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与海军的历史渊源:青岛海军学校是民国海军的翘楚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4月23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纪念日。 经中央军委批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多国海军活动将于4月下旬在青岛举行。届时,将举行高层研讨会、国际舰队检阅、联合军乐展示、文体交流等多项活动。

  3月28日下午,国防部举行例行记者会,国防部新闻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大校回答了记者们关切的有关问题。截至目前,已有60余个国家表示将派海军代表团参加多国海军活动,多个国家将派舰艇参加国际舰队检阅。同时,有关自媒体还网传了青岛70周年海军节的日程表(如下图),但只是网传,还请大家以正式官方通告为准。

  那么,此次活动为何选在青岛举行?海军成立的背后又有哪些难忘的回忆?

  此次选在青岛举行多国海军活动,一方面,因为青岛是中国海军的重要基地,青岛与中国海军的成长历史有着密切关系,海军的多个兵种都在此诞生、起步、发展。1950年初,经中央军委批准,第一所海军航校在青岛筹建完成;不久,海军第一支高射炮兵部队也在青岛成立;当年10月21日,在青岛团岛组建了海军第一个岸炮团;2年后开始在青岛修建中国第一个潜艇基地;1954年6月,海军第一支潜艇部队成立;1954年,在青岛永安大戏院,人民海军第一支驱逐舰部队宣告诞生;近年来,航母入列后的航母基地、核潜艇基地,都在青岛。另一方面,相对而言,黄海海域比较平静;而且中国已经在青岛举办了多次海上阅兵,世界大国和地区大国的海军都在这个地区,派舰参加也是比较便捷的;甚至有很多国家的舰艇多次来过青岛,对青岛也比较熟悉海况。

  今天,我们再花点时间来回顾一下历史上的青岛海军学校,与您一同感受历史。

  1933年8月的一天,青岛靠近台东镇的登州路上,德国人建的毛奇兵营(日据时称为若鹤兵营)旧址迎来了百余名面容憔悴却满怀欣喜的师生,门前挂起的牌子标示着这里新的名字——“青岛海军学校”。

  葫芦岛航警学校

  青岛海军学校(以下简称青岛海校)最初名为葫芦岛航警学校,创设于1923年4月,由东北张作霖政权的海军司令沈鸿烈所设,1930年改名为葫芦岛海军学校,并将哈尔滨商船学校毕业生并入(第三期)。

  九·一八事变后,学校迁往威海卫,后于民国廿二年八月再迁青岛而改名青岛海军学校。故青岛海校之名实至1933年之后才有。1934年8月,第三期乙班的马纪壮、刘广凯、俞柏生等22名学生毕业,并乘镇海舰实习,期满后分发各舰及海军教导服务。

  上图为东北海军最大的“镇海”号水上飞机母舰,图中可见舰身冒充“大昌”轮商船涂装以欺敌,事实上“镇海”舰原来就是商船改装的。

  青岛海校使用过的练习舰有“肇和”、“镇海”等,其中“镇海”舰在1932年6月曾在远航训练中来台湾访问了基隆和淡水两港,这次访问得以成行和该校教官与日本海军的密切关系有关。

  上图是哈尔滨商船学校,此为1928年所摄,许多著名的青岛系将官当年其实是要到这所学校学习商船,但后来被转入葫芦岛海军学校。

  上图为东北海军(第三舰队)各舰在抗战爆发后自沉于青岛大小港中,镜头前方是老式驱逐舰“同安”,舰上火抱已拆卸,沉船上只剩空的鱼雷发射管。

  抗战爆发后,学校师生与舰队官兵一起在沈鸿烈的指挥下,把军舰上的所有枪炮拆下,进入鲁中地区打游击战。此后青岛海校又开始了新的迁移。学校于1937年11月迁至湖北宜昌,不久又迁至四川万县狮子寨,此时在校的学生为青岛海校第五期。1938年7月,电雷学校奉命停办,其尚在校的第三期、第四期学生并入青岛海校。至1939年初,黄埔海校也奉命停办,在校的第二十三期、二十四期学生也转入青岛海校继续学习。另外,七七事变爆发后,马尾海校当局对学生封锁消息,禁止学生阅读报纸、外出串连,引起学生很大的反感。当日机空袭时,学生请求校方发放武器参加防空,校方也坚决不准。学生不满情绪日增,纷纷离校出走,投身抗战。其中有邹坚、吕美华等七人离开马尾海校后,于1938年辗转至四川万县,进入已迁至此的青岛海校继续学习。

  此时的青岛海校实际上已是集全国四个海校的学生于一炉,分为航海甲班、轮机甲班、航海乙班、航海丙一班、航海丙二班、轮机丙班共六个班约三百人,是民国海军史上学生人数最多的一期。学校一直延用青岛海军学校的校名,直至1941年3月奉命停办。这样,所谓“集全国四个海校的学生为一炉”的第五期乙班,遂成为该校的最后一批学生。

  由于沈鸿烈和青岛海校的教官大多曾留学日本各军校,所以该校的教育完全师法日本系统,重视战技与军人武德和精神的教育,这与当时中国其他各海校师从英国有很大的不同,国民党海军中的“青岛系”也成了别具实力和特色的一支。民国海军的许多重大军事活动中,都留下青岛海军学校学员的身影。

  青岛海校毕业生在“海圻”舰实习,左起:刘广超(后任海军总司令刘广凯之兄),马纪壮(后任海军总司令及国防部副部长,总统府秘书长),陆维源(战后任“永兴”舰长被叛舰者杀害),李连墀(后任巡防艇队长及海军供应部司令,高雄港务局长)。

  国民党第三任海军总司令,海军二级上将——马纪壮,1934年毕业于青岛海军军官学校航海科第一期。

  国民党第六任海军总司令,海军二级上将——刘广凯,青岛海军军校第四期毕业。

  国民党第六任海军总司令,毕业于青岛海军学校职位最高者,官至台湾“国防部长”的海军一级上将(四星上将)宋长志。

  1937年,宋长志毕业于青岛海军学校。第四期只有一个班,共毕业学员37人,宋长志的同班同学里,有后来出任“总统府”侍从武官长的海军中将钱怀源、台湾海军中将参谋长牟秉钊、海军军官学校中将校长白树绵(在欧洲学习期间参加过诺曼底登陆作战)以及海军少将姚道义、孙文全,可以说是将星闪耀,这些经历过国难的海军将领,成为日后国民党海军的中坚力量。

  战后留英军官班三位出身青島海校的同学,自左起为宋长志、俞柏生、刘广凯,三人后都官至海军上將,成为青岛系的中坚代表人物。

  驻英大使郑天锡接见前往英国的中国海军军官

  1943年,包括13名该校学员的24名海军军官被选派赴英参战、学习,其中,来自青岛海校五期乙班的有:黄廷鑫、聂齐桐、谢立和、邹坚、楚虞璋、熊德树、吴方瑞等7人;来自青岛海校五期甲班的有:王安人、王显琼、钱诗琪、张家瑾等4人;及四期的牟秉钊、白树绵等2人。

  在英国期间,参加了包括诺曼底登陆、土伦登陆等许多盟军的海上军事行动,是二战期间唯一一批受中国政府派遣,在欧洲战场与盟军并肩作战的中国军人。

  1986年,张君然回到阔别40年的西沙,讲述当年收复该岛的情景。

  收复西沙、南沙群岛的行动中,更有多名青岛海军学校的学员参与其中,五期乙班学生张君然曾三下南沙,并与同学彭运生分别但任了海军驻西沙和南沙群岛的首任管理处主任。他在驻永兴岛期间所立的“南海屏藩——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至今仍屹立在永兴岛上,成为我国神圣领土西沙群岛上的一座历史证物。此外,青岛海军学校还为民国海军培养出了杨元忠、曹仲周、马纪壮、刘广凯、宋长志等一批将才。

  青岛海校五期乙班不仅是战后重建民国海军的一支少壮力量,而且他们中的不少同学也是中共海军建设的最初参与者。1949年4月23日,中共华东军区海军正式成立,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青岛海校五期乙班中未随国民党撤往台湾的同学,以起义、报到等不同方式,陆续加入了中共海军,他们或者成为中共海军第一代舰长、副舰长,或者是海军专业技术部门的骨干,他们以所拥有的海军专业知识为中共海军最初的建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在风雷激荡的近代史上,青岛地位举足轻重。这是一座以海著称的城市,海军自然就与这座城市结下了不解之缘。从东北海军派生出来的青岛海校,人才济济,势力雄厚,影响巨大,堪称民国海军界的翘楚。

  本文依据青岛城市档案论坛、强军战网、青岛西海岸新闻网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