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俩都涉嫌刺杀金正男,为何如今一个获释一个可能面临死刑

资料图:2017年2月,金正男遇刺案发生后,越南女子段氏香和来自印尼的按摩店女工茜蒂·艾希亚在吉隆坡国际机场被马来西亚警方逮捕

文/曹然

因为一起至今依然扑朔迷离的机场袭击案,越南女子段氏香和来自印尼的按摩店女工茜蒂·艾希亚,一度共同登上全球媒体头条。但如今,两人的命运却似乎走向各异。

2019年3月14日,段氏香裹着红色头巾,一脸憔悴和疲惫,在女警搀扶下步入马来西亚雪兰莪州莎阿南高等法庭。检察官当庭宣布马来西亚总检察长的决定:驳回被告要求撤回控告的申请。段氏香努力克制情绪,但最终还是嚎啕大哭起来。

段氏香依然需要在雪兰莪的监狱里面临可能到来的死刑判决。但就在3天前,在没有给出明确理由的情况下,马来西亚检方突然撤回对茜蒂·艾希亚的指控

两年前,2017年2月13日,段氏香和茜蒂·艾希亚涉嫌在吉隆坡机场向一位过境旅客脸上涂抹了一种“黄色油性液体”。马来西亚警方后来证实,该液体是被列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VX神经毒剂。那位因沾染毒剂而身亡的旅客,则是现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哥哥金正男

段氏香和茜蒂·艾希亚随即被捕,但两人始终不承认自己的罪名。两年后,越来越多的细节浮出水面。金正男遇刺案演变为“罗生门”,多个截然不同的死亡“案件版本”分别得到不同的主权国家政府认可。

各执一词

在茜蒂被突然释放之前,她和段氏香几乎已经丧失了生存的希望。2018年8月17日,莎阿南高等法庭裁定两名被告表面罪名成立。马来西亚《刑事法典》规定,“表面罪名成立”意味着被告必须出庭自辩;若不能自证清白,她们将以法典第302条规定之谋杀罪获罪,而该罪目对应的刑罚只有一种:死刑

2018年10月到2019年2月,两名被告先后完成了自辩,但局势看起来并没有好转,段氏香的律师郑宝德不断向当地媒体表达无可奈何之情。

3月11日,生机突现。本案首席主控官、莫哈末依斯干达副检察司援引刑事程序法典第254(1)条文,申请撤销茜蒂的控状,茜蒂就此神秘获释。虽然这并不意味着她彻底脱罪,但检方主动撤诉后她已不再面临死刑的威胁。

迄今为止,检方并未公布任何撤销控诉的理由。段氏香及律师郑宝德更对此深感惊诧:检察官固然有权随时撤销指控,但本案上一次开庭还因茜蒂的辩护律师扰乱秩序而被迫休庭,迄今没有完成听讯。而突然地无明确理由释放一名面临死刑指控的被告,在马来西亚历史上也没有先例

答案很快由印尼外交部发言人揭晓。西蒂获释当天,印尼外交部召开记者会,宣称“茜蒂获释乃是印尼政府的努力成果”。令各方始料未及的是,马来西亚政府对此迅速回击。总理马哈蒂尔第二天在国会走廊向媒体表示“对此毫不知情”、“不知道印尼政府此前有任何游说撤控之举”。首相署部长刘伟强随即补充称,“政府没有干预总检察长所做的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在茜蒂获释后,越南媒体也报道了越南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范平明与马来西亚外长阿布杜拉通电话的消息。范平明在电话中称越方高层领导与民众高度关注此案,呼吁马来西亚释放段氏香。

当马哈蒂尔表态“不干预总检察长的决定”后,越南司法部部长黎成龙当天致函马来西亚总检察长汤姆斯,先对马来西亚释放茜蒂表示肯定,随即“请求汤姆斯在法律公平对待及符合越南和马来西亚战略合作关系,以及两国良好友谊的基础上,考量释放段氏香”。

但越南暂时没有迎来理想的结果。3月14日,郑宝德又在法庭外发出了愤怒的声明:“她(段氏香)表示自己是无辜的,她感到害怕。她的案件与茜蒂完全相同,两人的控状也完全一样。然而,为什么茜蒂已经获释,为何自己却没有!”

目前,段氏香的自辩听讯已全部结束。3月14日,在申请撤销指控被驳回后,段氏香再次黯然离开莎阿南高等法庭。离开前,她声泪俱下地向在场的媒体喊话,用越南语感恩父母“一直为我祈福”。在2000公里外的越南义兴县义平社稻田旁的一栋小房子里,段氏香那位参加过越战的父亲还在等待女儿归来。

不过,这位曾经的越南网红少女随时可能在越南政府的外交斡旋下获释,也随时可能收到死刑判决。

一场“恶作剧”?

马来西亚、印尼、越南三国政府间的博弈,源于对金正男遇刺案作出的不同结论。金正男死亡后,根据监控录像和尸检结果,马来西亚警方很快确认了案件性质和作案过程,这些结论也得到了韩国国家情报院的支持。

根据马方和韩方的叙述,刺杀金正男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行动。段氏香和茜蒂分别是两个互不隶属的刺杀小组的成员,以确保行刺万无一失。行动开始前两个月,两个小组在东南亚其他国家秘密进行训练,还曾以对一位越南外交官“恶作剧”的方式排演了一遍过程。

职业为越南当地导游地陪的段氏香则辩护称,她为招揽游客学习了韩语,被人以拍摄“恶作剧”短片的名义诱骗“作案”。辩护律师郑宝德在马来西亚法庭上当场播放了段氏香曾经参与录制的恶搞视频作为证据。

茜蒂的母亲也对媒体表示,女儿曾经跟她讲接到了在马来西亚的模特工作:“她说想要去马来西亚拍个节目,是要给谁喷香水来吓呆他们的。”

郑宝德同时指出,如果段氏香和茜蒂知晓内情,就不会直接用手涂抹VX神经毒剂,也不会在完成任务后仅在机场厕所洗手一分钟,更不会连案发时的衣服也不换下处理,继续在吉隆坡逗留。

两嫌犯的说法也得到各自国家政府和社会的支持。有印尼移民团体负责人对英国广播公司(BBC)指出:茜蒂的故事“跟许多移民身上所发生的事很相似,这些人被贩毒团伙欺骗,他们被抓,被视为犯罪分子……如今在马来西亚面临死刑处决的印尼移民当中,一半人就是这样的受害者。他们在机场被贩毒团伙利用来带货。”

3月12日致电马来西亚总检察长时,越南司法部部长黎成龙也强调:“段氏香与茜蒂都因被利用而涉及此案,她们不知道自己行为可能导致致命的后果。”

然而,马来西亚法官在经过十个月庭审后,并没有采信越南、印尼方面的说法。主审法官阿兹米指出,如果段氏香和茜蒂只是参与恶作剧,其最终效果应该是“让所有人都笑着收场”,这一般包括在恶作剧开始前在视频中作自我介绍、藏好摄像头,在恶作剧结束后告知对方实情,让被恶搞者也对着镜头欢笑。但在本案中,两名被告唯一的行为就是冲上去涂抹金正男的脸,并“选择将毒剂集中在受害人的眼部”——VX神经毒剂在这里作用最快,受害者将在一小时内身亡。

“我已针对双方引用的证据做了最大程度的评估。”阿兹米法官表示,越南和印尼的说辞无法改变段氏香和茜蒂深度参与刺杀的事实。

有一项说辞似乎不曾被法庭考量:2017年3月2日飞赴吉隆坡为金正男“收尸”的朝鲜前驻联合国副代表李东日在马来西亚召开了一场记者会。他当时公开宣称,“死者在世时患有心脏病,曾接受相关治疗,并无遭暗杀的痕迹”。

李东日说,死者遗物中有糖尿病、心脏疾病及高血压相关药品,这表明死者死于心脏疾病。他还表示,段氏香和茜蒂在人潮拥挤的机场下手“几乎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