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和债市,谁更会走出长牛行情

本周以来,股市遭遇明显调整,上证综指一度跌破3000点。市场舆论认为,北上资金通过互联互通渠道卖出逾100亿元是股指回调的重要原因。不同市场间资金的流通已经成为资源优化配置的常态,短期资金流入流出波动不足以影响各个市场的长期走势。与此同时,国债收益率逼近3%,创下新低,分析认为,债券牛市也有望长期持续。

短期资金波动不会改变股市大势

无论是“南水北流”,还是“北水南下”,不同市场间资金的流通已经成为资源优化配置的常态,短期资金流入流出波动不足以影响各个市场的长期走势。从根本上看,还是要增加A股自身的吸引力。用扩大开放的信心,深化改革的决心,良好的公司业绩以及优化的营商环境,推动A股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3月25日、26日,A股上证综指接连跌破3100点、3000点。市场舆论认为,北上资金通过互联互通渠道卖出逾100亿元是股指回调的重要原因。这一观点过分夸大了短期资金波动的作用。

自2014年开始,沪港通、深港通的股市互联互通机制先后实施,从内地流入港股的资金一般被称为南下资金,从港股流入内地股市的各类资金(主要是外资)统称为北上资金。无论是“南水北流”,还是“北水南下”,不同市场间资金的流通已经成为资源优化配置的常态,短期资金流入流出波动不足以影响各个市场的长期走势。

首先,当前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全面提速,国际资本的进入渠道不断拓宽。随着A股纳入MSCI指数、核准IMF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资格、互联互通每日额度扩大4倍、放宽证券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等一系列金融改革开放的举措推出,外资看好中国经济并加速流入A股已成为大趋势、长逻辑。短期海外市场扰动导致的北上资金流出,难以撼动这一中长期趋势。

其次,从各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历史看,市场成熟的过程正是不断机构化、外资等长期资金不断进入的过程,尤其在机构投资者占比较低的新兴市场,通过积极引入外资有利于实现自身成长、成熟。当前,A股外资持股比例不高,外资增配A股还有很大潜力可挖,资金短期流出不会改变资本市场中长期发展规律。

再次,从资金来源看,目前市场猜测的北上资金大幅流出仍有待确认。据报道,部分北上资金只不过是内地资金穿上香港配资的“马甲”,绕道香港重回A股。在两地股市互联互通后,内地受限的配资便采用这种借道手法,实现异地加杠杆,北上资金大幅流出可能并不存在或者数额并没有那么夸张。

不过,由北上资金流出带来的短期市场影响也不应被忽视。一方面,在A股国际化步伐加快背景下,应更加重视欧美股市等外盘市场回调引发的北上资金流出现象,进一步健全预防国内市场大幅波动的警示机制,防止可能出现的短期流动性风险、投机风险以及违法违规风险。另一方面,针对那些借互联互通渠道加杠杆的“假北上资金”,要加大打击力度,完善穿透式监管,最大限度减少配资和杠杆资金对股市短期波动的影响。

从根本上看,还是要增加A股自身的吸引力。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苦练公司管理内功,不断完善交易监管流程、补齐制度短板、防范市场风险等体制机制。用扩大开放的信心,深化改革的决心,良好的公司业绩以及优化的营商环境,推动A股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支撑债市慢牛

经济课堂

当我们听到国债、国开债的到期收益率下行,不要害怕,那是债市走牛的信号。债券价格和收益率成反比,债券收益率暴涨,意味着价格暴跌;债券收益率猛跌,则代表价格快速上涨。如在2010年,希腊面临破产,其国债收益率一度高达1000%,这是好事儿吗?实际上,当时100欧元面值的希腊国债可能10欧元都无人问津。

截至3月26日,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创下2016年12月31日以来新低。年初以来,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持续在3%附近徘徊,3月25日以来更直逼3%。中债国债估值显示,截至目前,债市收益率从3.99%下行至3.06%,近100个基点。

本周以来,股市遭遇明显调整,上证综指一度跌破3000点。与此同时,国债收益率逼近3%,创下新低,股市和债市出现了明显的股债“跷跷板”行情。

近期债市走牛,与外部影响不无关系。去年四季度以来,美国经济疲软,欧日经济持续下行,特别是2019年美联储两次议息会议中,货币政策温和的程度超乎预期。全球风险偏好有所下降,来自海外的悲观情绪也传导至我国金融市场,导致股市下跌,而债市走牛。

从内部看,我国2月份经济数据也低于预期。消费、固定资产和房地产投资数据均呈现企稳或偏弱的表现,房地产销售和新开工数据回落明显。2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和信贷数据与1月相比显得较弱,这使得市场悲观预期有所抬头,对降准的预期上升。

在市场分析师看来,当前货币政策基调将长期维持,债券牛市也有望长期持续。一方面,从外部环境看,市场预计美联储今年加息概率降低,这意味着外部因素对我国货币政策的影响明显下降;另一方面,我国货币政策往偏紧方向调整、大幅收缩的可能性极低,这都为债市行情创造了条件。

申银万国分析师孟祥娟认为,2019年的债牛并未结束。“经济基本面下行压力尚未完全显现,预期差仍在。”孟祥娟认为,进出口、房地产开发投资和制造业投资短期仍难改回落方向,经济数据下行压力仍然存在。当债市逻辑再次回归基本面,会带动债市走势整体偏强。从全年来看,孟祥娟认为,2019年的债牛行情还未结束,预计2019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低点在2.9%左右。

在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看来,从政策面看,为应对经济和通胀回落,定向降准和全面降准可能成为未来政策选项,而在实体综合融资成本已经有所下行前提下,动用降息工具的可能性并不大。但也不排除外部经济恶化,全球开启货币宽松周期下,国内动用降息手段来抵御风险。与此同时,宽信用进程依然缓慢。目前货币融资增速已经与名义GDP增速匹配,表明后续将进入稳杠杆阶段。

在地产和基建增长受限的背景下,姜超认为,融资余额增速均值有望维持低位,那么对应的贷款利率和国债利率均值还将继续下降。“未来,10年期国债利率中枢很有可能降至3%以下,有望步入低利率时代。”姜超认为,短期震荡后,债市将维持长牛。

来源 / 经济日报

记者/ 陈果静 周琳

编辑 / 徐晓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