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于高薪金饭碗,56%的微软、苹果公司员工也喊穷

  记者 | 梁晶晶

  不少人都想要挤进美国硅谷这个窄门。就像一个财富聚集地,垄断高薪排行榜的科技巨头们在这里云集如林,科技行业的强劲发展吸引了大量资本和优秀人才。一些人想要挤进这张窄门,分享财富,而对于大多数硅谷从业者来说,他们对薪资不太满意。

  通常来说,一名入门级的

  软件工程师的薪水

  约为86000美元(约合58万人民币)。同等职级在亚马逊工作能拿到177000美元(约合119万人民币),为LinkedIn工作可以拿到191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28万人民币),Apple的薪资甚至可以达到203000美元(约合136万人民币)。随着经验和技能的提升,工资将继续上涨,还包括带薪休假和一系列有吸引力的额外津贴。

  20出头的年龄里,这些人的财富积累已经超过了父辈的一生。但是程序员匿名社交网站Blind的一项匿名调查发现,年轻人想要的远远不止这些。接受访问的10500名匿名用户就职于微软,谷歌,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其他家喻户晓的高科技公司,其中约56%的人不太满意,认为“我得到的报酬远低于我创造的价值。”

  在Uber和LinkedIn,60%的程序员表示薪水太低;超过55%的Lyft员工也有同种感受,据估计,现任和前Lyft员工现在共同拥有15亿美元的股票。而且采访调查于3月14日至22日期间进行,当时Lyft正在准备高调的IPO,很多Lyft员工们可能因此变得更加富有,超过一半的人在调查中表示他们的价值应该更高。苹果,亚马逊和特斯拉也是如此。

  为了探讨这种引人深思的现实,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社会心理学家保罗·皮夫让人们玩“大富翁”游戏,并且用视频秘密记录全程。实验中,不公平的垄断游戏,扮演富豪角色的一人——由抛硬币决定,可以获得两倍资金奖励和掷两个骰子的特别待遇。额外优势使富豪可以较其他人能够更快、更多地积累财富。但是在采访中,这位最后的胜出者最终倾向于将成功归因于自己的技巧和聪明,将双倍奖励和两次掷骰机会抛之脑后。

  过去数年以来,保罗·皮夫和他的同事都在研究垄断游戏造成的经济不平等。皮夫在他的TED演讲中说,“我们从这个国家的数十项研究和数千名参与者中发现,随着个人的财富增长,他们的权利感,应得的价值以及他们的自身意识形态都会相应有所提升。”换句话说,如果个人被支付的薪资越高,就会认为自己越有价值,即便这笔钱是偶尔得到的。

  事实上,程序员们做出了非常聪明的职业选择,让他们获得了高薪。曾经经历“每一家公司都是软件公司”的历史时刻,所有公司陷入争夺技术人才的狂热之中以及愿意为每一次招聘做出高额投入。如果社会经济状况发生变化,大型科技公司开始裁员并减少员工薪酬支出,这是否意味着这些员工会认为自己的价值变低了?

  从皮夫的研究来看,自我认识并不会改变,即便经济下行,他们也不会因此调整薪资期待。

  不过,Facebook的特例让人们有了新的理解,他们的员工薪酬低,满意度高。根据Glassdor的数据,Facebook软件工程师的平均年薪约为121000美元(约合81万人民币),略低于谷歌和苹果同职级员工,但是69%的Facebook员工在匿名调查中表示满意目前的薪酬水平。

  Facebook做对了什么?Inc的一篇文章作者认为成功秘诀在于,扎克伯格每周会回答公司员工的问题,包括敏感话题。换而言之,信任并且保持开放非常重要,即使员工比其他公司的同行赚得更少,同样也会感到高度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