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奇诗“一七令”:天下只应我爱,世间惟有君知

  摄影:青莲读书会 菜菜

  ⊙ 来自 遇见诗词 湘韵微刊 山西省青年联合会

  唐白居易分司东都时,群贤会兴化亭送别。酒酣,各赋诗,自一字至七字为句,除第一句外,各二句,共五十五字。后谱为词,即以《一七令》为 词牌名。

  《一七令·赋诗》

  【唐】白居易

  诗

  绮美,瓖奇

  明月夜,落花时

  能助欢笑,亦伤别离

  调清金石怨,吟苦鬼神悲

  天下只应我爱,世间惟有君知

  自从都尉别苏句,便到司空送白辞

  ( 瓖亦作瑰)

  《一七令·赋竹》

  【唐】韦式

  竹

  临池,似玉

  裛露静,和烟绿

  抱节宁改,贞心自束

  渭曲种偏多,王家看不足

  仙仗正惊龙化,美实当从凤熟

  唯愁吹作别离声,回首驾骖舞阵速

  《一七令·赋花》

  【唐】张南史

  花

  深浅,芬葩

  凝为雪,错为霞

  莺和蝶到,苑占宫遮

  已迷金谷路,频驻玉人车

  芳草欲陵芳树,东家半落西家

  愿得春风相伴去,一攀一折向天涯

  这世间,有无将梅花爱至极致的人呢?

  他以鹤为子,以梅为妻,以鹿为家人,一个人隐居孤山,终生不仕。他,就是林和靖。

  屋前屋后种梅数百,等到花开的时节,漫山的香气袭人而来,整座孤山岛笼罩在一片香雪海中,此时,诗人灵感忽至,写下千古不朽的咏梅诗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因着这两句,诗人王淇有诗云:“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只因误读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

  林和靖养鹤种梅,终生未娶。或许,他的一生都在期等,期等有一位梅一般品格的女子,与他偕老白头,厮守一生吧!

  韶光倾覆间,蓦地,冬就深了……

  窗外的悬铃木褪尽了叶子,唯余一串串小小的铃铛,在瑟瑟寒风里招摇着,似在诉说着什么。

  季节是素淡的,人心也是素淡的,若箱底搁置的一段陈年花布,那份鲜丽还在,柔暖还在,但毕竟是光阴荏苒,情怀不同了。

  一年年,林花谢尽,匆匆春红;一日日,韶华暗改,镜里朱颜。不由轻叹,这季节,这人生,当真到了朱颜辞镜花辞树的时节吗?

  其;人若不恋,奈你何伤。痛苦缘于比较,烦恼缘于心。 淡定,故不伤;淡然,故不恼。欲望是壶里沸腾的水,人心是杯子里的茶,水因为火的热量而沸腾,心因为杯体的清凉而不惊。当欲望遇凉,沉淀于心,便不烦,不恼。 不要嘲笑他人的努力,不要轻视他人的成绩。每个人的价值不同,无需对任何人不屑。在你眼中的无用价值,未必真的无用。不轻一人,不废一物。活不是战场,无需一较高下。人与人之间,多一份理解就会少一些误会;心与心之间,多一份包容,就会少一些纷争。 不要以自己的眼光和认知去评论一个人,判断一件事的对错。不要苛求别人的观点与你相同,不要期望别人能完全理解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观点。 人往往把自己看得过重才会患得患失,觉得别人必须理解自己。其实,人要看轻自己,少一些自我,多一些换位,才能心生快乐。所谓心有多大,快乐就有多少;包容越多,得到越多。 而光脑,则是梅克斯博士在研究矩阵模拟系统程序的时候,意外发现灵能晶石的特异之处,不同于光电等任何物质和能量,灵能晶石蕴含的能源本质类似于精神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

  命一场, 或喜或悲,都是一次洗礼,一次岁月的历练;或浓或淡,都是一抹绽放,一抹美丽的风景。春风得意时,不必张扬骄傲, 淡定从容一些,没有人能永远一帆风顺。一切得与失、隐与显,无非风景与风情。淡看世事,静对春花秋月,即使遭受别人的不看好和挤兑,不必辩解讨好,云淡风轻一笑,用时间来证明自己。 何必追慕名车香宴,我只需清茶淡饭,爱相随,情也真。该来的自然来,会走的留不住。不违心,不刻意,不必太在乎,放开执念,随缘是最好的生活。 不管这世上会有多少寒凉,依旧会有不一样的烟火。遇山过山,遇雨撑伞,有桥桥渡,无桥自渡,淡若清风,含笑走过。人世喧嚣,名利来往,放下浮躁,心静自安。淡淡的岁月,淡淡的心。人生的味道,淡久生香,安之若素,人淡如菊。 淡淡地做人,淡淡地生活,淡淡的日子,每天都散发着淡淡的芳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机甲就是驾驶者,驾驶者就是机甲。而光脑的运算能力,也足够负担机甲运行时所需要的全部运算。

  但由于灵能的特质,导致机甲对驾驶者的精神强度要求较高。同时也出现了驾驶机甲的精神强度和精神契合度的问题。精神契合度是天生的,也是几乎恒定的,契合度越高,那么驾驶者与机甲的协调度也就越高。机甲的动作也更快更精准,更接近驾驶者使用自己肉.体的层次。世上最酸的感觉不是吃醋,而是无权吃醋。吃醋也要讲名份,和他相爱的是另一个人,他的醋也就轮不到你吃,自有另一个人光明正大地吃醋。原来,吃不到的醋才是最酸的。 最难过的,莫过于当你遇上一个特别的人,却明白永远不可能在一起,或迟或早,你不得不放弃。 曾经以为,伤心是会流很多眼泪的,原来,真正的伤心,是流不出一滴眼泪。什么事情都会过去,我们是这样活过来的。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悄悄的,草软绵绵的。 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儿;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 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 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与轻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 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儿却绿得发亮,小草儿也青得逼你的眼。 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披着蓑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天上风筝渐渐多了,地上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 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上前去。 精神强度到达一定程度后可以提高驾驶者与机甲的契合度1%—5%,但也仅止于此。              往日时光,有那么一种情结,经年难解,有那么一件事,想做却没有勇气做,有那么一个人,自己没有笃定的意念追随。历历种种,都成为今天时而感叹的源由。然而,当机会摆在面前,依然会顾虑重重。当那个深恋过的人再次遇见,却一样没有勇气做什么!沧海桑田的变幻,并不是一句:物是人非,可以解释的了的!时过境迁的无奈,也不是一句:此情可待成追忆,能够诠释的心境!或许,留在光阴深处的,总是最珍贵,念念不忘的,总是最美好吧! 我们时常在别人的故事里,一遍遍温习着自己曾经的心境,而所有有关年轻的记忆,都带着迷人的醉意。 茫茫大地的影子,似流光拉长的叹息,路旁夭折的情意,洒泪,为祭。太多想做的事、想见的人,没有固执到底,都丢在了旧年的风里;记下那人最初的样子,坚持着最真的自己。不言不语,将一扇往事的门,轻轻关上。 人生中经过的每个人,或温暖,或凉薄,都感恩于一场交集的缘分。留一抹绿意在心底,回眸,一个纯粹的微笑,便是一朵盛大的春天。做个不算糊涂的人,明了一些善意的委婉,也会发现流动风景的美丽。时间是一切生命哲学的定理,羁绊与遗憾都将散落尘埃。从未预约的前程,永恒着心上的希望与光明。 有生之年,不贪求事事皆如人意,不奢念所有想要的都得以圆满,只希望,生命中的每分每秒,都不曾浪费便好。每一天醒来,做着自己该做且喜欢做的事,每一段空闲,陪着自己该陪且珍爱的人;拈花惹草的心情,侍奉一些爱好情趣,品茶捧书的雅致,供养心灵与思想,如此,便不辜负命运优渥相待的静好时

  入冬后,心,一直是蛰伏的,像一只雪洞里慵懒的棕熊 ,少有文字见诸笔端了。帘外落着细碎的雪,不时,有清冷的风穿窗而过。

  安静的屋子,安静的人,凝神,提笔,落墨,写一首有关梅花的小诗——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梅,始终是安静的,不喧哗,不争吵,静静的绽放在角落里。她是隔世离空的女子,将最美的花期安排在百花谢迹时,独自凌着霜雪,绣口吐尽缕缕淡香。只这一点,梅,便有了不俗的韵致,不与群芳同。

  你看那一簇小小的梅心,纤柔娇弱,却隐隐含着铮铮气节,有谁知,这一朵凌霜的绽放,尚需多少炽热的情怀;这一蕊凝香的绽放,尚有怎样倔强的性情啊!她,背弃了大自然万物向荣的法则,独恋着,这清寞寒冷的冬,不表白,不诉说,将那份孤傲清绝一爱到底。

  在驿路,在断桥,在江畔,就这样悄然的开了,无需取悦谁,无需讨好谁,这一剪卧雪寒香,只待懂她的人来赏。

  水畔冰封处,蓦然里,斜逸出清灵灵的一枝,不招摇,不惹眼,小小朱蕊结在干瘦的老枝上,无叶托衬,却是出格的清奇。雪凝了,尚未绽开的梅苞与冰晶裹缠一起,生命就此终结了吗?梅心蕴暖,细看那沉睡在冰霜下静待雪融的精灵吧!

  寒梅著花未?感性之人,怎就忽的念起雪中寒梅了?

  或许这世间素心的女子,大抵都有一颗细腻柔软的惜花之心,在荷尽菊残时,守一窗素白的光阴,把那唯一的期许托寄给了梅。

  光。 光阴旧,覆水难收,再回首,敬往事一杯酒,说好,永不回头。向前走,穿过一段岁月的风烟迷雾,走到山清水秀……

  《一七令·赋茶》

  【唐】元稹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命亦作独)

  《一七令·赋水》

  【唐】刘禹锡

  水

  至清,尽美

  从一勺,至千里

  利人利物,时行时止

  道性净皆然,交情淡如此

  君游金谷堤上,我在石渠署里

  两心相忆似流波,潺湲日夜无穷已

  《一七令·赋月》

  【唐】李绅

  月

  光辉,皎洁

  耀乾坤,静空阔

  圆满中秋,玩争诗哲

  玉兔镝难穿,桂枝人共折

  万象照乃无私,琼台岂遮君谒

  抱琴对弹别鹤声,不得知音声不切

  《一七令·赋阁》

  【宋】钱惟治

  阁

  雕镂,彩错

  簇明霞,攒丽萼

  玉女窥牖,飞仙捧铎

  沉烟燠宝香,媚水涵珠箔

  千山蓊郁晴霁,万井喧填晓郭

  登临徙倚傍琼栏,满目春光煦寥廓

  《一七令·赋风》

  【明】杨慎

  风

  偃草,飘蓬

  过竹院,拂兰丛

  柳提摇绿,花径飞红

  青缸残燄灭,碧幌嫩凉通

  漆园篇中竽籁,兰台赋里雌雄

  无影迥随仙客御,有情还与故人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