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子古城,三圈套定

第一次看到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镇三家子古城的资料,笔者就对它充满了兴趣,一个1万平方米的小城,竟然有三道城墙,是什么给了它这样的外形?如今又变成了什么样子?

书上看古城

据资料显示,该城位于乌拉街镇三家子村腰三家子屯西南处,东南与大口钦镇杨木隔河相望,西北与松花江相距约百余米,南距前三家子屯约1.5公里。古城略呈方形,全城墙基皆为石头垒筑,坚固异常。

城墙有内、中、外三道。内城北墙中部设有连接内中外南北连接三道城墙的夯土墩台,顶宽10米,与城墙等高,守城兵丁可以很方便的在三城上端通行,有人说这条土墩是“射箭台”,专为练兵而设,也有人说是城上的交通纽带。

内中外三城都只有宽约3米的南门,城北侧有一舌头状土墩,与城墙等高,突出外城的一段约15米,南高北低呈一斜坡状,北端形如马道,直抵第二松花江边。经专家实测,外城边长近100米,周长为380米:中城边长80米,内城边长40米。三道城墙相距不等,内、中两道相距7.5米,中、外两道相距9米,整个城址面积近1万平方米。

走在古城上

腊月二十三,大寒日。笔者一行两人驱车走访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乌拉街沿江古城址,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沿江古城址一共三个,这个三家子古城就是三中的一个,也是笔者最后到访的古城。来到三家子村的时候,天色渐晚,昏黄的云彩上通红的太阳已经西沉。在村民的指点下,我们来到一处小小的土围子前,没有文保碑我们都不敢确认这就是那个颇具特点的三家子古城。

笔者看到古城只有内城西墙和北墙一段有残留,其他地方已经都已经变成庄稼地,找不到任何痕迹了。笔者远近拍下几张照片,便登上城墙,在内城外居然就像书上写的一样,古城还有中城北墙残留,并且内城北墙中部还有一道连接中城的土墙(夯土墩台),只是被人为断出一条小路,无法直接走到中城城墙上了。

在残留城墙西侧有一所三合院,土坯房子,正好在内城以北,院子东厢房在两道城墙之间,房山墙外有小路可通往两道城墙之间的一间红砖厕所,红砖厕所东侧就是连接内城、中城城墙的土墙(夯土墩台)。

细看古城城

考古、文史学家依据三家子古城所处的地理位置、构筑特点和出土遗物分析,古城为辽金女真人所建的沿江军事城堡,也就是瞭望哨所,是放狼烟明信号的地方。这种城墙设计很巧妙,三道城墙可以相互策应,兼具瞭望、守卫、报警的作用。

如今的古城城墙,已经找不到任何石头垒筑的痕迹,只能看到一米多高的夯土,东西两侧尤为明显。西侧不知道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形成了一处断壁,水流的痕迹依稀可见,还有圆形洞、大裂痕分布在城墙上,深入夯土的树根也有新生儿的胳膊粗细,可见时间已经很久远了。

雪后的古城附近很少有脚印,只是两城墙之间有少许脚印,目的地就是那个土坯房子的院子,迎面有一个较大的柴禾垛,后面不远处就是连接内城、中城城墙的土墙(夯土墩台),柴禾垛里主要是苞米杆,上面缮着稻草之类的干枯植物。

城墙上都长着落叶乔木,没有叶子,笔者也看不出是什么树种。随着光线越来越暗,相机的色温越来越低,提醒着笔者需要离开了。同往的朋友指着不远处的另外一排类似树木觉得是外城的位置,笔者看了很久也不敢确认,只好相视一笑,的确有点像啊。(图/文 张海川,稿于2017年1月23日)

作者简介:

张海川,1979年生于吉林市,吉林本土文化推广人、城市记录者,系吉林市政协文史研究员、吉林市图书馆松花江文化讲坛公益讲座客座研究员、吉林地方文化主题微信平台曼陀罗文化创始人、原吉林日报报业集团房地产报主任记者。

撰写的吉林老地名、吉林老建筑、吉林市山川地理文化、消失的企业与学校等系列文章在各媒体发表,本人曾被《江城日报》、《新文化报》、《东亚经贸新闻》、《江城晚报》、吉林市电视台、吉林市人民广播电台采访、撰稿发表。

写过的关于吉林市的名胜古迹、山川地理都是其实地走访、照片拍摄的,与二战史专家戈叔亚有共同的原则“有些人是用笔来写东西,有些人是用心来写东西,我是用脚来写东西,就是每一个我研究的地方,一定要用脚步走到”。

2017年1月21日(农历腊月二十三),笔者踏查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镇三家子古城。

欢迎关注曼陀罗文化微信平台:jlmtl2014

大吉林,大东北,

聚焦乡梓历史,传播吉林人物语;

大文化,大生活,

助力文化交流,弘扬慢生活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