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丨为了让消防战士不再牺牲,或要容忍“烧山毁蓝天”

文 | 丁阳

四川凉山州木里森林大火牺牲27名消防员,引发举国哀恸。而就在不久前,山西沁源也发生了一起重大森林火灾,6名消防战士火场殉职。“火魔”无情,而在未来,森林防火的形势会更加严峻。然而,这绝不仅仅是林业相关从业人员和消防员的事,森林防火可以说与每个人都有关。这次灾难之后,人们对一些问题该更新认识了。

对于森林防火未来的严峻形势,人们有必要做好心理准备

造成巨大牺牲的凉山州木里县森林大火目前已经完全扑灭,然而半个月前有6名消防员牺牲的山西沁源,几天又有一场大火吞噬山林,直到目前仍然能看到明火。1日晚,应急管理部等三部门联合发布今年首个高森林火险红色预警,将多地火险维持在“极度危险”级别,这也是官方时隔三年再次启动该级别预警。

森林大火的肆虐,并不是偶然。大家想必还记得去年底美国加州的山火肆虐,作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发达地区,加州科技水平高,不缺人力财力物力,但就是应付不了山火。除了山火本身难以对付外,很大的一个问题在于,山火发生的几率大大增加了。

美国消防员在应付加州山火

有研究发现,全球变暖是美国森林火灾持续增加的根本原因。自从1980s以来,气候变化已经使美国西部的森林火灾数量翻了一番,而且这种趋势将会持续增长。温度和干旱的增加吸收了植物,树木,地上和土壤中的死亡植物的水分,是世界范围内不断增加的野火的一部分。

对于中国来说情况也是类似的,不少学者警告森林火险未来会增加。2017年《林业科学》上的一篇文章指出,“预测2021至2050年我国森林分布区的平均气温和降水量都将有所增加,导致火险期气候呈现暖干化变化趋势,大部分区域的火险指数将升高,尤其南方比北方林区的增幅更加显著,华北和西南地区将是未来森林火灾预防的重点区域。”(田晓瑞《气候变化对中国森林火险的影响》)而山西沁源和四川凉山,正处在上述重点区域。

再往大了说,森林大火频发还只是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变得越来越多其中一个表征而已。中国气象局气候变化中心2日发布《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2019)》显示,气候系统变暖趋势进一步持续,我国极端天气气候事件趋多趋强,冰冻圈消融加速,气候风险水平呈上升趋势。

对于自然灾害的增加,人人都应该做好心理准备。

而就在两月前,“森林防火”还为“蓝天”做出了妥协

然而必须要承认的是,举国上下并没有多少人过于在意气候风险。

就拿森林防火而言,两个月前的一个例子就能很好说明问题了——

2月11日傍晚开始,“蓝得让人陶醉的昆明天空出现异样:整个城市突然被不明烟雾笼罩,空气中还传来一股呛人的焦糊味。”有名的“昆明蓝”瞬间变为了“昆明黄”。到2月12日下午至13日上午,昆明市多个监测站点出现了三级轻度污染。大量昆明人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抱怨。

2月中旬,“昆明蓝”变为“昆明黄”

对此,昆明市环保局起初居然也搞不清楚状况,大气环境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表示:“初步推断此次空气质量变化是由于昆明境外的高空外源输送,将启用无人机进一步排查污染源。”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后来才发现,是临近的玉溪市在进行“计划烧除”所致。所谓计划烧除,是森林防火工作中一项科学预防森林火灾的重要手段。简单理解,就是通过可控的“人为放火”来消耗森林中可燃物的数量和能量,把可能出现的“大火”变为“小火”,因此具有减少森林火灾发生和蔓延的危险性,降低防火成本等重要意义。而外在表现就是“烧山”,结果污染物跑到了昆明。

问题来了,与昆明这么近的玉溪,烧了好几天山,为何昆明官方也搞不清怎么回事?还有人发问,既然是合理合法、科学有效的“计划烧除”,为何像搞地下工作一般神秘?

从随后的处理中,大概就能找到答案。在把省会的蓝天“搅黄”后,玉溪的烧山行动被省里叫停了——云南省生态环境厅“多次要求玉溪市立即全面停止计划烧除”,并建议修改计划烧除规程,将大气污染防治纳入其中。有关环境官员表示,“森林火灾的隐患排除方法是多样的,比如有防火隔离带设置,有人工割除方法,不是计划烧除一种方法可用”。

对此,玉溪市进行了妥协,玉溪森林防火指挥部表示要用“更科学的方式”来进行森林防火。

对于这个处理结果,昆明人自然是非常乐见的,至于是否影响到“森林防火”,恐怕没多少人在意。

希望这场大火之后,人们能提升对防火问题的认识,尤其要理解“计划烧除”的意义

但真的有所谓“更科学的”森林防火方式吗?

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的消防专家麻庭光指出,用“计划烧除”的方式来对付森林火灾,是美国长时间与野火抗争后得来的深刻认识,已经是非常有用的防火措施。近年来美国人已经开始使用无人机来辅助实施“计划烧除”。

美国人使用无人机辅助进行“计划烧除”

然而这一科学应对森林火灾的方式,在国内应用时却非常不畅顺,因为“计划烧除的难度比较高,实现起来缺乏经验,往往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2004年10月13日,大兴安岭的黑河市爱辉区因为计划烧除而失控,导致重大灾情。2011年3月21日,云南西双版纳班章茶山,因为计划烧除发生灾情,德国人在云南帮助的3000亩再造林被烧。同年10月22日,大兴安岭林区黑河市组织实施计划烧除工作,由于风力突然加大,在临近大兴安岭交界处附近的个别点烧地段发生了蔓延情况。”(麻庭光《纵火烧林为哪般?说说计划烧除》)

2004年的大兴安岭大火发生后,计划烧除在黑龙江曾一度被叫停,但是,“目前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不得不烧”,于是该方法在三年后又被重新使用。有说法是,林业部门多年来一直在推广计划烧除这项技术,但反对者的声音始终未曾消失。

黑龙江消防人员在进行“计划烧除”活动

玉溪市“偷偷摸摸”烧山大概就是这个原因。负责森林防火的人员对此有很多顾虑,民众则基本对此不了解,显然加大了“计划烧除”的难度。查询资料可知,四川凉山州也曾采取过“计划烧除”的做法,但频次如何,规模是否足够是很成疑问的。“计划烧除”在各地实行的法律依据情况也不一样,比如云南有《云南省森林防火计划烧除规程》,但四川就没有类似规程。

总而言之,在这次凉山州森林大火之前,不仅普通人对森林防火的严峻性意识不够,一些相关部门的认识很可能也不到位。然而事实告诉我们,面对极端天气气候事件愈来愈密集的状况,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你在微博上抱怨“烧荒毁蓝天”,也许就会导致一次更大的森林火灾。

但愿27位消防战士的牺牲,能真正让人感觉到环境、气候灾害与你我有关,提升对灾害问题的科学认识,以促使整个社会的防灾救灾意识和能力进一步提升。

第446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