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至今中国人为什么都喜欢养鱼?

在人类文明史上,中国金鱼已陪伴着人类生活了十几个世纪,是世界观赏鱼史上最早的品种。金鱼易于饲养,它身姿奇异,色彩绚丽,一般都是金黄色,形态优美。金鱼能美化环境,很受人们的喜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观赏鱼。现在世界各国的金鱼都是直接或间接由中国引种的。

作为观赏鱼,远在中国的晋朝时代(265~420年)已有红色鲫鱼的记录出现。在唐代的“放生池”里,开始出现红黄色鲫鱼,宋代开始出现金黄色鲫鱼,人们开始用池子养金鱼,金鱼的颜色出现白花和花斑两种。到明代金鱼搬进鱼盆。

很多人都有养鱼的情结,在中国的文化中,首先鱼和“余、富裕”等美好的词汇谐音,其次是鱼多子。中国人认为多子就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所谓多子多福。东坡诗曰:“我识南屏金鲫鱼”,我不禁好奇在古代,古人如何养金鱼……

欧洲人养金鱼,相传13世纪时其法已由中国传入欧洲,而中国较早的养金鱼记载则反而不易找到。顷检宋人笔记得二则。宋岳珂《桯史》云:

今中都有豢鱼者,能变鱼,以金色鲫为上,鲤次之。贵游多凿石为池,置之檐牖间,以供玩。问其术,秘不肯言。或云:“以阛市污渠之小红虫饲凡鱼百日皆然。初白如银,次渐黄,久则金矣。”未暇验其信否也。又别有雪质而黑章,的皪若漆,曰玳瑁鱼,文采尤可观。逆曦之归蜀,汲湖水浮载,凡三巨艘以从,诡状瑰丽,不止二种。惟杭人能饵蓄之,亦挟以自随。余考苏子美诗曰:“松桥扣金鲫,竟日独迟留。”东坡诗亦曰:“我识南屏金鲫鱼。”则承平时盖已有之,特不若今之盛多耳。

宋彭乘《续墨客挥犀》云:“西湖南屏山兴教寺池,有鲫鱼十余尾,皆金色,道人斋余争倚槛投饼饵为戏,东坡习西湖久,故写于诗词耳。”关于最初养金鱼的西湖南屏兴教寺,清朱彝尊《曝书亭集》有详细的记载:“南屏山在兴教寺后……自开宝五年(972年)吴越王建寺曰善庆,太平兴国(976—983年)更额兴教寺……又有鱼池。故东坡居士《访南屏臻师》诗:‘我识南屏金鲫鱼,重来俯槛散斋余。’今壑庵前池尚存,疑即种金鱼旧迹。”这样看起来,宋初在南屏兴教寺的臻师可能是养金鱼的第一人。

以鱼为玩赏物似始于五代,这由关于古代图画的记载里可以看出。

《宣和画谱》始以“龙鱼”为画的一门,在此篇叙论里说:“鱼虽耳目之所玩,宜工者为多,而画者多作庖中几上物,乏所以为乘风破浪之势,此未免贻乎世议也,五代袁专以鱼蟹驰誉,本朝士人刘寀亦以此知名,然后知后之来者,世未乏也。悉以时代系之,自五代至本朝得八人。”五代以前似没有以游鱼为题材的画。养金鱼应该是以鱼为玩赏物以后的事,所以苏子美与苏东坡的诗大概是养金鱼的最早记载。

附?记:

文中说,中国的金鱼大概在13世纪已传到欧洲,不知道当时这样写有无根据。手头无书,如今难以查寻了。

金鱼传到日本,晚在16世纪。金鱼盛行于欧洲,成为贵族家庭的宠物,则是18世纪的事情了。当时法皇路易十五的宠妃庞巴杜夫人非常喜欢玩赏金鱼,这在英国文学里似曾有过记载。动植物从观赏到培养加工而达到制作变种,这已经是非常接近现代科学了。时下一些人认为中国文化不如西方,就是因为中国人不懂科学,没有科学头脑。我觉得,这种说法实际上是不知道自己国家的历史。

千年之前,国人的科学知识及应用,哪一方面不如当时的西方人?感慨之余,我还是以打油诗作为这“附记”的结尾吧:

“东方不亮西方亮,文化何须论短长。倘使汉唐重科技,神州早有克隆羊。”

正文/杨宪益

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新书推荐

《译余偶拾》

作者:杨宪益

出版社:北京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