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时评:特长生“谢幕”,特长教育不能止步

  作者:邓海建

  最近,北京市教委正式公布2019年北京市义务教育阶段入学政策,政策明确,今年将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释放的优质学位全部用于派位入学。纵观各地义务教育阶段招生政策,取消特长生招生已成为这两年的热点。

  一切变化,其来有自。各地风起云涌地关闭“特长生通道”,来自于教育主管部门的制度安排。日前,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强调招生规范。教育部要求,继续压缩义务教育学校特长生招生规模,至2020年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而这样的要求,在2018年亦提及多次。

  全社会之所以下决心清理特长生招生,大概在于市场推波助澜、家长急功近利之后,特长生招生业已成为有损教育公平、寄生诸多乱象的一块短板。从压缩规模到彻底取消,在特长生招生政策上,教育部门的姿态是一目了然的。

  一方面,特长生学位有代际固化的风险。尤其是商业化的艺术类培训,成为普通工薪阶层难以承受之重。这个时候,让“特供”特长生的优质学位全部公平派位,既能缓释家长的起跑线焦虑,也能给高烧不退的特长生培训浇点冷水。

  另一方面,义务教育是全生命周期教育的“第一粒扣子”,公平取向当优先于效率选择。让“幼升小”和“小升初”阶段剥离特长生的特权,也能防止实际操作中的程序漏洞和寻租冲动。当然,招生政策是最有力的指挥棒,千万道减负禁令可能抵不过招生政策的一个转身。关闭“特长生通道”,对于中小学生来说,或是过重负担中釜底抽薪的好事。

  话说回来,特长生政策并非洪水猛兽,而是操作中变形走样的结果,进而成为义务教育阶段教育公平的掣肘。这里有两个前提是需要厘清的:一是关闭“特长生通道”并非否定因材施教。日月不同光、昼夜各有宜,人的学习能力和教育天赋也是千差万别的。有人体育好、有人艺术强,给他们留下一条“因人制宜”的路,本身就是辩证法对于矛盾特殊性的认可。但于当下来说,特长生招生的操作上确实有失控的风险,关闭“特长生通道”亦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

  二是取消特长生招生不等于“取消特长教育”。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一切有利人生出彩的特长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构建德智体美劳全面培养的教育体系、形成更高水平的人才培养体系”,皆离不开特长教育的勃兴与发展。摆正心态学体艺,逆转特长教育低龄化、功利化、过度商业化的倾向,这是特长教育亟待解决的命题。

  基础教育,根本之计。特长生“谢幕”,是为了让教育公平唱大戏。让特长生的培养回归素质的正轨之上,让义务教育彰显公平本色,“取消招生”仅仅也许只是第一步,而平衡好特长教育与通识教育的关系,仍是路阻且长。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