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碳排放量创历史新高,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增长2.5%

据《洛杉矶时报》3月25日报道,根据国际能源署报告,2018年全球碳排放量创下历史新高,这给地球带来了很重的负担。

在这份3月25日公布的调查结果中,国际能源署表示,不仅导致全球变暖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仍在增加,而且世界对能源的日益渴望导致燃煤发电厂的排放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报告,今年世界各地的能源需求比去年增长了2.3%,这是十年来增长最快的一次。在蓬勃发展的经济推动下,为了适应需求的变化,各国开始转向了另一系列资源,包括可再生能源。但是,该机构代表包括美国在内的30个成员国分析能源趋势,认为没有什么能像化石燃料那样好用,化石燃料几乎占了飞速增长的电力需求的70%。

该机构表示,亚洲引领着燃煤发电厂排放量创纪录的发展,二氧化碳排放量“首次”超过100亿吨。该机构发现,在亚洲,“普通植物平均只有12年的寿命,比它们40年左右的平均经济寿命要短几十年。”

因此,能源使用所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018年激增,达到了331亿吨的历史新高。温室气体排放量增长了1.7%,远高于2010年以来的平均水平。该机构发现,仅2018年全球排放量的增长就“相当于国际航空业的总排放量”。

其中,2018年,美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增长了3.1%,对比一年前的下降趋势呈明显反弹,而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增长了2.5%,印度增长了4.5%。欧洲的排放量下降了1.3%,日本连续第五年下降。

周一的报告强调了一个事实,即世界各国共同努力阻止气候变化:尽管不断在使用可再生能源,但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仍然在转向化石燃料以满足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按国家来计算,中国、美国和印度的能源需求增长近70%。

麻省理工学院能源与环境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迈克尔·梅林对周一的报告结果感到很担心。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对我来说,所有这些都反映了一个事实,即全球气候政策尽管取得了一些有限的进展,但仍然远远不够。它们甚至不够强大,无法抵消经济扩张带来的排放增加,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更不用说刺激脱碳达到我们在《巴黎协定》下承诺的温度稳定目标。”

梅林质疑《巴黎气候协议》(2015年全球协议,各国承诺削减碳排放量)是否有能力迫使各国履行承诺,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加快气候行动。梅林说:“这需要克服过去的阻碍去取得更大的进展。”

正如该机构的报告所表明的那样,克服这些障碍是复杂的。例如,中国去年通过可再生能源新一代满足了对更多能源的需求。但它更依赖天然气、煤炭和石油。在印度,大约一半的新需求是由燃煤发电厂满足的。

相比之下,在美国,煤炭的需求量正在下降,但该国能源需求的增长大部分是由天然气而非可再生能源的燃烧推动的。天然气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煤燃烧时要少,但它仍然是一种化石燃料,仍然会导致大量的排放。

但是,新报告也带来了一些好消息:随着可再生能源和天然气的增长,煤炭在能源使用中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小。然而,它仍在增长这一事实与科学家所说的抑制全球变暖的必要性相矛盾。在去年的一份主要报告中,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发现,为了将地球变暖控制在1.5摄氏度,到2030年,全球排放量将不得不减少近一半。这将需要极快的年减排量,但情况恰恰与此相反。

当谈到煤炭的使用时,同一份报告发现,要将温度升幅限制在1.5摄氏度,就必须在10年内将煤炭使用量下降78%。斯坦福大学地球系统科学教授杰克逊表示,周一报告中详述的风能和太阳能的大幅增长被世界对化石燃料的持续依赖所掩盖。

“化石的增长仍然高于可再生能源的所有增长,”杰克逊说,“很少有国家能履行他们作为巴黎气候协议一部分所作的承诺。令人沮丧的是,美国和欧洲的排放量也在上升。为了实现巴黎的承诺,必须有人大幅减少排放量。新的结果早先破灭了,人们希望全球排放量可能会趋于平缓并开始下降。从2014年到2016年,煤炭排放量有所下降。但是,随着2017年经济增长的恢复和2018年创纪录的新高,碳排放的拐点仍然遥遥无期。因此,本世纪初的乐观情绪基本上已经消退。对抗气候变化的国际努力一直难以保持势头,美国政府也经历了优先权的逆转。我们深陷困境。气候后果是灾难性的。我很少用这样的词。但我们正走向灾难,目前看来,似乎没有人能够减缓事态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