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茶杯引发8年校园霸凌 女孩寻死未遂反被嘲讽作秀

  今年26岁的王晶晶曾遭受近10年的校园欺凌。

  2009年2月的一天,浙江温岭中学一间高一教室里,两名同学打闹时打碎了王晶晶的一只茶杯。“这个茶杯要300万,你们惨了”,同桌的一句玩笑话,成了王晶晶噩梦的开端。

  视频/和陌生人说话 编辑/王童宁

  出品/腾讯新闻

  点击视频观看:“300万茶杯”如何引发一场持续多年的校园暴力

  因为这个“价值不菲”的茶杯,同学们开始在学校的贴吧上讨论她的家境、长相甚至感情八卦:“年收入几个亿”、“整容”、“男朋友不断”…慢慢地,不断加入的讥讽、谣言和人身攻击愈演愈烈,将王晶晶卷入漩涡的中心,她成为了同学口中的“神女”。

  接着,在路上无端被学姐拦住扇几十个耳光,昔日好友主动与她划清界限,被骗“裸照”在网上传播,暴力、辱骂和孤立,让王晶晶精神崩溃,她两次尝试自杀未遂,最终因抑郁症休学。

  然而,离开校园的她仍然无法摆脱这些来自未知的恶意,甚至在上大学、结婚、生子后,她依然被跟踪和骚扰。

  2016年,不愿再沉默的王晶晶,在网上披露了自己遭受校园霸凌的经历,但“反攻”猛烈到来。在百度贴吧,曾经的“知情者们”对她进行“扒皮”,当年校园的贴吧吧主蒋某,把王晶晶的图片p成性工作者,并在上面留下了她真实的姓名和联系方式。王晶晶决定起诉。

  2018年4月12日,温岭法院认定:被告人蒋某捏造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成立,其行为已经构成诽谤罪,判处拘役三个月。

  网络诽谤被判实刑,引发了广大关注。但这场历时8年的噩梦,却很难完全摆脱。

  校园霸凌,作为在阴影里暗暗滋长的校园问题,往往是施暴者和旁观者眼中的云淡风轻,但却为受害者留下了溃烂的伤口,经过长期自我心理建设和外界的帮助才能愈合。王晶晶的经历在网上唤醒了许多沉睡的校园霸凌的记忆。

  那些阴影我永远都忘不掉

  幸好,我只是有点自卑

  小的时候因为遗传脸上长了很多雀斑,上初三的时候一个男生给我取了个外号叫“校花”,其中的讽刺可想而知。很快,全班男同学都这么叫我。到了高中,这个外号传遍整个年级,经常走到隔壁班门口的时候,很多男生起哄,那个时候我真的超级自卑。明明都是些陌生人,明明我从未做过些什么,可是也许在他们心中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却给我的学生时代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幸好,我只是有点点自卑,没有造成更大的影响,上大学后,我们班的同学都很好,我性格也很开朗,认识很多很好的朋友。

  ——腾讯网友:陈俐

  不如自己做自己的救世主

  初二的时候,自己是个小胖子,还只会读书,性格内向。被后座的两个男生天天欺负,一开始还只是强行抢作业去抄,把我的书包扔来扔去之类的,在几次向老师求助,老师却只是不疼不痒地训斥了他们几句后就欺凌开始升级了。当发展到在教室乘我不备从后面一下把我裤子扒下来的时候,我意识到了这种事只能靠自己解决。

  首先让我爸出面,请老师给我调了位置。然后尽量避开他们。在家里拼命健身,每天练到浑身酸疼,再加上正好开始长个子,一年不到的时间,变成了一个低配高大肌肉男。心态也逐渐调整过来,遇事不再只想着退让,而是积极面对。

  不过最后也没报上仇,因为,他喵的快中考了要积极备考啊!不过到后来他们确实不敢主动惹我了。

  现在快二十年过去了,归乡的时候偶尔会见到他们,看到我也很热情,一副久别重逢的热情劲。可是那些阴影,我永远都忘不掉。

  直到现在,我都认为强大身心,针锋相对才是战胜校园霸凌的最好方式,与其期待一个救世主,不如自己做自己的救世主。

  ——腾讯网友:凰墨瞳

  自己也跟着学会抽烟,才融入进去

  以前班上有个男生,小提琴拉得不错,经常上台表演,成绩也不是太差,初中就175的个头,微微胖,戴一副眼镜。就因为在一次班级活动中不小心放了一个屁,然后他的噩梦就开始了,被起外号,被无缘无故的打,被一些人当奴隶使唤,不顺心就打。

  因为我是外地插班生,本来就在班级社会边缘,我知道哪一天他们玩腻了,下一个可能就是我了,烟是个“好东西”,买包烟给那些欺负人的同学一人抽一根,自己也跟着学会抽烟,这才融入进去。不是下个被欺负的目标。校园并不美好,至少初中生活真的让人半夜梦醒还能觉得恶心。

  ——腾讯网友:清少纳言

  老师不应该只管学习成绩和早恋

  小学的时候,隔壁班有个男孩子给我递情书,那个男孩子在他们班还挺受欢迎的,于是他们班上的女生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针对我。当时我每天都骑单车上学,她们就故意把我的单车气放了,或者是把我的的链子拆了。我真的不喜欢那个男生,并且已经拒绝了。但有几个女生就一直针对我,甚至说要找大哥打我。

  对了,我们那个小学还是重点示范小学,老师只管学习和不让早恋,不管这些。

  ——腾讯网友:我很巫

  有时候老师也是罪魁祸首吧,我记得以前有个同学成绩差,老师就恨不得天天骂他到哭,也搞不懂什么仇什么怨,一直说人家笨,所以几十年过去了,对这个老师到现在还是没有任何好感。

  ——腾讯网友:青出于蓝

  你也是校园霸凌的参与者

  每次想起他,我仍觉得羞愧

  初二时,班上转来一个男生,是从周边的县里转过来的。他说话有很浓重得口音,可能怕被人取笑,大多时候都沉默着;穿着上他也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总是一身很多年前的运动服,把秋衣塞进裤子里,裤腰提的老高。

  这些“不同”让他自然而然成为了班上的“那个人”。

  女生们总是捉弄他、讽刺他,男生则更过分,撕他课本作业,往他凳子上涂胶水,有时甚至还会拳打脚踢。

  他几乎天天都被针对,根本没有正常的学习生活。

  但是他真的很温柔,有一次老师让我给他讲题,我真的很不情愿、态度特别差,但是他好像什么都感觉不出来似的,给我买了一排酸奶、很认真的感谢我。

  他那个单纯的样子,让我觉得感到非常羞愧,毕竟我也曾是大家欺负他时的围观者。

  现在很多年过去了,每次想起他,我仍觉得羞愧,希望他一切都好,不要被我们当时幼稚的目光影响。

  ——腾讯网友:网瘾少女小鱼

  她和我们所有人断了联系

  最近一直在反思一件事情:可能我也曾是校园欺凌的参与者。

  高中的时候我们班上有一个女生,自称阿宝。她说话的口音很重,所以开学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大家就嘲笑过她。

  阿宝是一个长得不太好,微胖却很爱打扮的女生。阿宝宿舍住了个班花,阿宝一直像班花学习穿搭风格,但真的不适合她。所以她每次带个发卡或者换个什么发型,都会被我们女生集体嘲笑。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连男生也开始笑她。类似什么东施效颦的话也当面说过。但每次她都笑笑,也不生气。

  前几天班上的人说今年想组织一个毕业十年的大班会,盘点人数的时候发现,毕业这十年里已经没有人能联系上阿宝了。她和我们所有人断了联系。

  我猜想,她是恨我们的吧。我虽然不是当面笑她的人,却也是背地里跟着嘲笑的帮凶。

  ——腾讯网友:就酱

  多年后,或许他/她们早已在校园暴力的阴影里重生,也与这些伤疤和平共处了,但是校园霸凌的解决办法,只能是靠受害者重揭伤疤反抗吗?

  就像“网友黑白灰”所说:不要对一个活生生的人有恶意,更不要带有恶意的去伤害。曾经你们的恶意已经造成的伤害,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化解的。不再去打扰人家,不再心怀恶意,就算是最好的道歉了!

  除了施暴者与旁观者的审视和反思,校方和家长的干预才是减少霸凌的正确方法。

  (《中国人的一天 》第3391期 微信搜索公众号“中国人的一天”或“chinaoneday”,说出你的故事;同时,我们也将继续带你看更多不同中国人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