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心目中地位最高的两位重臣,超过关羽、张飞甚至诸葛亮

卧龙(12)

周瑜郁闷而死时,诸葛亮的境遇也不算好。

诸葛亮和刘备如鱼得水的感情也有裂痕。因为他们之前出现了第三者——庞统。

庞统,字士元,荆州南阳郡襄阳人,本是周瑜南郡太守帐下的功曹,甚至负责把周瑜的棺材运回吴地安葬,此后刘备做了荆州牧,本来安排庞统做了耒阳县令,结果庞统不怎么管事,直接被刘备撤职。后来,鲁肃看不过去了,跟刘备推荐:

“庞士元非百里之才也,使处治中、别驾之任,始当展其驥足耳”(《三国志?庞统传》)

意思是说人家庞统适合在省委里面干,不能当县长用。诸葛亮作为刘备的组织部长也来推荐庞统,刘备和庞统一见面就很投机,史书谓之“大器之”,于是刘备手下又多了一个军师中郎将。

图:庞统(新三国)

庞统和刘备的关系很快就超过了诸葛亮。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刘备得到蜀中张松、法正的帮助决定攻取益州,他带在身边的军师中郎将,不是诸葛亮而是庞统。

更能说明庞统与刘备关系的是在攻取益州之役中,夺下涪城后的一场宴会。酒席上,刘备可谓得意忘形,对庞统说“今日之会,可谓乐矣。”——今天这酒喝得痛快吧!

庞统回了刘备一句:“伐人之国而以为欢,非仁者之兵也。”——你把打人和战争当成快乐,这不是一个仁义的做法啊!话说得在白一点,你这就是一副小人得志的臭嘴脸!

刘备一下就火了:“武王伐纣,前歌后舞,非仁者邪?卿言不当,宜速起出!”——照你的说法,武王伐纣也不是仁义之兵嘛?你说得不对啊,应该站起来出去。说得再不文明一点就是:你小子给我滚!

庞统脸皮也厚,站起来就走出去。过了一会刘备酒醒了一点,有点后悔,把庞统又请了回来。庞统回到位置上也不谢罪,照样吃喝,一点异样的表情都没有。

最后刘备憋不住了,主动凑上去又问了一句:“向者之论,阿谁为失?”——刚才咱俩谁错啊?

庞统大大咧咧回了句:“君臣俱失。”——都有错。

刘备十分开心,史称:先主大笑,宴乐如初。

大笑这种表情流露在刘备颠沛流离的一生中是不多见的,这种表情更是从来没有在诸葛亮面前流露过。刘备在诸葛亮要他取下襄阳时给的一句回应是“吾不忍也”。这话半真半假,不能说错但总让人觉得隔着点什么。用现代人的话说就是刘备在诸葛亮面前有点“装”。但是刘备在庞统面前则不用装,想骂的时候直接叫“滚”,庞统也是听话,叫滚就滚,一会还可以再滚回来,滚回来一起喝酒刘备还会大笑。在刘备心里庞统、诸葛亮谁亲谁疏应该是有杆秤的。

图:刘备与庞统(老三国)

不过好在庞统这个影响诸葛亮刘备君臣感情的“小三”,攻打雒城的死后中箭身亡,死时年仅36岁;但紧接着刘备身边又出现了另一个严重影响“如鱼得水”感情的“小四”——法正。

法正,字孝直,雍州扶风郡郿县人,早年随刘璋入蜀,属于刘璋东州集团中不得志的一员。张松献地图给刘备,邀其入蜀,派出去接刘备的使者就是法正。后来这两个人沆瀣一气,里应外合挖刘璋墙角,结果张松事发被杀,法正在刘备军中躲过一劫,庞统死后陪在刘备身边参赞军机。后来刘备进攻汉中,法正随军谋划,帮助刘备大破夏侯渊,夺取汉中之敌立下大功。

图:刘备与法正(三国杀)

汉中战役时,又一次刘备形势不妙,应该撤退,但不知道刘备那天犯了什么轴,逃了一辈子这次就是不肯退,旁边的人眼看曹操的箭射过来危险异常,没一个敢劝的。只有法正挺身走到刘备身前,把刘备挡在自己背后。这种战斗中的故事让刘备挺感动。而且说明一个问题,法正的话,无论如何刘备是会听的。

刘备是发自内心喜欢庞统和法正,这两个人死后刘备都给予了谥号,庞统的谥号是“靖侯”,法正的谥号是“翼侯”。要知道关羽、张飞在刘备时代都没有谥号,他们的谥号要等到几十年后刘禅来追谥。而给予谥号在东汉时代那是对一个人最高的尊重。可见这两个人在刘备心目中地位之高,可以超过关羽、张飞甚至诸葛亮。那么刘备为什么那么看重这两个人呢?

如果说诸葛亮的“隆中对”给刘备指明了奋斗方向,让刘备人生有了目标的话,那么庞统和法正就是顺着这个目标把刘备带上成功巅峰的一对翅膀。他们身上有曹操手下郭嘉的影子,都是“才策谋略,世之奇士”(《三国志 郭嘉传》)也!

庞统在刘备入蜀的时候为刘备定下取益州的上、中、下三策,刘备依计而行,庞统虽亡,但益州落入刘备之手。法正为刘备定计取汉中,刘备照计而行,生平第一次打败宿敌曹操。就连曹操都说“吾故知玄德不办有此,必为人所教也。”(《三国志?法正传》)这两个人一来就帮刘备打开了局面,诸葛亮自己看得最清楚。所以后来法正在刘备手下担任蜀郡太守,在成都对仇人睚眦必报的时候,诸葛亮的态度是默许。别人告状到他这里,素来讲求法治的诸葛亮说出了实情:“法孝直为之辅翼,令翻然翱翔,不可复制,如何禁止法正使不得行其意邪!”(《三国志?法正传》)刘备有今天都靠了他,哪里敢处罚他啊,让他不愉快都不敢。

图:诸葛亮与法正(老三国)

诸葛亮对法正的态度是“虽好尚不同,以公义相取”。而且诸葛亮自己也“每奇正智术”(《三国志?法正传》)。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刘备和诸葛亮的关系是尴尬的,因为刘备和法正关系这么好,必然好尚相同,可以玩到一起去的才是真正的自己人啊,诸葛亮玩不到一起去,那就只能公义相取,公事公办。所以刘备在诸葛亮面前从来都是一本正经,在庞统法正面前才会嘻嘻哈哈。

更重要的是,如果抛开《三国演义》认真看《三国志》,你会惊奇的发现刘备对诸葛亮的话几乎是从来都不听。

一次是在襄阳城下,诸葛亮劝刘备攻刘琮,刘备说“吾不忍也”。(《三国志?先主传》)赤壁之战后,刘备要去东吴结婚,“孔明谏孤莫行”(《三国志?庞统传》),结果刘备还是去了。如果说这些事情还是大事的话,那么就连一些小事刘备也不听诸葛亮的。比如,刘备自称汉中王以后,要封关羽为前将军,马超为左将军,张飞为右将军,黄忠为后将军。诸葛亮提醒刘备:“关遥闻之,恐必不悦,得无不可乎?”结果刘备根本不当回事,回了一句:“吾自当解之。”(《三国志?黄忠传》)就派费诗把这件事给办了。

如果把蜀汉当做一个家的话,刘备把诸葛亮当成自己的“正室妻子”,道德高尚、勤俭持家、还不嫉妒“小三、小四”得宠,所以对诸葛亮是亲之敬之,却又敬而远之;相反对于庞统、法正则是得宠的“小三、小四”,大胆筹划,道德败坏,但是智谋无双,所以对他们是打之骂之,而又亲之爱之。

图:诸葛亮与庞统(老三国)

其实刘备对诸葛亮的定位很明确,早在荆州时期,诸葛亮的职位就是军师中郎将,任务是“督零陵、桂阳、长沙三郡,调其赋税,以充军实。”(《三国志?诸葛亮传》)夺取益州后,诸葛亮由军师中郎将升为“军师将军,署左将军府事”。任务依然没变——“镇守成都,足食足兵”。也就是说刘备时代的诸葛亮相当于曹操麾下的荀彧,负责战略规划、统一筹划后勤事宜以及向刘备推荐人才等工作。至于具体的战役筹划,临阵作战,以及高级官员的委任权,刘备是从来都捏在自己手里的。

等到刘备称帝以后,任命诸葛亮为丞相,尚书令却是法正。这就意味着在刘备时代,诸葛亮虽然有参与中枢的录尚书事之权,但是并没有决策权,刘备的重要决策会通过尚书令法正颁布,诸葛亮作为丞相只能有行政执行权。所以当关羽失荆州,刘备决定和孙权翻脸之时,诸葛亮没有劝说刘备的意思,反而说了一句:“法孝直若在,则能制主上,令不东行;就复东行,必不倾危矣。”(《三国志?法正传》)话里话外都透出“正室”对“小妾”淡淡的嫉妒,和对“老爷”轻轻的不满。

但是诸葛亮已经没时间也没必要不满了,因为法正很快就死了,公元220年是三国群雄大谢幕的一年,这一年,法正也死了,年仅45岁。而没过两年,刘备又从猇亭大败而归,躺在白帝城一病不起。见他们一起创立的家业正遭受灭顶之灾,诸葛亮忙急匆匆的赶往白帝城,去接受刘备给予他的蜀汉帝国执刀人的角色。

本篇为“千古名将英雄梦”特约作者孙教授“sunnyshine”所作,未经作者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