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结局强行和解,但传统“家和”早已不适用

转折仓促的结尾不合理,也不公平

在《都挺好》大结局中,患阿兹海默症的苏大强不再蛮横无理,反成了一个生怕麻烦子女的人。他不希望明玉告知大哥、二哥自己的病情,让明玉帮自己请护工,甚至说“实在不行就用铁链子把我拴屋里”。

在最后一场戏中,明玉找到走失的苏大强,发现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却紧紧攥着一本书。明玉想抢过来看,却不小心撕毁,只见父亲懊恼又愤恨地跺脚、忙着把书拼好,嘴里念叨着:这是给明玉买的,30块钱呢,她妈又不给钱,同学也不给她看,我不好容易攒够了钱就是为了给她买书呢。

于是以明玉在家庭中备受冷漠而展开的《都挺好》,最后还是用迟到的亲情缝合了矛盾:爸妈不是不爱你,爸爸偷偷攒钱给你买书,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是记得你,而妈妈也曾经在二哥欺负你的时候鸣不平呢。

所以一切都可以放下了。明玉不再恨,甘心辞职陪伴父亲,也终于有了一顿被尊重的团圆饭。

这样的安排让很多在前两集中还愤慨于“为什么苏明成和苏大强这么容易就洗白了”的观众得到了释怀,毕竟太煽情了,面对一个什么都不记得却仍然记得你的父亲,还有什么不能原谅的吗?

但这样的转折并不符合逻辑。

虽然在之前的闪回镜头里,也有苏大强想给年幼的明玉夹鸡腿却不敢的情节,或许可以证明他确实爱她,只是窝囊。但明玉离家后,苏大强本有很多机会弥补,哪怕只是口头支持,却少有。毕竟按照常理来讲,一个因窝囊而不敢当面表达父爱的人,若藏有巨大的愧疚,一定会想法设法偷偷弥补(按照结尾来看他的愧疚并不小)。

当然最能反驳结尾逻辑的情节,还是明玉被明成打伤时苏大强丝毫不关心的态度。他没主动问一句明玉的伤势,只是被胁迫着才勉强去探望,但见到了也只是埋怨着为什么不和解,比起女儿的委屈,他更在乎自己的房子。

妻子去世后的苏大强是一个唯利益驱动的人,所有行动都围绕自身欲望。可以说他是在释放自己被长期压抑的本能,但在这个本能里,没有夹杂丝毫的爱,甚至没有共情能力。所以结尾时的爱意塑造得莫名其妙,且不负责任。

照剧情来看,苏家父母不是不爱明玉,只是藏起来了。但明玉却要为因根本没感受到的爱选择原谅、陪伴,同时将几十年来不断背负的恨一笔勾销。她的性格明明是在恨中养成的,她的人际关系也一定会本能地以家庭为模板展开,并曾为此屡屡受挫,只不过剧中没有重点呈现。所以结尾处的转折不仅不合理,也对明玉不公平。

况且爱自然是要以对方的需要为目的,如果说苏家父母真的爱明玉,不可能让明玉感受不到。这样的爱不过是弥补自我罢了。

这样看来,《都挺好》有过度贩卖情绪的嫌疑。它用前面的30多集堆积家庭矛盾,展示父亲和儿子身上极端的恶,然后在最后10多集中迅速让明成和苏大强失去生活能力,并借此重审自我、建立新的关系。

从极端的恶,再到逆境后的悔恨、爱意,观众被苏家人兜得团团转,先尽情释放了愤怒,再因不忍心苛责而原谅、同情、为他们掉尽眼泪,最终看着一家人的团圆而发出感叹,“都挺好啊”。堪称完美。

当然不少观众并不买账。

新型家庭关系中,传统“家和”是理想概念

在剧情前段,观众之所以称赞,正在于该剧较为真实地刻画了一个典型强势母、无能父家庭。家庭中关系破裂,不断作恶的父亲、儿子和备受冷落的女儿矛盾频发,并没有指向和解。

这也让明玉的态度更有指导意义。

观众欣赏她,不同于被亲情捆住手脚而惨上加惨的樊胜美们,明玉足够心狠手辣,尽管还是反复帮忙,但在情感态度上更独立、冷漠,能撇清关系就迅速撇清,常把“苏家的事儿不想掺和”挂在嘴边,解决问题也立竿见影,没什么情感犹豫。

| 来源于博主@马里奥小黄

尤其赞赏她在18岁后直接断绝关系的行为,这让被原生家庭拖住的人看到希望:我可以不和解、姿态决绝、直接为自己而活,这也不是不孝,是我应该做的。

而明玉姿态决绝的后果也相对写实,更符合现代家庭关系。尽管她曾经不受尊重,但当拥有了财富、地位,且可以通过它们轻松摆平家庭问题后,她才成了实际的主导者,成了嫂子们最赞赏的成员,成了哥哥们开始不愿承认也渐渐尊敬的对象。她是用自己的能力赢回了失去的东西,而不是靠情感。

《都挺好》其实展现了家庭模式的转变。在过去服从伦理结构、长幼尊卑的家庭中,父亲是一家之主,而在苏家中,由于父亲无能,母亲自然成了主导者。母亲作为权力中心,可以控制苏家的财富分配、亲疏关系,母亲最宠爱的也分享了权力,成了最跋扈、最能欺负弱者的一个。

而在苏母去世后,按照伦理,父亲、大哥会自然承担家长权力,但两个人都无能。所以矛盾频发后,能够轻松摆平一切的明玉成了实际的权力中心。

汉娜·阿伦特将这样的现代社会的家庭关系描述为“家庭原子化”。在钱权主导、人员流动的现代社会,传统亲情家庭被打破,替之以利益为核心的抱团重组:权力核心不再是大家长,而是家族中富裕或掌握社会公共权力的人,其他成员的工作、生活都围绕这位核心成员展开。

当然电视剧还是较为理想化。真实情况正如你我都可以看到的,在原子化家庭中,情感关系一定是淡漠、交流较少的,成员间充满比较、算计,不会不计一切地帮忙,要先考虑对方有没有帮过自己、会不会回报,并因此经常闹得一地鸡毛。当然,亲情维系还在,只是淡淡的。

而事实上这也是当下年轻人更期待的家庭关系模式:不需要服从长幼尊卑,人与人相对独立,有需要了就帮忙,过度索取可以拒绝。爱当然还在,但不是以爱之名的控制。

在这层铺垫下,结尾的大和解仿佛前功尽弃。年轻人好不容易找到方向,又要被压在传统伦理的帽子下。这当然不意味着和解走向完全不合理,只是太过仓促的转折让人物失去了成长空间。

而更令人感到不满的是结尾的和解仍然带有对子女的批评、教育倾向。

比如苏大强自杀那一段。为了保姆甘愿被骗、甚至卖掉房子、对子女恶语相加,此时,苏大强的恶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

但警察和聂叔却反复劝导子女:老人需要的是情感交流,不是钱。

可苏大强要的不就是钱和权力吗?子女已经围着他团团转,却只能接受指责,并最终在剧情安排下因老人患病而清算所有的恨。

所有明明是以批判传统伦理为主题的《都挺好》最终还是回归了传统伦理,甚至是更进一步的妥协:就算我走出去、独立了,也还是要被迫和解、回归并付出一切,钱不能作为解决方式,要亲自陪伴,谁让我是子女呢。

谁让家和万事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