两个青年各自的困境正是这个时代的反映。一个是进城务工人员,是一个与这个飞速发展格格不入的“失语者”,而另一个则是城市的底层市民,他的成长深陷贫富差距的旋涡。

对于城市发展,边缘人与异乡者的描述从《扁担·姑娘》开始,经历了《十七岁的单车》,也延续到了此后的《二弟》与《日照重庆》中。

同时作为一部青春片,《十七岁的单车》也有着青春期爱情的萌动,与家庭的格格不入状况,和对理想的追寻,对于青春细节的展现也是引起诸多青年共鸣的原因。本片也获得了柏林电影节的评审团大奖。

此后的的《青红》则正式开启了王小帅的“三线三部曲”。

“三线”即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为了备战的需要,在中西部的一场大规模建设运动,而建设中的建设人员则大多从沿海与工业发达地区调集。

王小帅的家庭就是一个典型的三线人家,他出生在上海,成长在三线地区的贵阳,之后在武汉、北京,而他的身份证上的故乡却是从未去过的辽宁丹东。

不同的流动、迁徙让王小帅仿佛是个“无乡者”,这种独特感受也加深了他对这段历史的理解。

《青红》延续了王小帅电影里对故乡、青春的表达,并注入对于历史的追问,让电影呈现出更宏大的命题。

《青红》描绘的是一个“三线”少女的19岁,出生在一个迁徙到贵州的上海家庭,她将贵州当成自己的家乡,但父母却执意让她回到上海,父亲的强硬态度让家庭成为了一个束缚青红的牢房,而青春岁月里的爱情也因这样的出身而悲剧收场。

大历史裹挟的一代,将所有希望寄托于自己的儿女,但儿女却将他乡当成故乡,同时时代也无时不刻影响着人的青春。

年轻人对于新生事物的追寻,蒙昧之后因“强奸罪”枪毙的惨淡收场,历史影响着一个普通家庭并最终造成了悲剧。

《我11》看做是《青红》的姊妹篇,同样是关于贵州与三线,影片的票房平平口碑也毁誉参半。

而王小帅“三线三部曲”的最后一部《闯入者》则是他的突破之作。《闯入者》的英文名叫Red Amnesia,红色健忘症。这样的命名,意义不言而喻,《闯入者》所讲述的故事关于历史,关于过往。

同时王小帅引入了悬疑片的类型元素,用一个游荡少年的行凶将一个家庭联系起来。控制欲极强的母亲,无法介入大儿子的小康之家,更无法理解二儿子的同性恋倾向。

奇怪的电话,入室抢劫事件,家人对其有臆想症的怀疑让她深陷在现实与记忆中。而少年的复仇最终导向了过去,关于文革时代对小人物的伤害。

影片所传达出的是每个人与历史的联系,一个民族的伤痛容易被轻易遗忘,但现实的每个事件都是从历史而来的,不解决历史的问题它就会变成一个幽灵,成为一个社会的梦魇。

故乡、青春、历史、现实,从个人情感出发进行社会观察,分析个人伤痛又重塑集体记忆。柏林电影节上的两座金熊是对这个创作者的最大表彰。而最新的《地久天长》可能是王小帅创作的一次总结。

四十年的跨度,从内陆到达沿海,红颜皓首,青丝染霜。

知青返乡、独生子女、下岗工人,一起起历史事件,串起了一个家庭的起起伏伏。

王小帅将自己新的创作命名为“家园三部曲”。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但也许王小帅的辉煌才刚刚到来。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