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老祖宗与花粉过敏的奋斗史,满是心酸泪

  清明节也是踏青节,各种春游赏花的行程又开始了。不过,当花草树木都开始盛放释放出“爱的信号弹”,花粉过敏人士也到了瑟瑟发抖的季节。

  花粉过敏不是什么现代病,由于花粉的历史比恐龙还悠久,可能咱们第一代的老祖先就饱受其苦了。说到这里不得不抱怨一句,亿万年来,花粉都进化了好几个阶段了,怎么人类没有在进化过程中摆脱花粉过敏呢?

  花粉过敏趣史

  根据考古学的发现,较早的花粉化石可以追溯到尼安德特人时期。鼻窦炎和哮喘的症状及治疗记录也历史久远。不过,就世界各地的史料看来,我们的祖先一直没搞清楚花粉过敏的来源,所以也没有真正的解决方案。

  比如5000年前的中国人曾用双穗麻黄的果实减轻鼻塞等症状。神秘的古埃及人对花粉过敏也不得其要,重要的药品文献纪录、公元前1650 年的艾伯斯纸草书(Papyrus Ebers)记载了20多种治疗咳嗽和呼吸困难的药方,包括蜂蜜、枣、桧柏(有些种子和果实可供药用和杜松子酒调味之用)和啤酒。

  古希腊文学作品、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所描述的粗重呼吸声,目前被认为是哮喘。公元2世纪的希腊医生阿瑞蒂亚斯(Aretaeus of Cappadocia)被认为给出了最接近现代医学对花粉过敏的描述:“病人们竭力长大嘴巴,拼命呼吸;呼吸时,他们的脖子肿胀、心口回缩、脉搏急速……如果症状持续不减轻,病人可能会发生癫痫,进而窒息。”

  第一个描述季节性呼吸异常症状记录出自一位生活在公元十世纪的波斯学者雷扎斯(Rhazes),他将鼻塞和玫瑰绽放季联系起来,将这种疾病命名为“玫瑰热病”。

  到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的时期,中南美人类开始利用发源于巴西的吐根(多年生常绿小灌木,被巴西和秘鲁的土著用来作为催吐药),混合催吐、祛痰的药品和香脂治疗花粉过敏的相关症状,并且直到今天还在使用这种古方治疗感冒。南美洲古代印第安人印加人则大量使用可可叶和烟叶用于医疗,这两种植物出口到欧洲后,曾被尝试用来治疗鼻炎和哮喘。

  季节性过敏曾是富贵病

  时间来到黑暗的中世纪,科学发展停滞,整整900年都没有出现值得学界振奋的历史记载。直到1819年,当时的约翰·保斯托( John Bostock)医生发表了一篇文章,描述了他自己经历的季节性过敏症状,不过他没能找出诱因。

  保斯托从小便被“夏季感冒”折磨,因此孜孜不倦地研究,但当时的医学界并没有关注这一领域。据上一篇论文发表9年后,他发表了第二篇论文。9年间,他只发现了28位同样有季节性过敏症状的案例,但这个数据量太小,并不能定义流行疾病。他还指出,权贵阶级更容易感染季节性过敏,在当时,这被认为是与财富、文化和室内生活相关的疾病。所以,季节性过敏在当时也算的上是一种“富贵病”了。

  季节性过敏在工业革命时期逐渐被重视,也有了新的解释——空气污染、室外活动减少、花粉量增加、卫生水平提高等都被认为是过敏流行的原因。当时的人们还提出了一个卫生假设:某些细菌和感染的减少导致了过敏性疾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增加。

  由于当时的人们认为是新干草的味道导致了季节性症状,所以季节性过敏又被称为“干草热病”。而保斯托又开始觉得,夏季的炎热是病因,因为当他在海边消夏的时候,症状就得到了缓解。这也是为什么,权贵阶级开始流行在海边或山间的度假区度过过敏季节。

  罪魁花粉终于伏案

  花粉过敏症就这样一直“潜伏”,直到英国医师查尔斯·布莱克利(Charles Harrison Blackley)横空出世,他通过大量的研究和自体实验,确认了花粉才是过敏症状的罪魁。他搜集、辨认和描述了多种花粉,并将花粉揉搓在自己的眼睛里和皮肤上,证明了过敏反应——发红发痒。别吃惊也别笑,这种皮肤过敏测试方法直到今天还在使用。

  布莱克利医生的发现启发了医生莱昂纳多·怒恩(Leonard Noon) 和约翰·弗雷曼(John Freeman)。在20世纪初,他们给过敏性鼻炎的病人注射花粉提取物,发现真的有效。这也开启了新的医疗领域——过敏症免疫疗法(allergy immunotherapy)。

  治疗过敏的抗组胺剂出现在上世纪40年代,但当时的技术会引起严重的药物镇静反应。直到80年代,副作用更小的抗组胺剂才被广泛使用。

  花粉过敏魔高一丈,你该怎么办?

  虽然医学技术不断提升,但是魔高一丈的花粉过敏似乎也比过去更加流行。据Quartz报道,目前全球10%-30%的人口受花粉过敏影响。这与全球变暖有着直接关系。更温暖的天气和更高的二氧化碳浓度延长了花粉季,从而提高了花粉量。

  那我们可以为自己做啥呢?

  找出自己的过敏原:不过不用像往自己身上揉花粉这么残忍,记录下自己过敏症状的起止时间就好。

  减少和过敏原的接触:可以关注空气指数中的花粉指数,多待在室内,从室外回家立刻洗澡、换衣。

  采取预防性治疗:比如提前吃抗过敏药,并随身携带鼻腔喷雾等。

  祝你有一个浪漫但不过敏的春天。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