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到极致,再也不敢玩娃娃

什么叫恐怖?

比较表面的,是一惊一乍,动不动搞个恶鬼出来吓人。

而比较深入人心的,是看似平静,其实汹涌。

那令人害怕的核心,从不直观展现,它藏在隐蔽处,等着被你发现,俗称细思极恐。

就像今天这部剧——

《恶行》

海报就有一种细思之后的诡异感。

一对儿母女,妈妈抱着孩子,面带笑容,看起来充满了爱意。

可仔细看女儿的表情,麻木,茫然,完全没有幸福的感觉。

饰演妈妈的,是奥斯卡影后帕特丽夏·阿奎特。

年轻的时候性感十足。如今,依旧可以用演技闪瞎人眼。

在这部戏里,她的表演很符合故事的变态恐怖感,表面温柔,内心病态,简直让人想冲进屏幕里打她。

网友的评价已经说明了一切。

饰演孩子的,是甜美童星乔伊·金,《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招魂》里都有她的身影。

剧中,她把角色的单纯、无助表现得恰到好处,让人不由得心生同情。

两个人凑在一起,就是一对儿表面温馨,其实关系危险紧张的母女。

妈妈名叫蒂蒂,在众人眼里,她是个完美母亲。

女儿吉普茜从小患有各种疾病,双腿残疾无法走路、一吃甜食就过敏窒息,后来还切除了某个器官,导致她只能通过导管注射流食。

对此,妈妈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只是非常耐心地照顾着女儿。

白天按时给女儿喂药,一天都不能中断。

即便女儿的药已经多到摆满了一个柜子,她也要熟记每一种药的用法和功能。

到了晚上,就不厌其烦地鼓励女儿,让她带着希望生活。

然后给她带上氧气罩,方便她呼吸顺畅。

女儿一出现不良症状,就立马带她去医院,回头还得送一个娃娃,安抚好她的情绪。

时间久了,家里的娃娃都堆成了小山。

最辛苦的是,她要保证女儿时刻都得在视线之内,以防她偷吃甜食,引起休克。

女儿也很懂事,一直乖乖地接受治疗。

在花一样的年纪,在同龄女孩可以自由地约会、玩乐的时候,她却要剃成光头、坐着轮椅生活,每天和导管、药品为伴。

这的确是一件让人难以忍受的事,但她从未大肆发脾气。

在大家看来,这对母女就是一种励志的存在,尽管生活困难重重,两人仍相依为命。

但是,一切又好像有些不对劲。

妈妈看到女儿交了新朋友,不仅没替女儿感到高兴,反而还在旁边偷窥,露出了阴森森的表情。

搬了新家,却要在窗户上贴满纸,仿佛害怕邻居发现什么。

女儿明明吃了甜食,会有严重的过敏反应。可等妈妈把她送到医院,医生却说她一点事都没有。

两个人接受救助采访时,女儿在回答完问题后,一脸不情愿地问妈妈:

我刚才表现得还好吗?

就好像是女儿在配合妈妈,一起演戏。

这些怪异,在一天晚上有了解释。

半夜,等妈妈睡着,女儿偷偷摸摸地下床,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喝可乐、吃冰淇淋、上脸书。

就在她玩尽兴了回房间时,一抬头,看见了妈妈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听到了她命令的声音:上床。

女儿乖乖躺下之后,妈妈的表情又迅速切换,变得温柔和蔼。

她强行给女儿带上了氧气罩,抚摸着她的头,就像对待一只宠物。

这一幕,虽然简短,信息量却很大。

原来,女儿根本没病,而妈妈也清楚这一点。

也许是妈妈患有某种心理疾病,也许是为了骗救济款,也许是出于病态的爱,

总之,她一直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女儿身上,她认为女儿一定有病,必须有病。

之前的种种慈爱,都只是她的“自以为”。

女儿明明没病,她还要日复一日给她喂药,从不考虑这样是否会伤害女儿的身体。

女儿明明可以像同龄人一样,健健康康地上学、交朋友,快乐地生活,她却非要找出各种理由,告诉自己,女儿还是个小孩,需要人照顾,把女儿捆在身边。

平静下的诡异、慈爱下的变态,确实是这部剧的可怕之处。

但更可怕的是,它还影射了生活。

蒂蒂就像是一个夸张的模板,放大了少部分父母对孩子病态的爱。

去年的热播综艺《我家那小子》里,朱雨辰妈妈就引起过一番争议。

对待朱雨辰的生活,她大事小事都要插手。

整整十年里,她每天花费一个半小时炖梨汁,炖完了,也不管朱雨辰喜不喜欢,必须让他喝完。

为了更好地照顾儿子,她带着电磁炉去跟组,后来甚至直接住到了朱雨辰家附近。

节目里,她看到儿子会做菜,不仅没有开心,反而很心疼,觉得让孩子自己下厨,实在是太对不起他了。

朱雨辰的每一段恋情,她都要插手,甚至还定下了找儿媳妇的明确标准:

不能穿太露,不能不会做家务,要那种呆在家里当贤妻良母的。

还有之前的狄莺,言行更是让人震惊。

为了让儿子长成社会的栋梁,饭要按照搭配好的吃,吃不完也得硬吃。

成绩必须要考到80分以上,考不到就打。

18岁之前,不能单独出门。

在她严格的照顾下,儿子却完全朝着与她期望相反的方向发展。

去美国读书的时候,在住处藏了枪支弹药,还发社恐信息给朋友。

这样的结果,一定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无论是《恶行》中的母亲还是现实中的朱雨辰妈妈和狄莺,她们并非不爱孩子,她们说的愿意为孩子付出,一定都是发自内心的。

但所有美好的爱,一定都是有界限感的,而不是百分之百的控制和干涉。

可以付出关怀,却不能强加意愿,可以平等沟通,却不能控制思想灵魂。

就像纪伯伦的那首《你的孩子其实不是你的孩子》中所说,

你是弓,儿女是从你那里射出的箭。

弓箭手望着未来之路上的箭靶,他用尽力气将你拉开,使他的箭射得又快又远。

怀着快乐的心情,在弓箭手的手里弯曲吧,因为他爱一路飞翔的箭,也爱无比稳定的弓。

给孩子自由,也是给自己自由。

回到电影,只可惜蒂蒂始终未曾明白这一点。

故事的最后,随着女儿长大,辨别能力逐渐增强,她察觉到了妈妈对自己的故意控制。

长久以来积压的情绪,急需释放。

她渴望自由,想要摆脱妈妈的控制。

于是,她杀了妈妈。

更令人心生寒意的是,妈妈死后,女儿还在脸书上发布了一条状态,为此感到开心。

这样的结局,真的是让人久久无法平静……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