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枪击案犯打“白人至上”手势,该赖特朗普?

3月15日新西兰清真寺特大枪击案似乎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各种关于移民、极右翼的言论纷至沓来,其中最让人胆战心惊的,则是白人至上主义的卷土重来。

法庭上的白人主义手势

新西兰枪击案主要嫌犯、写下74页宣言“痛陈”自己对“伊斯兰入侵者”憎恶的澳大利亚人布伦顿·塔兰特,在16日首次出庭接受审判时,不仅对现场媒体微笑,还打出了一个“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手势。

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甚至充满善意的“OK”手势在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圈子里有着特殊的意义:“白人力量”(即White Power,其缩写WP正好与该手势相吻合),最早肇始于美国著名的极右翼论坛“4chan”——这个论坛也极善于恶搞和制造各种互联网次文化。

起初,4chan是带着恶搞的性质戏称这个手势为“对自由派的挑衅”——因为使用OK手势的人太多了,不能对所有人都一概而论指责他们是极右翼分子。后来,白人至上主义者、新纳粹分子和三K党人们对这个符号的依赖性愈加严重,“OK”逐渐成为这些人内部寻找同类和招募新人的暗号。

而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登台以后,更是有大量的极右翼支持者开始标志性地使用这一手势,其中就有美国的两大极右翼街头抗议组织Proud Boys和Patriot Prayer的成员们。

美国白人种族主义组织Proud Boys在合影中摆出OK(WP)手势。

Proud Boys和Patriot Prayers两方成员在波特兰的一场聚会中再次比出该手势。

事实上,就在布伦顿·塔兰特的冗长宣言里,他也指名道姓地提到了特朗普,将其视为重塑白人身份的象征。那么,特朗普是否该为新西兰的黑暗一日、为白人至上主义的卷土重来负责?

特朗普的“白人双标”

毋庸置疑,特朗普的各种大张旗鼓的反移民政策和种族歧视言论,自其上台之处就屡屡指向了他与白人组织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在这一次的新西兰枪击案发生后,特朗普的表态也再次被自由派媒体们盯上了。

不论是在推特上还是通过白宫办公室的声明,特朗普都旗帜鲜明地表达了他对这场“屠杀”行为的谴责,不过,除此以外,他却丝毫没有向美国的穆斯林群体表示任何同情和支持。“这些神圣的朝拜之地变成了罪恶杀戮之地,我们都看到发生了什么,这太可怕、太可怕了”,特朗普言尽于此。

当他被问及是否看到全世界范围内白人至上主义运动正处于令人担忧的上升势头,特朗普表示没有看出来,转而将其归罪于一小部分“有非常非常严重问题”的人。

相比之下,其他世界各国领导人的态度要强硬得多。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说,“点燃、煽动仇恨与恐惧的邪恶意识形态”在这个社会永远没有立足之地;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谴责其是一场“暴力、极端主义和极右翼的恐怖袭击”;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则表示该案嫌犯有着“极端主义的世界观,不仅在新西兰无立足之地,也在全世界范围内没有立足之地”。

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候选人、民主党前副总统拜登更是在推特上发帖称,“无论是匹兹堡的反犹主义、夏洛茨维尔的种族主义,或者是今天克赖斯特彻奇的仇外心理、伊斯兰恐惧症,暴力仇恨正在大踏步向我们走来,当清真寺变成杀人现场,我们不能再坐视不管了。”

和以上几位的表态相比,特朗普似乎显得过于温和了。CNN指出,特朗普在白人至上主义问题上的模棱两可正反映出了他明显的双标,因为他在处理其他屠杀事件时总能轻而易举地为其找到信仰动机。

例如2018年10月28日,匹兹堡一犹太教堂枪击案后,特朗普发表讲话指责其为一场“反犹主义”的袭击。不过,这番言论却也引发巨大争议,一些声音认为正是特朗普的煽动性修辞导致了仇恨犯罪的上涨。

更早之前的2017年5月,28名埃及基督徒遭遇自杀式袭击而不幸罹难,特朗普在当时也厉声指责其为“针对基督徒的惨无人道的屠杀”,并放狠话要求“对基督徒的杀戮必须终止”。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