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妈为救重病侄女借遍亲友 为鼓励侄女战胜病魔 常常催她还钱

2019年2月20日,我(作者予图)来到烟台市中医院肿瘤科的住院部,电梯到达6楼门还没开,隔着门就听到走廊深处某间病房里传出的剧烈咳嗽声。寻声过去,剧烈咳嗽的病人正是求助者,她叫张潇跃,身患肺癌。躺在病床上的她衣服还没来得及更换,床头的柜子上放满了一次性餐盒,连喝水的杯子都没有,这次入院显得是那么的仓促。

从上次出院到这次入院中间仅隔了3天,原本说好了到张潇跃的家中进行拍摄,就在我准备出发时,接到了潇跃堂姐的电话,告知张潇跃又住院了。原来出院回到家后,张潇跃因为感冒导致肺部病情恶化,呼吸困难,2月19号晚上打了120,紧急送往医院抢救才保住了性命。“她对现在的生活感到很无奈,自从患病以来她感觉亏欠了家人太多,甚至有时会产生轻生的想法,作为姐姐我尽力开导她,但残酷的现实让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堂姐说。

2018年5月,张潇跃因咳嗽感冒去诊所打了4天的吊瓶没见好转。在老公的陪伴下,去了烟台毓璜顶医院做检查。医生让做全身检查,为省钱张潇跃坚持只做肺部检查,就是这一项检查结果让亲人们陷入了悲痛。她被确诊肺癌。“我跟潇跃从小一起长大,她18岁时父母就不在了,我每次来医院看到她那么遭罪,我都忍不住会哭。”看到堂姐因为自己哭泣,张潇跃对堂姐说的最多的就是:“姐姐别哭了,我会好起来,我不想看你哭”。

一根导管插入张潇跃的胸腔,病情严重时顺着这根管子一天能抽出近800毫升的胸腔积液。“我好想摆脱这根管子,但我又不能没有它。”确诊肺癌后,2018年6月张潇跃住进烟台市中医院,住院后立即开始了化疗,考虑条件困难,医生使用的药物也是最便宜最基础的化疗药。即使是这样,每一期的化疗及检查费用也要花费一万多元,因张潇跃没有医疗保险,所有的治疗费全部由个人承担。

起初张潇跃还能勉强按期治疗,从6月到10月治疗已经花费了近10万元,这些钱都是姨妈一次一次从积蓄里拿出来的。几个月的治疗,张潇跃感觉身体好了许多,加上无力承担后续的治疗费用,潇跃回到租住的房子喝了两个月的中药。“就是因为经济困难,没有继续治疗,一直拖着,等难受时再来医院病情更加恶化了,潇跃真是可怜可气又可惜。”张潇跃的主治医生无奈地说。

“潇跃的爸妈走的早,我不管她谁管她”。近一年的治疗,张潇跃已做了9次化疗,总治疗费用近15万,姨妈为给潇跃治病拿出了家里仅有的10万积蓄,其余的都是和亲朋好友借来的。“如今我和我老伴每个月有3000来块退休金,除了我们生活的开销,基本上都用来给潇跃治病了,我自己出生不久的孙子也不能经常帮忙照看,挺对不起家人的,潇跃是我姐姐的孩子,就相当于是我的孩子,我不能不管”潇跃姨妈说。

“潇跃啊,你得争口气,姨妈给你花了那么多钱治病,等你好了你得抓紧上班挣钱还给我啊。”每次听到姨妈这么说潇跃脸上总会露出微微的笑容。“姨妈,我一定要好起来,努力工作加倍的还给您。”虽然这只是一句玩笑话,但其中包含了太多的希望。“我最喜欢看的就是我结婚那天的照片,那天大家都笑的很开心,现在我连开怀大笑都无法做到,我的肺不允许。”张潇跃说。

因为要干活挣钱,每天天不亮,潇跃老公就要从医院出发倒两趟车,坐2个小时才能到达上班地点。每天在路上往返的时间就要4个多小时。“侄女婿是干电焊的,之前他工作地点没有这么远,前段时间因担心潇跃的病情一时走神,工作上出了差错,被老板辞退了。如今每个月就挣3000来块钱,他家里还有70岁患糖尿病的老母亲需要照顾,每月药钱就要1000左右,压力很大”。图为潇跃老公回到医院后,疲惫的姨妈在走廊病床上稍作休息。

因为治疗费用时有时无,潇跃的治疗也时断时续,之前用的化疗药物对癌细胞已不起作用。医生说,目前给潇跃用的化疗药吉西他滨对病情起到一定的治疗作用,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是建议用靶向药进行治疗,但那将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我想活下去,我还没有还我姨妈的钱,我想有机会回报我的亲人和帮助过我的好心人”张潇跃说。

亲人已经倾尽了所有为潇跃治病,钱再也无处可借。

善良的你如果您愿意帮助潇跃度过难关,请您点击右边捐款链接:助坚强女孩勇斗病魔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或直接扫描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助坚强女孩勇斗病魔 (图文/薛航)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