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春天,不应该有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

昨晚,《似水流年》的最后一场路演结束,导演郑君奇面对媒体坦诚了内心的真实想法。他说:这部电影拍出来已经很不容易,因为很多投资并不看好这个题材,但还是找到了6家志同道合的联合出品方,宣发处处都需要钱,但我们并没有钱做宣发,遭遇了即将上映的电影排片少甚至可能没有排片的尴尬。

细数起来。在这之前,导演郑君奇、制片人丁少刚和电影主创已经在全国各地跑了三个月的路演,奔赴于全国二十多个城市,进行了将近五十多场的放映,与近一万名观众建立了面对面的交流和互动,收获了广泛的好评,收集了良好的口碑,还做了百人百城免费观影的公益行动,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人看到这部电影,不过,导演郑君奇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做了三个月路演我们却在等死。

这些话并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卖弄悲惨,而是残酷的现实。

春节后,导演郑君奇曾给电影家协会和陈道明先生写信,呼吁关注这部关注传统文化的文艺电影,随后,陈道明先生委托电影家协会给予了回信,并对郑君奇以及电影表达了赞赏和力挺,继而引起了业内的不少关注。不管别人是否认可导演郑君奇的举动,但对于他来说,做这样一部电影确实很难,他不想让大家的努力无人问津,他想给电影争取一些参与市场竞争的机会和空间;所以,尽管很难,他也没有放弃一切努力,且不管结果怎样,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导演郑君奇

《似水流年》是一部带有时代烙印的文艺电影,讲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在浙江遂昌一个昆曲戏班里三个兄弟的故事;以一个80后导演的视角和使命感,在国家全面吹响复兴传统文化号角的大背景下,导演郑君奇推出了《似水流年》这样一部电影。同时也得到了中肯的建议和希望。但是,面对着中小成本电影在这个市场上的尴尬处境,导演郑君奇给全国院线和影院写了一封“恳请信”!

他在信中写道: “我们把本可以作为收益的地方奖励资金也全部投入到了宣发中,但仅仅用在宣传部分已经是杯水车薪,发行部分已经完全没有能力再去投入和顾及,所以我们没有资金再去开场排片、做预售,也没有资金再去和平台合作做票补。”

导演李龙俊

“随着上映时间的越来越近,我的内心也感到越来越惶恐,惶恐的不是自己对于这部电影的自信,惶恐的是恰恰因为对于这部电影的自信,却因为宣发资金短板的原因,不能在排片中占有一席之位,不能参与市场的检验而与全国观众失之交臂,最终如昙花一现般,在浩瀚的大数据中悄无声息的陨落。”

制片人:丁少刚

“在这里,我和我的主创团队们,真诚的恳请各位全国院线和影院的老总们,能够给《似水流年》关注和肯定,并且能给予到一定的排片机会,感谢你们对这部电影的帮助和关心。”

从“恳请信”中,我们不难看出导演郑君奇的言辞之诚恳,以及无奈与辛酸!因为他没有办法像其他大片一样,本身就是大体量,又有强大的宣发力量和资金驱动,想怎么玩都可以,他只能恳求全国院线和影院经理,希望电影能够在市场竞争中得到一次与观众见面的机会,如果观众认为电影烂,也“死而无憾”,但如果因为观众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这部电影,这对于电影主创而言,就是“死不瞑目”了!

正如汪峰在《春天里》唱到: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埋在春天里。然而,在中国内地电影市场整体欣欣向荣的春天里,谁将在这个春天死去?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春天死去!别让中国文艺片埋葬在这个春天里!

《似水流年》作为一部中小成本的文艺电影,尽管遭遇了宣发资金严重不足的现实窘境,但是,导演郑君奇依然没有放弃希望!这是一个导演的坚守,也是中小成本文艺电影的坚守!

这个春天,不应该有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如果因为排片的原因让这部口碑良好的宏扬传统文化的励志电影就此湮没,那真的是比悲伤更悲伤的事了!

--END--

【第一制片人服务影视创业者】

2013年6月创立,微信内创建最早、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影视商业圈平台

关注中国最具创造力的制片人

汇聚能够引领中国电影未来成长的商业力量

中国影视人学习、创作、 交流、宣传、交易的必要工具

传递影视人和商人们最新动向和信息

组织国内外各种培训、沙龙、论坛等行业分享

帮助影视人获得更多信息、资源并达成各种合作

公司、项目合作 diyizhipianren

项目、影视宣传合作 dyzpr816

我们在一起, 看看将来影视业是个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