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朴树奉为“先生”,他写的诗,第一句就让你想哭

  本文来源于婷婷唱古文

  (ID:TTchangguwen)

  你可能不知道弘一,也可能没听过李叔同,但你一定知道,且熟悉这一首词: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杯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这首《城南旧事》的插曲,赚足无数眼泪的《送别》,正是出自一位潇洒的公子哥、一位学富五车的文人、一位超脱尘世的法师。

  他就是一代高僧弘一法师,俗名李叔同。

  赵朴初老居士曾这样评价弘一法师:“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

  家族世代经营盐业与银钱,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弘一法师,却并没有像一个富二代一样,奢靡混沌度过一生。

  经历了大富大贵和大起大落的人生,最容易大彻大悟。

  纵观弘一法师的一生,可用“传奇”两字概括。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读一读那些与《送别》同样惊艳的小词,感受法师传奇的一生。

  幼年富贵,志学报国

  如果说叔同从小和佛有缘,也是可以的。

  据说他降生的那一天,喜鹊把象征着吉兆的松枝衔到了产房,叔同家父母均信佛,这不同寻常的奇事也被大家称作“佛赐的祥瑞”。

  出身于巨富之家,虽然只是庶子,但家族也对他严格教养,养出了他的风流诗文,年纪轻轻在天津艺林就有盛名。

  电影《一轮明月》剧照

  “盛名”之下,也有风波。

  戊戌变法失败以后,曾经大张旗鼓支持过新法的李叔同,被外界哄传是康有为等人的同党。为了躲避这一场风波,20岁的叔同带着母亲、妻子移居上海。

  也正是这时,他遇见了自己一生的好朋友许幻园。

  和宋贞题城南草图原韵

  门外风花各自春,空中楼阁画中身。

  而今得结烟霞侣,休管人生幻与真。

  1901年,叔同北上探兄,本要去河南,但是八国联军侵华后,交通艰难,叔同的船走到天津便再不能行走了,最终没能见到兄长。

  登轮感赋

  感慨沧桑变,天边极目时。

  晚帆轻似箭,落日大如箕。

  风倦旌旗走,野平车马驰。

  河山悲故国,不禁泪双垂。

  但这一路中的所见所闻,却给了一直生活得无忧无虑的叔同一记重击,回沪后,叔同写成了《辛丑北征泪墨》一集,里面的诗文,记录了国土沦丧之后的途中所闻。

  梦

  哀游子茕茕其无依兮,在天之涯。

  惟长夜漫漫而独寐兮,时恍惚以魂驰。

  萝偃卧摇篮以啼笑兮,似婴儿时。

  母食我甘酪与粉饵兮,父衣我以彩衣。

  月落乌啼,梦影依稀,往事知不知?

  汩半生哀乐之长逝兮。感亲之恩其永垂。

  哀游子怆怆而自怜兮,吊形影悲。

  惟长夜漫漫而独寐兮,时恍惚以魂驰。

  梦挥泪出门辞父母兮,叹生别离。

  父语我眠食宜珍重兮,母语我以早归。

  日落乌啼,梦影依稀,往事知不知?

  汩半生哀乐之长逝兮,感亲之恩其永垂。

  国家动荡之中,母亲的逝世,让叔同更感到了无比的悲哀。

  叔同是三房王太太所出,自父亲去世以后,母子俩便在大家族中相依为命,26岁那年,叔同的生母病逝,因为去街上挑选棺木,他没有见到母亲最后一面。

  当天夜里,李叔同把钢琴拉到了灵堂,唱了这一首《梦》,唱罢大哭。在场听者也无不动容。

  其父一个姨太泪流满面地说:叔同,我有一个请求,你能否在我的葬礼上,也唱这一首歌?

  在天津料理完母亲的丧事,他对之前自己的轻颓悔恨不已,便没有返回上海,而是选择独自一人前往日本留学。

  喝火令·哀国民之心死也

  故国鸣鷤鹆(tí yù) ,垂杨有暮鸦。江山如画日西斜。新月撩人、透入碧窗纱。

  陌上青青草,楼头艳艳花。洛阳儿女学琵琶。不管冬青、一树属谁家,不管冬青树底、影事一些些。

  偕日本妻子回国,在上海、杭州诸学校任教员

  极受学员敬重,声名日显

  1916年,李叔同(前排左二)在“上海南社”

  回国以后,原本纨绔风流的少年,已经褪去一身的少年意气,在日本的学习经历,让他更加意识到“教人”的重要性。

  而就在这时,少年时的挚友许幻园家中破产,前来告别,李叔同大受触动,挥笔写下了《送别》,从此认定只有教育才能启迪更多的人。

  玉连环影·为夏丏尊题小梅花屋图

  屋老,一树梅花小。住个诗人,添个新诗料。

  爱清闲,爱天然,城外西湖,湖上有青山。

  他在浙江第一师范当老师,穿灰色粗布袍子、黑马褂、布底鞋。肃穆而端庄,教导学生非常严格。

  但他几乎不会斥骂学生,有人犯错,他当时不理会,下课后再单独谈话,言辞恳切真诚,直让学生羞愧得再也不犯才好。

  归雁

  几日东风过寒食,秋来花事已烂珊。疏林寂寂变燕飞,低徊软语语呢喃。

  呢喃,呢喃。

  雕梁春去梦如烟,绿芜庭院罢歌弦,乌衣门巷捐秋扇。树杪斜阳淡欲眠,天涯芳草离亭晚。

  不如归去归故山。故山隐约苍漫漫。

  呢喃呢喃,不知归去归故山。

  月夜

  纤云四卷银河净,梧叶萧疏摇月影。

  剪径凉风阵阵紧,暮鸦栖止未定。

  万里空明人意静。

  呀!是何处,敲彻玉磬,一声声清越度幽岭。

  呀!是何处,声相酬应,是孤雁寒砧并。

  想此时此际,幽人应独醒,倚栏风冷。

  早秋

  十里明湖一叶舟,城南烟月水西楼,

  几许秋容娇欲流,隔着垂杨柳。

  远山明净眉尖瘦,闲云飘忽罗纹绉,

  天末凉风送早秋,秋花点点头。

  自此,一切皆空,苦修圆满

  江南的一切都很好。正如这时期叔同的诗作一样,花香阵阵、风熏暖香。

  有一天有客人来学校演讲,叔同和夏丏尊趁机躲进小亭中喝茶。

  夏丏尊戏言说:我们这样的人,出家倒是不错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循了这句戏言的因缘,叔同从寺院小住开始,渐渐断心绝念,终于践行出家。

  人到中年,有爱情,有家庭,有事业,有山间的雪、秋夜的月亮,然而,亦有挣扎的世人,以及战乱的年代。

  大概是看透了世间所有的好,他要去佛教修行“苦”了。

  清凉

  清凉月,月到天心,光明殊皎洁。今唱清凉歌,心地光明一笑呵。

  清凉风,凉风解愠暑,气已无踪。今唱清凉歌,热恼消除万物和。

  清凉水,清水一渠,涤荡诸污秽。今唱清凉歌,身心无垢乐如何。

  清凉,清凉,无上究竟真常。

  山色

  近观山色苍然青,其色如蓝。远观山色郁然翠,如蓝成靛。

  山色非变,山色如故,目力有长短。

  自近渐远,易青为翠;自远渐近,易翠为青。

  时常更换,是由缘会。幻相现前,非唯翠幻,而青亦幻。

  是幻,是幻,万法皆然。

  三宝歌

  人天长夜,宇宙黮(dàn)黯,谁启以光明?

  三界火宅,众苦煎迫,谁济以安宁?

  大悲大智大雄力,南无佛陀耶!昭朗万有,衽席群生,功德莫能名。今乃知:唯此是,真正皈依处。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二谛总持,三学增上,恢恢法界身;

  净德既圆,染患斯寂,荡荡涅槃城!

  众缘性空唯识现,南无达摩耶!理无不彰,蔽无不解,焕乎其大明。今乃知:唯此是,真正皈依处。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依净律仪,成妙和合,灵山遗芳形;

  修行证果,弘法利世,焰续佛灯明,

  三乘圣贤何济济!南无僧伽耶!统理大众,一切无碍,住持正法城。今乃知:唯此是,真正皈依处。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花香

  庭中百合花开。昼有香,香淡如;入夜来,香乃烈。

  鼻观是一,何以昼夜浓淡有殊别?

  白昼众喧动,纷纷俗务繁。目视色,耳听声,鼻观之力,分于耳目丧其灵。

  心清闻妙香,用志不分,乃凝于神:古训好参详。

  1942年秋,弘一法师身患疾痛,写下遗嘱“悲欣交集”后,圆寂于泉州不二祠。

  一代高僧,远去。

  忆儿时

  春去秋来,岁月如流,游子伤飘泊。

  回忆儿时,家居嬉戏,光景宛如昨。

  茅屋三椽,老梅一树,树底迷藏捉。

  高枝啼鸟,小川游鱼,曾把闲情托。

  儿时欢乐,斯乐不可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