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人一过40,就酷爱到处挖野菜?

  最近,如果你不小心遇到一群口罩墨镜蒙头、手里还拿把刀的妈妈,疯狂冲向路边……

  不要惊慌,不要害怕,她们不是要去抢银行。

  只是因为,一年一度挖野菜的季节到了。

  @大连老湿王博文

  这不,随着北方天气转暖,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就被一群神秘的“采花贼”占领了。

  无数市民和游客呼朋唤友,带着铲子和袋子,武装好全套的防晒装备,来到这里。

  她们纷纷头对头地蹲下身体,只见屁股不见脸,二话不说便开始了劳作。用手掐、用小刀砍、用钥匙挖……知道的是挖野菜,不知道还以为在搞什么地下党接头暗号。

  甚至连工人除草的功夫都省了,但凡是能和“吃”字沾上一点儿关系的植物,都会被揪进菜篮子。二月兰、蒲公英、苜蓿芽、荠菜等各种野菜,在四月初的奥森公园都难逃一劫。

  鉴于不少植株还未长大就被整根掐下、草地被挖得乱七八糟,奥森的草坪浇灌用的更是工业污水回收处理来的中水。

  公园早早就在园里到处立起了“禁止采挖果实蔬菜”的牌子,但这都没有止住大家的热情,仍不时有人随意采挖野菜。

  先抛开对公共秩序财物的破坏不谈,妈妈辈对野菜的痴迷就让很多人不能理解。

  就像这位博主的吐槽:爱吃长在路边的槐花和苜蓿的人,和吃绿化带有什么区别?

  可又何止是北方,上海妈妈的荠菜草头马兰头,云南妈妈的车前草和折耳根……来自全国各地的小伙伴都纷纷跟评,自打开春起来,自己已经快把小区的草地墙根吃遍了。

  说起来,喜欢挖野菜和吃野菜早就是刻在中国人骨子里的事情。

  古人就爱吃野菜,荠、薇、葛、覃、蕨,《诗经》里提到的野菜有25种之多;

  唐代诗人杜牧早就用一句“经冬野菜青青色”称赞这春的馈赠;

  一代文豪苏东坡虽然最爱吃红烧肉吧,偶尔也不忘荤素搭配,挖个野菜甚至能品味出“人间有味是清欢”的传世名句。

  到了现代,每个中国妈妈和奶奶更是内心都住着一只兔子的灵魂。

  对她们而言,野菜宝贵就宝贵在这个“野”字,因为大部分菜市场都买不到,要吃就得身体力行亲自挖。

  于是,为了在转瞬即逝的春天吃上一口最新鲜的绿色,她们都练就了一身强大的本领。

  首先眼力要好,要有从一堆野草里分辨出野菜的火眼金睛,平时老花眼的毛病在此时仿佛消失无踪。

  就比如下面这一大堆吧,在我们的眼里都是“草” 。

  可咱妈却隔着10米就能准确的从绿地中辨识到哪个是苜蓿、哪个是荠菜、哪个是婆婆丁(也就是蒲公英)。

  甚至还能通过叶子的颜色和手感准确判断其新鲜程度,并把它们最终是用来炒鸡蛋、包饺子、还是捏菜团子,安排的明明白白。

  体力更要好,要能从天亮挖到天黑,并且还一直保持着弯腰或下蹲姿势,光看图我这个久坐办公室的老腰和脆弱的膝盖就已经疼到不得了。

  更别提下面这位年过六旬的阿姨,为了吃口新鲜的榆钱儿(榆树的果实,形圆薄如钱币),连爬树都不在话下,可比手无缚鸡之力的肥宅矫健多了。

  @一手Video

  你看,任何事情都无法阻挡妈妈们在吃了一冬天囤货白菜之后,对绿意的渴望。

  挖到忘情时,时间与空间都已经无法限制她们蹲下扒拉一下草的欲望,春游要挖,遛弯儿要挖,出国旅行也得挖。

  随随便便一出门,回家可能就是下图这样的。

  @Lacrrrrry

  年轻人经常纳闷儿:菜市场各种绿色蔬菜应有尽有,怎么就非得费着功夫去自己摘菜了呢?

  是因为穷到连菜都买不起了吗?显然不是。

  虽然也有不少在公园小区贪图小便宜的人,但更多长辈在意的其实并不是能省下几个小钱。

  毕竟生活在城市,想找个绿色无公害的挖菜据点可不是件容易事,专门跑去郊区农家乐或野外山沟沟的更多。

  驱车好几十里地只为挖回几袋连油费都不值的野菜,在很多孩子看来可都是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可长辈们痴迷于各种野菜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

  就像《家有儿女》里坚持逼孙辈们吃野菜的爷爷,在那个饭都吃不上的年代,野菜可是救了许多穷苦人家的保命食物。

  以至于多少年后,他们也都不忘当年救了自己命的那一口,并总想着让孩子们也能忆苦思甜。

  尤其是如今吃多了大鱼大肉,看到绿油油的儿时回忆更是无法抗拒。

  这点,从咱妈朋友圈里不转不是中国人的标题就可见一般。

  虽然科学早就证实了野菜的营养并不比菜市场青菜高,可有几个妈妈能经得起“抗癌神菜”、甚至是“包治百病”等字眼的诱惑。

  正如大连名媛刘凤芝女士的那句名言:“市场都是农药的,野生的才是最好的。”纯天然三个字仿佛有一种魔力,让人忘却了所有口感和味道上的不足。

  仅是“清热解毒”四个字,就足以让咱妈恨不得逼“每天吃地沟油外卖”的你,一日三餐都是她挖来的野菜。

  一些年轻人不喜欢野菜的原因也很显然,比起精致的市场蔬菜,大部分野菜(划重点)如果烹饪手法不得当的话,实在是有些难以下咽。

  且看这杯散发着泥土芳香的野菜茶……对不起我还是点奶茶吧。

  可说到这里,小编也不得不为咱妈辛辛苦苦挖来的劳动成果正个名:

  并不是所有的野菜都做不好吃。

  比如美味程度能写进初中语文课本的槐花:

  孩子们跑来了,篮儿挎走白生生的槐花,心里装着喜盈盈的满足。中午,桌上就摆出了香喷喷的槐花饭,清香、醇香、浓香……这时候,连风打的旋儿都香气扑鼻,整个槐乡都浸在香海中了。——《槐花》

  再比如,野菜之王荠菜在历史上拥有600多首应援诗不说,荠菜汤甚至还被宋初的《清异录》称为“百岁羹”,意思是活了百岁的人,什么好吃的都尝过了,牙也掉了,仍然能享受到荠菜的美味。

  更别提风靡全球的网红食物青团,也是江南地区遍地都是的艾草、清明菜、鼠曲草等野菜,汁水调和糯米粉做成的。

  如果你家幸运地拥有一位厨艺精湛不输刘星姥姥的大厨,那就更幸福了。

  野菜的嫩芽,配上鸡油火腿丝,旺火两分三十秒;熬了一锅特别精致的汤,然后放了两棵野菜,取名猛龙过江……光看文字描述,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说到底,咱妈费劲半天挖回这么多野菜,不就是为了能让家人尝上满满都是爱的劳动果实嘛。

  最后,如果你也有一位痴迷于神农尝百草的亲人,大家一定也要给他们提个醒。

  就算再好这一口,既危险又破坏公共秩序的动作,大家也万万不要模仿。因为挖个野菜,像下面这位大妈一样冒着生命危险卡在高速公路隔离带里,就没必要了。

  @有料视频

  毕竟虽然在很多人眼里,“纯天然”的野菜不用农药化肥。可生长在城市绿化带和绿地里的野菜难免也会受到树木的灭虫农药喷洒,和重金属污染的风险,不建议去随意采挖和食用。

  更何况,营养价值的争议是一方面,一旦误食了有毒野菜就更得不偿失了。

  据@丁香医生,2015年全国共有1045人因食用了有毒动植物及毒蘑菇而中毒,死亡89人,主要原因就是误采误食。

  比如金银花和断肠草(有毒),水芹与毒芹(有毒)因外表非常相似而容易被混淆。

  所以说啊,在这个生机勃勃的春日,去正规渠道购买野菜品个鲜,自然未尝不可。

  但也一定要嘱咐亲友,不认识和不熟悉的野菜不采、不吃,才是首要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