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大师”意外身亡,留下的遗物令世人震惊!

  最近上海流浪大师沈巍走红网络:

  沈巍究竟是不是大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反应了社会的一种强烈的饥渴:

  我们这个时代,太需要大师了!

  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另外一位杭州的流浪大师:

  材料来源:秉灯夜谈

  曾经一篇题为《杭州图书馆向流浪汉开放,拾荒者借阅前自觉洗手》的新闻,曾经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内容大致是说,杭州图书馆十年来始终坚持,向流浪者和拾荒者开放,允许其入馆读书,不过对他们的唯一要求是“要洗手”。网友为此纷纷点赞,称杭图为“史上最温暖图书馆”。

  其中,一位拾荒老人进入了大众的视野。他认真读报的样子,让许多网友动容,许多人都为他追求知识的精神点赞,老人家不自觉成为杭州城的网红。

  可是,这位认真读报、渴求知识的老人,我们再也见不到了——老人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出租车撞倒,最终抢救无效去世。

  老人离世后,他的故事才一一被揭开,他的遗产震惊了世人。

  老人真名叫韦思浩,是上世纪60年代老杭大中文系的毕业生,他在退休前是中学的一级教师。

  老人每月5000多元退休金,本应有一个幸福的晚年,却生活拮据,还要捡垃圾过日子。原来,老人省吃俭用,把所有钱都捐助给了贫困学生。

  老人的遗物当中,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每一样都是无价之宝:泛黄的捐资助学凭证,希望工程的救助报名卡,读之潸然泪下的受助孩子的来信。

  每封信中,都有受助孩子最近一次考试的成绩。可是,这些受助的孩子或许至今都不知道韦老师的真实身份,因为老人一直匿名的对他们进行帮助。

  老人在捐助上从不吝啬,对自己却极为苛刻。他住的房子是多年前教育系统统一分配的,房子里至今还是交付时的毛坯,没有任何装修,连照明灯也是工地上的那种小灯管。然而他却把丰满的爱,分给了那些困苦的孩子:

  韦思浩老人的善举还不止于此,他在十几年前就决定要在身后捐献自己的遗体和所有可用器官,还签了遗体捐赠志愿表。

  一根竹竿,一双被泥染黑的白色运动鞋,两个口袋挑于肩后,透过塑料袋,塑料瓶和罐子隐约可见,这就是韦老师生前给大家的印象。

  他看起来落魄,游走在生活边缘,可是他的灵魂深处繁华而又纯净,他比任何人都懂得爱的真谛。

  这位老人有房、有退休金、

  有3个关心他生活的女儿

  但多年来却一直过着拾荒生活

  父女之间埋怨、不解、心疼,复杂的情绪

  终于在女儿们整理遗物时解开

  一沓沓小心收藏好的助学证明和书信

  《浙江省社会团体收费专用票据》

  《希望工程结对救助卡》

  《扶贫公益助学金证书》

  几十张从几百元到几千元的捐助证明

  静静地展示着老人这些年的生活

  让人感触最深的

  是那张签了名的遗体捐赠志愿表

  何其伟大的精神!

  何其伟岸的情操!

  而受助者

  或许至今都不知道捐助人真实的姓名

  助学证明上的落款

  仅仅都是“魏丁兆”这个化名

  至此

  社会终于知道

  老人并非生活窘迫的拾荒者

  而是行的高标

  做的楷模!

  然而你是否知道

  老人毕业于原杭州大学

  即现在的浙江大学

  曾参与过《汉语大词典》的编写

  如此的一位智者

  在为社会无私奉献的同时

  无限地褪去了自己原有的光彩

  隐匿于默默的拾荒生涯中

  浮躁的今天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横行其道。

  而真正的悲悯

  仍如流水般涓涓流淌于至善者心中。

  他是浙大的骄傲!也是杭州的骄傲!

  更是浙江的骄傲!是全体老人的骄傲!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上世纪五十年代

  他于求是园中,静默修行。

  今日的我们,愿在他的感化下

  一扫精神上的荒芜

  聚集我们微小的力量,温暖这个世界。

  按照现代人的活法,大师的人生之路是那样的:坐拥豪车豪宅,结交各种名流,在名利的阶梯上,努力攀登……

  然而要知道,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学问、智慧是和财富无关的,甚至是负相关的。在中国历史上,凡是被尊重的大学问家,绝对没有大富豪,一般都是不富裕的人,甚至穷人:

  孔子的周游列国,实质上是流浪列国。庄子有时穷的都揭不开锅,陶渊明也一身清贫,与草庐为伴。

  中国还有“礼失求诸野”的传统,认为真正的大学问不在庙堂,而在江湖。

  而现在,大师在江湖流浪,小丑在庙堂演讲。

  然而,韦思浩这位真正的流浪大师,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我们这个民族的高尚情操,并没有彻底消失,只是有待被唤醒!

  期待中国文化人能够重拾骨气,期待中国人能够找回灵魂!

  另: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关注和转发,以示鼓励!一个人长期坚持真的很不容易,多次想放弃。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天气冷的时候,最想吃一些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