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多瓦的求生欲:设立投资移民项目为自救?

记者 | 张钦

编辑 | 江敏

1

开设投资移民项目似乎成为欧洲国家赶时髦的举动。当塞浦路斯在2002年率先设立“黄金签证”后,这股热潮相继漫延到西班牙、葡萄牙、匈牙利,以及希腊等国。最近,又有一个低调的欧洲国家摩尔多瓦加入群聊。

2018年摩尔多瓦在迪拜宣布,该国将设立投资入籍项目,以吸引海外投资。3月22日,摩尔多瓦政府在香港再次发布该项目,这意味着欧洲小国将在亚太区开展市场。

相比其它竞争对手,摩尔多瓦的“先天条件”看上去不仅与优越无关,还有些不足。

地处欧洲两大“穷”国——乌克兰和罗马尼亚之间,摩尔多瓦的

情况

并没有好到哪儿去,国家贫困率达11.4%。由于贫困和高失业率,555万人口中约有836,000人长期在国外工作;6%的人口踩在绝对贫困和饥饿线上,每天的支出不超过2.6瑞士法郎。设立投资移民项目,更像是这个国家促进经济发展的无奈之举。

图片来源:恒理“夹缝”中求生存

除了地理位置身处夹缝之中,摩尔多瓦的经济状况也显得空间逼仄。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18年摩尔多瓦的GDP位居欧洲倒数第二,排名末尾的同伴恰好就在隔壁(乌克兰)。

该国国内相互拉扯的政局现状,也未能给经济发展提供良好氛围。

自1991年苏联解体后,摩尔多瓦陷入一片僵局之中。包括首都基希讷乌在内,东边的人口说俄语,期待早日重新回到俄罗斯怀抱;西边的人口说罗马尼亚语,是亲欧盟一派;而德涅斯特河沿岸成立了不具名的“德涅斯特河沿岸自治领土单位”,试图穿越回苏联时代。

它也未曾搭上“国际化”发展的快车,当全球网民们在脸书上分享生活琐事时,摩尔多瓦的年轻人在名叫Odnoklassniki的社交网络平台中寻找认同感。

在窘境不断的大背景下,摩尔多瓦凭借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还算有些运气。大西洋气旋和东南边的气流会经过这里,日照充足,使得葡萄种植和葡萄酒酿造业独树一帜,为该国农业和贸易出口留存些许希望。该国国土面积虽小,但还是勉强挤进世界上前22大葡萄酒生产国之中。每年出口的6700万瓶葡萄酒似乎是唯一值得称道的贸易案例。

虽然有欧盟的经济援助,该国仍挣扎在贫困线上。去年4月,因其滞涩的选举改革步伐和腐败文化猖獗,布鲁塞尔封锁了对摩尔多瓦1亿欧元的援助,以示惩戒。混沌中的摩尔多瓦开始向外踏出一步,寻找外援。

一步险棋

摩尔多瓦将投资移民项目视作一种“开源”途径,希望通过授予外籍投资者公民身份来引入外资。

在与恒理环球顾问事务所(Henley & Partners)的合作下,摩尔多瓦制定出具体计划:申请人通过投资公共基金,对该国经济作出一定数额的贡献,经过三个月审核流程,即可获得摩尔多瓦公民身份。其中,单人投资门槛为10万欧元,数额将近葡萄牙黄金签证投资门槛的三分之一。Henley & Partners合伙人赖峥嵘认为,摩尔多瓦将在亚洲市场提供新选择,目前已有不少问询者。

摩尔多瓦经济和基础设施部常务秘书Vitalie Iurcu。图片来源:恒理

最理想的局面是让摩尔多瓦与外籍投资者获得双赢。从申请者获益的角度来看,护照价值是支撑赢面的最主要因素。自施行开放的签证政策后,该国积极维护与欧盟,及东方国家的关系,使得其护照指数历年来攀升幅度最大。现在,摩尔多瓦护照持有人可在全球123个目的地免签/落地签。

该国的农业发展也的确带来一些投资机会。摩尔多瓦经济和基础设施部常务秘书Vitalie Lurcu告诉界面新闻,农业资源是目前已经有的优势,尤其是在葡萄酒产业。另外,该国虽然贫穷,但劳动力成本低,GUCCI等欧洲奢侈品品牌已在当地开设工厂。这位常务秘书还认为,外资将为当地互联网行业注入活力,目前摩尔多瓦的网络覆盖达到70%。

摩尔多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投资用途上,新项目也显得颇有规划。该计划要求海外投资人通过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的渠道申请,而非投资房产。这一点充分吸取了南欧国家黄金签证项目的设计不足。投资房产看似能带动当地建筑等产业,但长此以往容易滋生社会问题,也难以提高本地人就业。

Vitalie Iurcu表示,基金将主要投注在公共基础设施领域,摩尔多瓦将成立座谈小组,由各行业专家学者组成,投票决定将如何使用基金。该计划还进一步规定,主要申请人和家属个人背景不得有任何犯罪记录,如果申请人曾被其它免签/落地签国家或地区拒签,申请一概不被接受。

然而,摩尔多瓦设立投资移民项目也存在风险。该国自身经济基础“脆弱”,外资一旦涌入,本国经济架构很容易陷入被动。对此,Vitalie Lurcu也认为,在推行该项目时,该国应当谨慎行事。

从计划吸引的投资人数目上来看,该国仍然表现得颇为大胆。 Lurcu称,第一批计划将接收5000名主要申请人,如果算上附属申请人,获得身份的人数将在10000人左右。第二批名额将根据“试行”结果再调整。Vitalie Lurcu坚持称,保证不会让摩尔多瓦陷入“移民大批量涌入”的窘境。但5000人的数字并不少,塞浦路斯的黄金签证项目在2017年只审批通过503名主申请人。

谨慎的欧盟和竞争者们

想要实现双赢,存在着许多外部干扰。

欧洲黄金签证项目一直在投资移民界争抢中心位置,但从创立之初到现在饱受争议。欧洲议会在3月26日通过“反金融犯罪和反逃税”工作报告,其中包括敦促欧盟成员国停止居留权和公民权项目,以遏制洗钱等潜在的经济犯罪。该报告虽然并无实际约束力,但政治影响力仍有可能导致项目国陷入不讨好的境地之中。

欧盟28个国家里,有20个成员国设立有投资移民计划。外资催活了欧洲资本市场,但95%的投资资金堆积在房市,已导致南欧国家房价虚高。盲目的海外资本涌入,对创造本国就业也无帮助。摩尔多瓦虽不在欧盟国家之列,但与欧盟达成了联合协定。欧洲议会对投资移民项目严厉施压下,摩尔多瓦不免也受影响。

另外,欧洲议会打击黄金签证,必将迫使竞品们纷纷走向合规化和透明化,并在投资方式上玩出新花样,申根国和欧盟成员国等头衔也比只有“欧洲国家”这一则称号的摩尔多瓦要更有吸引力。

非欧盟成员国也非等闲之辈,黑山和摩尔多瓦几乎在同期推出投资移民项目。黑山预计2020年年底能实现申请人全面满额,黑山项目负责人高调称,该国公民权计划并非“出售护照”,而是融入在该国发展战略中。在挑选提供尽职调查服务的事务所时,黑山发起了两轮竞标,发力程度不一般。

而在加勒比海岛一带,为招揽更多外资,发展旅游业,岛国们纷纷放宽投资移民门槛。今年三月,格林纳达投资入籍计划将房产投资类别的最低门槛降至22万美金,以鼓励申请者投资酒店。

顺应全球化趋势,投资移民项目符合人们对出行自由和身份规划的渴求。对摩尔多瓦而言,新项目的命运虽然迷雾重重,但这一次,它努力试图搭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