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了,她终于能在烈士儿子坟前撒下一把家乡的土

  “妈妈,我不在了,我不能陪你了。”得知自己终于可以去看望自己的小儿子,关于儿子的梦也越来越多了,可睡醒了,都是眼泪。40年了,梦里儿子朱家富的脸依旧是那般稚嫩。

  他是家里唯一识字的人

  3月27日早上,李三三的大孙子朱升荣就骑着摩托车,回到了自己从小长大的金沙江边的田坝村,在自家的老屋后面装了5公斤的泥土,又在5年前政府接通的自来水管里接了一瓶水,又打上一壶老家的酒。接着又骑着车回到了东川区市区,年前他和爸爸妈妈还有奶奶住进了新房,那是政府安置田坝村村民的房子,来回将近130公里。

  他知道去看望这位从来只在照片上的叔叔,是奶奶这几十年的心愿,家人希望给叔叔带去家乡的东西,让他记得回家的路。

  1977年底,20岁的朱家富体检政审合格后,于次年2月就要去部队,那个时候,田坝村只有40来户人家,前后两三年,村中有三人当兵。

  哥哥朱家友记得,在送弟弟当兵的前一天,家里请来了亲戚邻居,炒了猪肉,杀了鸡,那差不多是家里大半年的肉了,大家非常高兴,都在夸这个小伙子有本事。而朱家富也承载了全家人的希望。

  那一年,朱家友8岁、朱家富6岁,父亲就因病去世了。三个多月后,妈妈又生了一个遗腹妹妹。兄妹三人就靠妈妈一个人艰难地抚养着。家庭的重担压在了朱家友身上,他放弃了读书,和母亲一道一个工分一个工分地攒起来,供着弟弟上学,弟弟是家里唯一识字的人。

  初中毕业时,看到家中如此贫困,朱家富也不愿意再读书了。1977年底,得知征兵的消息后,朱家富主动要求报名参军,希望报效祖国,也希望为家里带来改变

  黄昏里的送别

  看到儿子只半天时间就从老家金沙江取回了水和土,朱家友说,在弟弟当兵的时候,那是做梦也不敢想的事。

  从田坝村到舍块乡沿着崎岖的山路步行,需要四五个小时。平时到乡上赶集,如果吃了午饭出发到街上时,太阳就要落山了。

  (金沙江边的老家交通闭塞)

  那一天朱家友送别弟弟,送到舍块乡上后,弟弟说什么也不要他们再送了,因为从舍块乡走到可以坐车的地方,还要走七八个小时,如果再送,哥嫂当天就回不了家了。

  这样,朱家友和李金秀,还有弟弟的未婚妻,流着眼泪看着武装部的人领着当年舍块乡的8个兵走了,一直到看不到身影了才反身回家。

  (保存至今的军装)

  临走时,一家人就反复交待,到部队后,每个月必须写一封信回家报平安。每次弟弟寄回信来,朱家友立刻找来村子里认字的人,通过信件,朱家友知道了弟弟已经众金沙江边到了西双版纳,并且成了一名机枪射手。这让一家人都感到高兴和自豪。

  1979年3月,已经一个多月没在收到弟弟的信了,这让朱家友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因为他们已经从收音机里知道,边界自卫战争打响了。又过了几天,朱家友就到公社上打听,得知弟弟已经牺牲了。

  后来他得知,在攻打敌802号高地的战斗中,弟弟和战友们一起消灭了敌人一个火力点,战斗正向纵深发展时,遭敌火力压制,部队攻击受阻,在这紧要关头,朱家富只身向敌高地的另一侧冲了上去。他的行动,吸引了敌人火力和注意力。全班借敌火力转移之机,迅速接近敌火力点,全歼了敌人。弟弟为了战斗的胜利身中数弹,光荣牺性。

  (牺牲时,部队送来的勋章)

  因为妈妈也知道了打仗的事,每天都念叨着小儿,朱家友从公社回到家后,面对妈妈的询问,他转身含着眼泪说,家富来信了,说在部队都好好的,叫不要挂念。只是这个消息没有瞒多久,公社的人以及部队的干部就到村中正式通知,朱家富牺牲了,老母亲差点没缓过来。

  给你盖把土,回来时还能记得路

  儿子牺牲后,老母亲李三三一直念叨着要到儿子的坟上看看。只是那个时候,国家也穷,老百姓也穷。金沙江边,人均只有五分地,只能种点水稻和包谷,能够吃饱饭是家里人最大的心愿。

  虽然在同一个省,但是相隔几百公里,老母亲因为多次意外受伤,生活不能自理;而朱家富在干农活时,摔断了左手,因为无条件医治只能请赤脚医生做简单包扎,至今都是轻度畸形,根本就使不得重力。

  重重困难之下,又如何实现老母亲的愿望呢?

  一次偶然的机会,退伍老兵田云山得知老母亲40年没有去扫墓情况,于是将信息发到了退伍老兵的信息群中,也联系上了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以及东川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希望能够为老妈妈圆梦,想法得到了多方的支持。

  4月2日上午,阴天。朱妈妈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金平烈士陵园。几人抬着轮椅,一级一级地将朱妈妈抬到了朱家富的墓前。

  看到儿子的墓,朱妈妈的眼泪瞬间便流了下来。哥哥将从家里带来的土,一把一把地撒到了坟上。嫂嫂站在墓前,哽咽道:兄弟,今天我们和妈妈来看你了,你就安心吧,我们都好好的,你要保佑妈妈健康长寿。现在我们已经从田坝村搬到了东川,住进了政府盖的新房里,我们搬家了,给你盖把土,你回来的时候就记得路了。

  朱妈妈抓了一把土,含泪撒在了儿子的墓碑前。最后,在众人的搀扶下,朱妈妈站了起来,走到儿子的坟边,轻轻地抚摸,犹如当年送别时抚摸他的脸一样……

  除了李三三,还有许多烈士父母年事已高,跨越千里的团聚,需要大家的支持!可点击为守护困境烈士父母进行爱心帮助。也可以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守护困境烈士父母”进行捐助。

  关于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以“抚慰战争创伤,倡导人性关怀”为使命,源起于2008年“老兵回家”公益行动,2011年在深圳市民政局注册成立。基金会致力于为战争背景下的个体士兵提供人性关怀,关怀服务抗战老兵。

  烈士父母关怀计划

  2017年9月30日,第四个烈士纪念日该项目正式启动。烈士倒下了,但是他们的父母还孤独地活着。抚慰烈士父母的创伤,给他们带去社会的温暖和敬意,是龙越慈善基金会开展这个项目的初衷。

  截止2019年1月,为湖南、云南、陕西、安徽、贵州、湖北、吉林、广西、深圳9个地区的烈士父母送去超过4000份关怀礼包,为1位独居烈士母亲提供陪伴服务,协助6位烈属跨越千里扫墓,了却烈士母亲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