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灌拦门酒脸上抹锅灰 他总是在婚礼上被“修理”得面目全非

  谭德富(中)和新郎谭锐走在娶亲队伍的最前面,婚礼当天,唢呐声声,彩旗招展。

  在谭德富吆喝下,几十人的娶亲队伍浩浩荡荡开往金蕾娘家过礼。新郎谭锐家和新娘金蕾家相距约4公里,娶亲队伍步行前往。

  摄影/陈力 编辑/骁

  出品/腾讯新闻

  谭德富原在湖北省恩施州建始县长期从事民族工作,对土家族各种习俗十分熟悉,2018年退休后就在本乡本土客串“押礼先生”。一回生,二回熟,几场婚礼主持下来,应付自如,俨然成了专家。

  这场婚礼的新郎谭锐和谭德富是本家,请谭德富担任押礼先生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湖北省建始县高坪镇土地岭村,这天是土家族青年谭锐、金蕾新婚大喜的日子。

  新郎谭锐,在外打拼多年后已是一家企业老板,家产已超过1000万元;新娘金蕾在湖北三峡大学就读硕士研究生即将毕业。二人虽然已经在事业学业上小有成就,且已经融入现代城市生活潮流,但他们在婚礼上还是坚守传统,按土家族习俗举行。

  当地土家族结婚习俗,婚礼要进行两天。第一天,新郎把猪肉、酒水、大米等送到女方;第二天,再用八抬大花轿把新娘娶过来。娘家要陪嫁家具、被子等,由男方安排人员负责抬到新郎家。

  谭德富将礼品盒送到女方堂屋请女方都管验收,交接成功,男女双方都管握手认可。

  传统土家族婚礼男方女方都要请“都管”,相当于戏剧演出的导演,婚礼成功与否,全凭两个主持。双方“都管”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胜任的,要能说会唱,而且应变能力超强。还要有一副好身体,以精准应对女方亲友和女都管的各种挑战。

  这天下午最热闹的看点莫过于“闹压轿粑”。在把男方送给女方的猪肉、酒水等礼品交割后,在女方都管的组织下,女方众亲友将押礼先生谭德富抓住高高抛起“打油”,如此反复片刻;然后往他脸上涂抹预先准备好的黑锅灰。谭德富被“修理”得面目全非招架不住,乖乖交出压轿粑才罢手。

  女方亲友团众女将喊着号子把谭德富抬起来抛上抛下,这是婚礼之夜女方家中的最精彩看点。

  戏耍中女方有人将锅底灰抹在押礼先生谭德富脸上,谭德富被修整得面目全非了,也无可奈何。

  女方陪十姊妹“哭嫁”,谭德富陪着抹眼泪。按土家族婚俗,女儿出嫁前夜,整夜要哭嫁,由新娘的姐妹陪着她坐在堂屋哭诉父母养育之恩,姊妹离别之情。泪点低的人,都会陪着以泪洗面。

  按土家族传统习俗,婚礼第二天是正期,男方准备好八抬大轿前去迎娶女子。

  第二天的重头戏是“拦门酒”,娶亲队伍来到娘家后,押礼先生谭德富带着队伍刚踏上院坝,就被女都管设下的防线挡住。身后一字摆开的四张木质大桌子,桌子上方摆着一碗碗白酒。

  围绕如何接走新娘这一话题,女都管与押礼先生开始了“拦门酒”仪式斗智斗勇,唇枪舌战,押礼先生答对了要奖励酒,答错了要罚酒,不喝就要“强制执行”,还要唱几首当地民歌才罢。

  女方对待押礼先生没有太客气,要先回答一些有关当地风土人情的问题。有些问题刁钻古怪,需要点脑筋“急转弯”才能通关,好在谭德富久经沙场,都能应对。

  押礼先生谭德富在女方亲友团众多女将包围中,虽然被强迫灌下白酒若干杯,但为了使婚礼欢快热闹,他也乐此不彼;女方大院欢声笑语此起彼伏,乡邻亲友,还有外地游客都来围观。

  最后一关,考验文才,女方都管和谭德富唱起了当地山歌。

  这种喜庆气氛中,谭德富指挥队伍把新娘金蕾迎上八抬花轿。新郎谭锐陪护着金蕾,喜气洋洋春风满面。谭德富至此完成了一桩美事。

  谭德富和夫人一块整理一株腊梅,如今日子过得舒心自在。谭德富夫妻俩的独生女已在广州成家,并育有一女。

  谭德富出生在当地农村,后来长期从事民族工作。近几年谭德富编辑出版过《建始县民族文化漫话》、《建始县民歌欣赏》等民俗文化类的著作。

  在谭德富看来,无论是“闹压轿粑”还是“拦门礼”,都是土家族人图热闹的一种形式。在外人眼里,也许有些粗俗,但这是一种相袭久远的民俗传统,闪耀着少数民族文化的光芒。

  押礼先生这一角色,可以说是传递这种文化的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