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从《饮食男女》到《都挺好》,一脉相承的还是团圆

随着腾讯热播剧《都挺好》的完美收官,中国式家庭伦理题材终于迎来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蜕变。

从90年代《饮食男女》中的一饮一啄一思欲,到千禧年前后《家有九凤》中的一炕一榻一楼门,再到《都挺好》离开转身终回归,创作内容上的差异本质上是反映了中国社会在这二十年的发展历程。

而《都挺好》里为观众呈现的关于赡养老人、亲子关系、女性崛起等内容,都是中国家庭伦理题材最关注的话题,也是其中最值得思考的部分。

二十年,国产家庭伦理经历过怎样的变迁?

国内家庭伦理题材,其实出过一些叫好又叫座,并得到观众认可的经典作品。

1994年李安导演的《饮食男女》,无疑是其中被反复提及的一部。

影片围绕着朱家一父三女,以及他们身边的故友亲朋展开,通过对这一小群人生活状态的细腻描写,折射出当时整个社会的深层情感。

随后在2005年,导演杨亚洲改编高满仓的小说拍摄了《家有九凤》。

他以风雨楼初家三代人的离合悲欢,向观众展现了北方普通家族整整三十年的风雨兼程,用十个女性的日常生活,串联起三十多年的岁月,把庸常的日子,写成了一本厚重的史书。

来到近十年,国产影视作品的数量虽然翻了不止几倍,但其中鲜有佳品。

直到正午阳光团队将阿耐的两本小说《欢乐颂》与《都挺好》搬上银幕,才算是扳回一局——用贴近社会生活的创作方式,引起了观众的广泛关注和热议。

这类既能贴合社会大环境和老百姓真实生活状态,又能引发观众共鸣的现实主义题材,在《都挺好》这里得到了继承和发展。

二十年,我们见证了女性家庭角色地位的崛起

1994年的台北,和内地一样也经历了经济大潮的蓬勃推动,在物质上达到了一个相对丰富的水平。

经济地位的提高,也让职业女性在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有了更多的话语权,男女平权意识开始萌芽。

而从《饮食男女》开始,影视作品里的女性角色也摆脱了陈旧观念里的附属地位,成为导演叙事的关键所在。

李安导演以饮食为引子,囊括当下的所有人,来探讨了当时的情欲,家庭责任,家族内部沟通与维系,老一辈的遗留以及家族传承这样的母题,看似日常,内里却包罗万象,有大量的细节可以挖掘。

其中,三个女儿和锦荣锦凤姐妹俩的婚恋关系是叙事核心,但不同于之前女性屈从于家族意识与婚姻生活本身,五位时代女性却完全没有脱离自己的职业道路。

这“五朵金花”都以家庭和事业两不误作为自己的人生态度,彰显出新时代女性所拥有的独立的经济与职业意识。

影片中用一种欣欣向荣的气魄去刻画传统大家族分裂成小家庭的历史过程,并以此捕捉到了新生思想如何冲击和取代旧思想的时代特征。

结局处,父亲与女儿和解的一幕,仿佛又在通过充满诗意的讲述方式,让我们一起感受到了中国传统家庭式的那种独特的温暖。

而来到2005年,《家有九凤》则用其浑厚的笔触,咏唱了一出关于十个女人的,持续三十年的历史大戏。

那时候的中国北方与现代化的台北完全不同,以老初家为代表的北方居民骨子里还是“保守的”。

家族中的九个姐妹为了平衡自己职业发展与家族之间的利益冲突,都曾有过许多牺牲和隐忍。

但是不管经历了什么,女性依旧是整个家族里的中坚力量,赚钱养家,团结家族,甚至能够轻而易举的解决各种男人们惹出来的麻烦。

在这期间,老初奶奶用自己七八十年的人生阅历,让姐妹们的这些牺牲、争吵变成了家族最宝贵的情感,维系了整个家族最后的感情联系。

从2005年到2019年,《都挺好》所刻画的女性形象比起前者又有了非常大的变化。

苏明玉是苏家兄妹三人中,在为成年时期获得的关注和爱护最少的一位,但她没有自怨自艾,反而用自己的不懈努力,活成了整个家族里最鲜活,最有声有色的存在。

可以说“女超人”苏明玉不仅是现代意义上的职业高阶女性,也兼具了传统家庭里“顶梁柱”的优秀特质。

在当前更加讲求效率与收益的社会中,苏明玉用自己干练爽利的处事原则,平衡着自己工作领域和家族三个作天作地的亲人之间的关系,在事业与家庭两个层面左右开弓,游刃有余。

这二十年来,女性逐渐从“家庭妇女”的单一角色中走出来,不仅可以兼顾家庭与事业,甚至能够在事业上获得与男性同样的话语权。

不论从亲身经历还是影视剧创作上,我们都能感受到,也见证着整个女性群体的崛起。

二十年的生活重心,从大家族逐渐回归小家庭

二十年来,中国传统的大家族集团化,正在朝着小家庭分散化发展,这一点从影视剧里亦可以略窥一二。

首先是在《饮食男女》的饭桌上。

原本围坐一桌吃例行周末聚餐的朱家四口,在人员壮大的同时,分隔成了五个独立的生活小圈子。

那些热气腾腾的饭菜,也变成了单独一份份的小份量例饭。

而《家有九凤》围绕着风雨楼生活的九个家庭,也随着老母亲的衰老与老城改造历程,逐渐分散成九个独立的小家庭。

在《都挺好》的结尾,三兄妹最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天南海北,这进一步拉大了家族的距离,天然的地理分隔让他们平时难得相见一面。

家庭规模的缩减,家人所处地理位置的距离感,以及家人之间经济能力的差异,逐渐成为现代家族分化的基本原因。

而中国家庭的组织结构日趋变小,“大家变小家”带来的养老负担也随之加重,并成为整个社会都在关注的问题。

“作妖”了四十多集的苏大强,在这方面自然是很有发言权的。

再遥远的距离,也割不断血脉里的羁绊

在现在这样一个一切以利益和效率为先的社会中,传统中国家庭中的许多观念已经遭到了剧烈冲击。

许多人甚至是以自身权益为出发点,来考虑家族对于个人的回馈以及自己的付出。

但是,连结家庭的亲情血脉的羁绊并不会因此而消亡,反而会在关键时刻成为改变自我的契机。

在《饮食男女》中起先最想脱离家族的二女儿朱家倩,在目睹启蒙师傅王伯伯的死亡后,深感自己父亲年华老去,对生活逐渐力不从心,于是开始从工作转回家庭,最后成为整个老屋的最后守护人。

《家有九凤》里面的七凤,为了保全家族里的姐妹,自己下放北大荒八年,最后怀着战友的孩子回到风雨楼。

经历这一遭风风雨雨后,她开始理解了母亲牺牲个人换取整个家族幸福安康的良苦用心,并最终接过了照顾残疾妹妹的重任。

而从小被父母区别对待的苏明玉,面对父亲疾病在身无法自控的现实,选择在激烈的商业竞争里激流勇退,回归家庭,和自己的亲人和解。

《都挺好》的这个结局对原著小说进行了比较大的改编,在当下的现实语境下,这样的调整让其拥有了更多的普世价值。

我们和家庭之间的关系不可能时时“都挺好”,但因为血脉里留存的牵绊,自出生就赋予的人最底层的情感寄托,可以让我们选择放下过去,有继续前进的勇气。

从《饮食男女》到《都挺好》,整个社会的进化与家庭关系相应的嬗变,其实都是个人与家庭连接从稀薄到回归的历程。

不论在成长的过程里经受着怎样的磨难与非议,家庭最终都会成为个人回归的港湾。

而且随着现今社会竞争的日渐激烈,亲情支持将成为个人应对社会最基本的情感衬托。

家庭,将是整个社会最细微又最不可或缺的组成体,如同细胞一样,集结着,摩擦着,组合成一个个强大而繁盛的个体。

这也是《都挺好》这部剧,所能带给观众的最大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