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过节,“土”与“潮”的擂台对决

春节尽管是我国的传统节日,但是由于各地的地理环境以及人文环境的不同,具体的习俗方面存在着非常大的差异。笔者家乡只有到了大年初一才是真正的过年,最丰盛的一顿饭就是大年初一的团圆饭,而不是大年三十的除夕饭。往常大年初一,早上吃完饺子之后,村中的中年男女会组织着去村中心的广场上打锣鼓,村中的每一个居民小组出一队代表,打擂台赛,老年人会组织广场舞,广场上挤满了人,而年轻人会跟着在广场上晃一晃,往往广场是每年大家见面的集合点,之后会选择去哪一家里聊天、打扑克、狼人杀等。但是今年有些不同,村中的锣鼓只是象征性地敲了半个小时,之后老年人的广场舞倒是热火朝天。笔者从自己村庄年轻一辈人对于传统习俗的变相遵从,同时反观自己的庆祝方式,有了新的发现。

原文 :《村民庆祝春节方式新变化》

作者 |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生 李欣茹

图片 |网络

分层庆祝

一是年龄分层,五六十岁的老年人由于常年固守家中,仍旧遵循着传统的庆祝方式,特别是腿脚不太灵便的老年人,非常期盼着在春节期间孩子回家,可以看到久违的亲人,或者可以在大年初二乘坐儿女的车,去一趟娘家,看一看同样年老的兄弟姊妹。因为在老人的眼中,日子是过一年少一年,思念仍旧是永恒的主题。对于中年人来说,他们是介于传统与现代之间,既遵循着传统习俗的要求,又不断夹杂着现代新的庆祝方式(与子女一起去KTV);而对于年轻一辈来说,春节在村里是不热闹的,因此需要寻求外界纷繁热闹的气氛进行加持,利用外部媒介链接彼此情感,寻找共同话语。

二是职业分层,由于分处不同的学校、不同的地区,大家相聚的机会比较少,因此只能趁着春节期间交流彼此在学校的经历以及大家面临毕业选择工作与城市的问题,大年初二到初五也就是忙着各家走亲戚串门,同时由于常年在外读书与村里的人接触较少,并且随着读书层次的提升,漏斗式的淘汰,使得外出读书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因此面临交际圈缩小的问题,更偏向于宅在家中,相比于外出读书的年轻人,外出务工的年轻人规模在逐渐增大,同时之间的联系也在增多。外出务工存在着几大特点:首先由于技术、学历等方面的限制,职业选择偏向体力劳动;其次,传统亲族以及老乡情谊的支撑,职业机会的获得更多靠关系介绍;最后,在外面对的职业问题,仍旧需要靠乡里乡亲的朋友帮忙,因此春节期间外出务工的年轻人会选择更多地汇聚在一起,选择短途旅行以及县城看电影等现代的庆祝方式。

消费型庆祝方式逐渐盛行

在笔者家乡,今年大年初一的锣鼓着实没能热闹起来,一方面因为村庄中锣鼓选手的减少,另一方面锣鼓已经无法吸引人们的兴趣,但反之消费型的庆祝方式逐渐盛行。

大年初一一部分中年人选择与家人短途旅行,另一小部分会聚在一起打麻将、扑克等,只有少数的人会去敲锣鼓,年轻人也很少会去继承这门手艺,更不愿意参与,存在青黄不接的现象,外出务工稍年长的年轻人会选择和家人旅行或者是KTV、酒吧、电影院之类,而初高中辍学外出务工人员可能会更多地选择一起去县城或者市区的网吧、游戏厅、台球厅等,在外求学的年轻人,面临着与各个阶段不同年级的聚餐,在外奔波胜于在家陪伴家人的时间。

村庄无力发展本村的传统习俗

“土”与“潮”的擂台对决

笔者村中无论是中年人还是年轻人,大多是常年在外务工,在城市中除了带回工资之外,同时也带回所谓“吹牛资本”,村中无论是基础设施、还是传统庆祝节日的方式,甚至是村民的饮食习惯等都是“土”,只有城市中的消费方式以及娱乐设施才是新派潮流,而常年在家种地的老人自然是无法紧随潮流,与年轻一辈存在共同语言减少的现象。

宗亲关系不再成为主流

传统的村庄由于贫穷,家家户户是一个大家族居住在一起,但由于家庭条件的改善以及盛行的“婆媳矛盾”,兄弟几人另立门户成为主流,父母老人在身体康健的情况下会独自居住在老房子里,在需要照顾的情况下,目前村庄盛行的方式是在经过兄弟几人协商的情况下,每三个月或者每半年老人搬家一次,轮流各家居住,以体现平等,因此姻亲关系、小家庭生活逐渐成为村庄主角。春节期间,留守村庄的儿女以及孙子孙女或者是在外工作的也只是闲暇时去老人家里看一看、坐一坐,大年初一和老人吃一次团圆饭,对于子女来说就算是和老人共同庆祝新年了,剩下的几天就是自己小家庭以及朋友间相聚的时光,因此存在老人与年轻一辈之间分层庆祝的现象。

边缘性村庄的零散传统习俗的衰零

笔者的村庄,是一个不到两千人的小村庄,地理位置上边缘化,位于山西省最南边靠近河南省与陕西省、本县最西北边、与邻县接壤,村里老一辈常常会说:这是一个“三不管”之地,行政区划上的边缘性,加上并无丰富的矿产资源,本村农业或者经济的发展无法得到财政支持,传统的村庄相对处于一个封闭的状态。春节期间,靠村民们自发的代代相传的零散不成体系的传统习俗制造热闹气氛,但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以及村庄外出务工人员的增多,现代性的消费方式、庆祝方式不断向传统庆祝方式倾轧,村民自发意识的不足、年轻一辈思想观念的转变、无政府资金支持、村庄人口以及土地规模偏小、无特色农业以及经济的支撑等原因,使得村庄无力发展本村的传统习俗。

因此,笔者认为在现代潮流信息的充斥下,需要加强对于农村地区宗族亲情关系的凝聚,重视传统习俗的振兴,以现代观念带动传统发展,保护农村特色。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649期第6版,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