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偷子26年:“假儿子”被培养上大学 “真儿子”酗酒辍学

2018年1月的一天,一通陌生的来电,打破了朱晓娟一家平静的生活。对方称找到了她26年前被保姆偷走的儿子,然而朱晓娟当年已经找回了一个“儿子”。顷刻之间,亲子变养子,朱晓娟震惊又矛盾。

视频/和陌生人说话

编辑/庞宇佳

出品/腾讯新闻

视频 | “保姆偷子案”被拐男孩已成年:别人过了我的人生

2018年2月6日,时隔26年,这对母子终于再次相见。第一次见到朱晓娟,刘金心就感觉特别亲切。“我跟她有说不完的话,比如我跟她聊几个小时,可是跟我养母,几年都没有那么多话,感觉特别亲,真的特别亲。那段时间基本上每天,不管是坐地铁也好,在路上走着也好,基本上都是形影不离的。”

“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弟说了一句话,养母永远大于生母,对,我记得。我就觉得中间还是有隔阂的,毕竟二十多年没见了,我突然过来,人家会不会觉得,你来是干嘛的。”刘金心说,“我就觉得,好像我来重庆这边,就是来要债的,而不是来认亲的,觉得特别不舒服,特别难受。”

这不禁让大家想要弄清楚,这些年刘金心经历了怎样的生活,变得这样敏感多思。

事情的开头要回溯到28年前。重庆姑娘朱晓娟是一名护士,丈夫在军队任职,两人都是大学毕业。1991年,朱晓娟顺利产下了一名男婴。“生下来身体很好,七斤六两,很大一个个子,而且白胖白胖的,五官也长得漂亮。”朱晓娟回忆道。

孩子是家中独子,从小备受宠爱。朱晓娟夫妇尽其所能,将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孩子。家里的长辈对他也是十分疼爱,孩子周岁过生日时,姥姥拿出一些硬币、文具、吃食等各种小玩意儿放在床上,让孩子抓周。看到孩子抓了杆笔在手里,姥姥高兴地说:“这个娃儿,今后长大了可能爱学习。”

为了更好地照顾儿子,朱晓娟夫妇决定请一个保姆。在劳务市场,朱晓娟的丈夫遇到了何小平。何小平先问了孩子的年龄,听说是一岁多的孩子,何小平说愿意。朱晓娟的丈夫查看了何小平的身份证后,将她带回了家。

谁也没有想到,身份证照片上的人其实并不是何小平。何小平出示的身份证是手写的,上面的照片不仅模糊,而且头部有一截都是黑的。住址一栏写的是四川忠县,这张身份证原本属于一个叫罗宣菊的女孩。朱晓娟的丈夫当时并未在意,只觉得年龄差不多对的上就没问题了。

七天后,正在上班的朱晓娟,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说小孩好像不在了。朱晓娟到家一看,她脑子一下就蒙了——保姆所有的东西都不在了。鞋架上,朱晓娟的皮鞋不见了,只留下一双保姆的布鞋。

“当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到码头、车站,都去找。”朱晓娟回忆起过去,还是忍不住流下泪来。根据保姆身份证上的信息,朱晓娟夫妇立即前往“罗宣菊”的老家寻找。罗宣菊的父亲介绍,女儿早被人贩子卖到山东去了。朱晓娟夫妇又往山东去找,好容易找到了那户人家。

找到时,罗宣菊被捆在猪圈里不让出门,朱晓娟和丈夫强制把罗宣菊带了出来。“当时娃儿的爸爸也看到罗宣菊,马上都失望了。他说糟了,他说那个女娃儿,不是我们家里边的保姆。”原来罗宣菊的身份证,早就被人骗丢了。

何小平消失得无影无踪,朱晓娟夫妻俩继续寻找自己的儿子,苦寻三年依然无果。1995年,朱晓娟再次怀孕,生下了小儿子。然而,丢失的孩子就像一根刺,扎在朱晓娟夫妇的心上,他们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找回大儿子。

直到1995年,有消息说在河南找到了样貌相似的男孩儿。“第一次看到,我觉得不像。”朱晓娟说,“娃的爹认为有点像,可我感觉娃的整个形状,和小时候有差异。后来我们就决定做个血型鉴定,查了小孩的血型和我的血型是一模一样的。我有点拿不定主意了,干脆做了亲子鉴定。”

鉴定结果预计在十天后出,可到了日子,朱晓娟却没接到任何通知。她赶紧联系了相关的负责人员,“他说有可能还要重新做一遍。我们就问为什么呀?说是最后一天,晚上停电,所以结果没出来。”于是,朱晓娟夫妇只得又等了十几天。

亲子鉴定结果显示,这个孩子百分之百就是朱晓娟夫妇的儿子。

听到这个消息时,朱晓娟一家高兴极了,“真的是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找回的“儿子”在朱晓娟一家人的 悉心照料下,健康成长。

而他们不知道,亲生儿子刘金心,正在数百里之外的南充农村长大。由于何小平不停外出打工,年幼的刘金心还被四处寄养。

刘金心的童年一直生活在对养父的恐惧中,漂泊不定的生活让他从来没有享受过家的温暖。2008年,朱晓娟与丈夫离婚,为了两个儿子,她没有再婚,全身心投入到孩子的教育之中。她的两个儿子都顺利从大学毕业,而刘金心15岁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外出打工。

两个家庭原本可能再无交集,却不想刘金心与女朋友的分手,让事情发生了转机。

分手对刘金心的打击很大,他开始酗酒,还不时产生幻听和幻觉。何小平见管不住儿子了,这才决定告诉刘金心真相,让他回家乡去找亲生父母。

2018年1月,刘金心的“养母”何小平,突然找到寻亲公益组织,媒体和警方,供述了自己当年偷走雇主孩子的经过,并希望找到孩子的父母。

虽然心情复杂,但朱晓娟和刘金心还是决定见面。

现在母子俩出门,刘金心会主动挽着妈妈朱晓娟。一家人一起逛街时,要是看着弟弟和表妹搂着母亲,刘金心坦言自己还会有一点吃醋的感觉,“这种感觉特别奇怪,两个小孩子,有点争宠的那种。”

谈及朱晓娟的养子,刘金心似乎能够体会对方的心情。“他跟我的感受,应该差不多的。一直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亲生父亲,突然间一下又转变了。”然而刘金心并不想与这位“兄弟”见面,相见意味着比较,不论是学历还是过往的生活,都令刘金心感到有些自卑。“虽然说他是之前那个我,但是他比我幸运。”

2018年的春节,朱晓娟没有让养子回家,她不知道两个“儿子”会如何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她一直不敢跟小儿子讲这件事情,但其实儿子早已知晓。两个亲密的家人,互相都知道了这个秘密,但也都没有说出口。

在和亲生母亲几次短暂相聚后,刘金心又回到南充。而对于“养母”兼罪犯何小平,他更是心情复杂。刘金心怨恨何小平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但也感念她对自己的养育之情,刘金心不愿自己活在恨意里,那对旁人和自己都是一种伤害。

刘金心见到亲生母亲朱晓娟时,做了一个出人意外的决定,他要求朱晓娟签一份“免责书”,不然的话,拒绝和朱晓娟相认。虽然从小到大,刘金心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但是他希望自己能保护养母何小平。面对何小平犯罪事实,刘金心也不知如何面对。

“太复杂了。有时候,不太愿意去说,说着说着,脑子里面那种东西又会过一遍,特别难受,真的。”

何小平因涉嫌拐卖儿童罪,目前已被南充警方监视居住。然而她当时一个恶意的念头和举动,却让朱晓娟一家所有人的命运悄然错位,所有人都被这一动震出了原本的轨道。“命运真的跟我们这一辈子,开了大玩笑。”朱晓娟感叹道。

小时候我们常听大人说“不听话就把你送走”,刘金心是被“抱”来的,后来长大了,也真的因为“不听话”被送回了亲生母亲那里。

如果你是刘金心,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反转人生?

(《中国人的一天 》第3373期 微信搜索公众号“中国人的一天”或“chinaoneday”,说出你的故事;同时,我们也将继续带你看更多不同中国人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