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学的阅读课:让每个孩子都成为创作经典的大师

  童话故事是大多数儿童每天都要接触的。只要掌握好的方法,优质的童话故事,能为孩子积累大量的底蕴,为今后的创作之路打下结实的基础。如何才能通过日常的阅读,让孩子成为“经典”的创作者呢?上海三林东校老师郑钢,在考察了美国格伦初中后表示:首先要让孩子选择感兴趣的文本主题,之后对同一主题的多个版本进行阅读。在主题阅读中进行比较与重构,帮助形成思辨能力,才能让孩子具备创作经典的能力。

  文丨郑钢    编辑丨张凌锋

  如要问儿童最喜欢看怎样的故事,估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儿童会选择童话故事。丰富的想象和幻想、夸张的形象、离奇曲折和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通俗、生动的语言,拟人的方法,等等,紧紧抓住着孩子的目光和心灵。

  美国英语课堂珍视童话涵养和滋润人性的重要价值,将童话教学视为最重要的教学内容,即使在初中阶段依然很重视。

  阅读理解是课程评价的重要部分

  在美国研修期间,我们走进格伦初中的英语课堂,是六年级奥布里老师的英语课。孩子们正在用木偶剧的形式表演童话。每一组学生站在讲台的一块展板后面表演,台下的学生看不到他们的脸,只是在座位上观看。

  表演者在课前制作了故事里的角色或人物的图像,然后贴在细竹竿上,课上他们一边手持不同的角色的图像,动手演示,一边配音。在每组的表演中,还会有旁白,串联起整个故事。

  教师则坐在学生座位上,一边观看学生表演一边打分。在她的手上是一张学生木偶剧的项目评分表,评价的栏目有介绍、故事讲述、声音、木偶、参与度、剧本六项。

  每个栏目后面写明了要求和评分标准,如故事讲述要求学生是否夸张,具有舞台或喜剧的效果;还如剧本要求书写是否规范、是否通俗易懂、是否具有木偶剧的格式;又如木偶制作是否有创意,能够栩栩如生地表达出人物或角色形态。

  这是学生学期英语学习成绩认定的很重要的部分。在格伦初中,学生学业评价重视过程性和综合性,会由各方面组成,如课后作业、课堂笔记、单元评估和统测成绩。

  在完成单元学习后,教师会对学生学习效果进行评估,这种评价常常不是阶段考试、测试或者默写等书面作业,而是综合性的考核,如动手实践、知识运用、能力达成等等,从多种维度去评估学生掌握的程度。

  这节课上,教师考核的不是故事中的背景常识、遣词造句、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而是对于文本的理解和再创作,目标在于评估学生的理解能力、创新能力、合作能力和动手能力。

  课后,教师将学生的剧本和木偶收集起来,张贴在教室的墙上,供全班同学观看和浏览,这是一种“学生被看见”的方式,每个学生都能在校园或教室里看到自己的作业,感受到自己真实的存在。

  鼓励孩子根据兴趣选择文本

  与我们常常指定文本要求学生们阅读同一个故事不同的是,他们每个小组有材料自主选择权,以组为单位选择主题,所以内容并不一样。

  我们一看,有八九之多,是《杰克与魔豆的故事(Jack and the Beanstalk)》、《蚱蜢和蚂蚁(The Grasshopper and the Ant)》、《狮子和老鼠(The lion and the mouse)》、《汉赛尔与格莱特(Hansel and Gretel)》,《丑小鸭(The Ugly Ducking)》、《公主和豌豆(The Princess and the Pea)》、《小红帽(Little Red Riding Hood)》、《龟兔赛跑(The Tortoise and the Hare)》、《侏儒怪(Rumpelstiltskin)》、《金发歌蒂与三只熊(Goldilocks and the Three Bears)》这些童话是英语文学中经典的故事,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由于阅读最后表现的形式是木偶剧,教师鼓励孩子去选择不同的主题,这样当最后一天表演到来的时候,教室变成了众多童话故事展演的“舞台”,英语课变成了每个人表演和参与的“节日”,不同的故事在课堂上通过学生的口和手演绎,展示出学生对于文本深入的理解和再次建构。

  自主选择性阅读更多地体现个性化阅读。这种个性化不仅体现在阅读的过程中,要求学生建立独特感受、体验和理解,促进文本世界与读者个体心理世界对话、交流的过程,还体现在文本的选择常常基于个体的偏好和兴趣,这样更能激发学生阅读的兴趣。

  同一个主题的不同版本阅读

  在观看学生表演的过程中,我们突然发现,选择同一个故事的团队在表演结束时,他们的故事的结局不一样,有时还会大相径庭。

  就像格林童话集中《汉赛尔与格莱特》中的结局是妹妹借向巫婆学习添柴之机,将巫婆推入炉中,兄妹俩带着巫婆的财宝,回到了家中。后母已经去世,兄妹俩和父亲一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而有个小组却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巫婆并没有死,而是改邪归正了。还有个小组的结局是继母和父亲一起死了,只留下兄妹两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原来老师在布置任务时,要求学生在创作剧本时,要“基于文本高于文本”,改写故事结局,原则是出乎观众或读者的意料,既符合故事发展的逻辑,沿着情节的主线,从故事背景、高潮,一直到结尾,但又不落窠臼,独具匠心。因此即使是同一个故事,他们的结局常常是不同的。

  坐在下面的学生会饶有兴趣等着不一样的故事,听起来自然非常认真。创作团队也是深入细致地阅读,挖空心思地去思考,想给大家不一样的感觉,这样做无论对于是阅读的深度还是对创作的灵感都是很有裨益的。

  有趣的是,学生在创作前,要阅读所选择童话的不同版本,再确定自己将要饰演的版本。

  在美国,那些经典的童话会有不同的版本,如伊索版、学前儿童版、古英语版、迪斯尼版、犹太版和格林童话版等等。这些经典的童话故事穿越了浩瀚的时空,糅合了多元的文化,在岁月的流逝中积淀和衍生了众多的版本。

  即使是《格林童话》,它的版本也经过了不断地编辑修订和润色。早在1812年12月,格林兄弟出版了第一卷。1815年,又出版此后享誉全球的《格林童话》第二卷。然而他们从没有停止过修改的脚步,使得这些故事更适合儿童阅读,直到1857年第七版,这便是今天最为人所知的《格林童话》版本。

  一直以来,不少美国的童话作家、学者和有关研究机构会重新创作、改写经典童话。

  这些童话有的情节略有不同,有的语言风格不同,有的主题不同,也有的故事结局不同等等。就像迪斯尼版的童话,常常充满了童趣,人物的服装充满了卡通味道,角色的对话也常常口语化、亲切化,吸引着孩子进入一个童趣的世界,给读者独特的体验。

  正因为有了不同的版本,经典童话不断发出璀璨的光芒,历久弥新,吸引着世界各地、各个时代不同的读者。家长、老师和学生只要在搜索引擎中打入“童话名字+版本名字。”就可以很容易地找到自己想要的版本。

  重构文本,让学生的作品成为经典

  分析和比较不同版本的故事是创作剧本前重要的教学活动。上演《杰克与魔豆的故事》小组选择了迪斯尼版、犹太版和经典版的故事,学生在三个版本的阅读过程中,分析不同的情节。

  迪斯尼版的情节是魔豆走进了洞穴,而不是他母亲;犹太版的是一开始,整个村庄拥有所有的珠宝,当杰克爬上豆秸时,他突然之间变成了侏儒;而经典版本则是杰克三次爬上豆秸,而不是仅仅一次。情节的变化是服务于故事的定位和发展的需要。

  在阅读和分析不同版本的童话后,学生们选择其中一个版本,开始改编和创作。他们先会完成一份情节图,大致勾勒出故事的大致内容,然后创作一个不同的版本,之后列出角色清单,并为相应的角色写出他们的对话。

  对话在木偶剧中占据重要的地位,常常是绝大部分,通过对话来展现人物的性格,情节的起伏和思想的变化等等。那组上演《杰克与魔豆的故事》小组选择了迪斯尼版,他们认为“这个版本很有趣,大家都很感兴趣。”

  教育文化隐喻、折射着社会的文化和传统。美国的社会和教育鼓励学生去创新,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表达自己独特的思想,只要足够优秀,每个人都能成为经典。也许有一天学生所写的不同版本的童话也能成为众多“版本家族”中的正式一员。

  比较和建构是阅读的最高境界

  无论是在英语课上还是在其他课上,我们观察到美国教师的课堂教学是超越教学内容,基于教学方法的设计。

  设计各种各样的方法去引导学生阅读,检测他们理解的程度,反馈他们应用的程度。教学方法是教师促进学生理解内容,了解学生是否达到文本深度的工具和手段。

  事实上,我们无论是在读文学作品还是在读非文学作品的时候,都仅仅停留在一个作品的内容梳理上,缺少让学生运用一些技术或方法,在获取足够的知识后内化成自己的东西。

  理解一个文本并不是把那些语法、修辞、段落大意等知识要点领出来,记住了就算理解了。这样的教学是不需要方法的,只要一支笔划一下就达到目的。

  如今语文新教材重视多种阅读方法的教学,包括默读、浏览、跳读、猜读、比较阅读、读整本的书等,就是为了改变当前阅读缺乏方法的现象。

  主题式比较阅读之后的生成性创作是升级版的方法,促进学生内化和生成。美国学者莫提默.j.爱德勒和查尔斯.范多伦合著的《如何阅读一本书》被称为“有关阅读的永不褪色的经典”, 本书将主题阅读称之为最高层次的阅读。

  在主题阅读时,阅读者会读很多书,而不是一本书,会读不同的故事,而不是一个故事。并列举出这些故事间的相关之处,提出一个所有的书都谈到的主题。

  当然书本字里行间的比较还不够。

  借助所阅读的书籍,学生创作并架构出一个基于自己生活经验和价值判断的故事,生成了一个新的文本,那学生与文本之间深层次的对话产生了。

  学生重构文本的故事情节、人物或结局时,会思考为什么会保留所阅读文本的那些部分,创作怎么样的故事结局,调整哪些人物关系等等,学生的思辨能力就会慢慢形成。

  而且学生在阅读文本后创作文本,写作的兴趣会变得强烈,每个人都想塑造属于自己的“主人公”。因此,这样的阅读方式是延伸阅读、拓展阅读、还是群文阅读,更是创作阅读,将阅读的边界无限延伸,将学生的思维无限拓展。

  比较是人类的高级思维。通过观察,分析,找出研究对象的相同点和不同点,是认识事物的一种基本方法。就像一名铁匠要铸成名剑,必须经过不断的敲打,而且需要从不同的角度敲打,才能形成锋利的刀刃,学生的思维也只有在兼容并蓄、激荡对流中提高品质。

  学生阅读不同的文本,通过比较和分析童话中的不同版本。这种分析和比较本身就是一种鉴别、思考和研究能力,包括整合知识,搜寻信息,进行评价和比较,以及表达自己的观点。

  延伸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