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教育改革的亲历者和受益者,如今已成为一名教师

  我从师范学校毕业做一名教师,至今已过去20余年。这些记忆像烙印一般,深深地刻在脑海深处,挥之不去。

  难抑内心的喜悦,我一路坐着破旧的绿皮汽车,来到了我的第一所工作学校,那是一个离家10多公里的地方。学校看来了年轻人,异常兴奋,为了照顾我生活,特意给安排了一个仓库当房间。

  于是,我便开始了我的教书生涯,一本课本、一本教参、一支粉笔,除此之外,最高档的就是教学辅助工具——投影仪。可它的灯泡有一定的使用寿命,只能在大家听课的时候用。于是,黑板上被我写得密密麻麻,擦掉板书时粉尘漫天飞舞,直呛得人喉咙冒烟。

  最难熬的还是晚上,学校分给我的那个房间,其实就是一个上世纪70年代的简陋人字架仓库,一开灯便是全部的光明,一熄灭世界仿佛沉寂了。头顶漆黑的瓦楞,老鼠肆无惮忌地在人字架上追逐玩乐,除了怒吼,我竟无可奈何。于是,我把所有的精神寄托在那台收音机上,几盘磁带不知反反复复听了多少遍。

  一天晚上,磁带卡壳了,窗外是呼啸的北风,屋内是滴答的雨水敲击脸盆声,我突然感觉特别地无助。手里捏着只有637元的农行工资卡,倔强的我竟然没忍住积蓄几月的委屈,眼泪夺眶而出。难道十几年的寒窗苦读,换来的就是这样的工作吗?难道我的人生,就这样戛然而止吗?那夜,似乎格外地漫长。

  回忆这段往事,我不禁眼角有点潮红,不忍思绪肆意回味。转瞬二十几年已逝,今天的教育工作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恢弘气势的教学楼,悠然静谧的校园,窗明几净的教室,现代化的一体机、多媒体,充满未来遐想的创客教室,带给学生无穷的乐趣与欢乐,引领着每一个学子去开辟自己的天地。

  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名教师,早已改变了闭门造车的学习环境。记得2004年全国课改,义乌作为首批课改试点,教师最多只能坐车统一到上溪职校,听两个周末的电视视频培训。而如今,教师可以尽情享受丰富的教学改革成果,由特级教师现场给予释疑解惑,聆听欧美等发达国家的教育教学经验。学习是教师卓越成长的不竭动力,而学生可以尽情享受拓展课程、成长课程、人生规划课程。

  今日的中国教育,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了。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每一位教师都是教育改革的亲历者、见证者、受益者。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教育工作者,你、我、他,每个人的肩上都承载着无数时代弄潮儿的期望。

  此致,我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