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唯一的大型“建构教育”,无人知晓

  一起打开新世界大门。

  撰文 |陆思齐

  编辑 |陈某凡

  全文共3415字,阅读时长约8分钟

  什么是大型建构?

  大多数人听到这个名词时都会先发出一串疑问,随即便表露出充满探索欲的好奇心。

  当前语培、编程教育项目当道,与之相比,大型建构教育确实是不太常见的“异类”。它同样源于STEM教育理念,但始终保持着自身的匀速发展,对外几乎没有公开报道,以至于在网上检索时,我们唯一能查到的信息都指向了这家位于广东深圳的科瑞迪大型建构。

  在深圳实验幼儿园,这里的大型建构室已经存在三四年。它不同于一般的玩具室,在这里开展的游戏主题都经过了专门的研究设计,而这些主题的研究工作均由科瑞迪大型建构,深圳实验幼儿园、深圳大学共同参与实施,其成果已被纳入教育专项研究课题。

  事实上,国内也有不少人在尝试探索大型建构这一领域,但只有科瑞迪将它作为独立的教育项目进行研究,并取得了较为完整和成熟的运营成果。

  在本文中,我们交叉使用了大型建构游戏和大型建构教育两个名字,但除此之外,我们认为这更是一场“小而美”的教育试验,它的展开过程会让我们对教育有更多思考。

  01.定义“大型建构”

  《白雪公主》的故事总是以皇后摔下悬崖而死以及白马王子的深情一吻走向结局,但在大型建构的游戏世界里,孩子们却玩出了一个不一样版本:在皇后的诱骗下,白雪公主最终吃下了那颗颜色通红的苹果毒发身亡,蛇蝎心肠的皇后就此成为了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这个结局或许让很多孩子的父母都感到惊讶,但科瑞迪大型建构的负责人Tim告诉我们,这其实才是孩子想象力的真实表达。成年人的思维总是被限制在条条框框当中,而大型建构教育的任务则要保证孩子们想象力的自由和发挥空间。

  在相对严谨的学术表达中,大型建构被定义为一种幼儿利用各类建构材料,根据自己的想象和意愿进行构思与构造,表现出一定的事物形态,创造性地反映现实生活的游戏。

  听起来它的玩乐意味颇重,但为何又能与教育相挂钩?

  假如你曾接触过乐高积木,那么就很容易理解这套游戏玩法里的教育机制。这两者的本质都是寓教于乐,在玩乐中对幼儿进行有效指导,从而实现潜能开发等深层次意义。

  对小孩子而言,积木拼插是一个动脑动手、自主探索学习的过程,结合主题挑战后,还需要同时调动空间想象能力和身体组织能力。大型建构则是在乐高积木游戏上更进一步,不仅在积木的体积、重量上进行放大,更强化了玩乐过程中对小朋友的思维培养和身体锻炼。

  深圳实验幼儿园的大型建构室里,有序地摆放着日常建构游戏中会用到的40余类积木,其中最大的单根积木长宽就可达到了30*50CM,重量则足达数斤,通常开展一场1.5个小时的主题搭建游戏需要2-3个小朋友一起合作,共同搬运积木。

  但积木的重量大并不一定意味着会受伤。Tim向我们展示了小朋友们玩建构游戏时的状态,从视频上看,参与其中的小朋友因为能直观地感受到积木重量,反而搭建时更加小心。在单场建构游戏中,参与建构过程的小朋友数量基本都控制在25人以内,每个小组(7-8位幼儿)均配备有一名老师或配班老师,这都有效地保证了建构游戏的安全性。

  目前,科瑞迪与深圳实验幼儿园一同建立起的大型建构室已经成为了园内小朋友最喜欢的功能活动室。在他们搭建好的积木城堡和公园里,还会继续上演《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哈利波特》等小朋友们深爱的剧本桥段,这些都在某种程度上推动着大型建构教育朝着更综合、包容的方向迈进。

  02.设计“好教育”

  在了解大型建构教育的过程中,我们一直试图厘清“玩”这件事身上的科学性。

  就当前市面上打着寓教于乐口号的教育产品来说,大多都没能呈现出对孩子的教育、教化作用,而Tim给出的诊断结果是这一类教育产品普遍缺少了顶层设计。如果教育活动在无目的、无主张的状态下实行,那么想要输出好结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意大利幼儿教育家玛利亚?蒙台梭利曾提出,教育的任务是激发和促进儿童“内在潜能”的发挥,使其按照自身规律获得自然和自由的发展。照着这一套逻辑方法,科瑞迪大型建构的教研小组正在试图打通玩与学的界限,将顶层设计有意识地融入到建构游戏当中,真正做到玩中学,而不是学中玩。

  但如何设计出一套能激发孩子内在潜能的教育体系,需要方方面面更加细致的考虑。

  目前,这支由幼儿园老师、大学教授、科瑞迪共同组成的6人教研小组已经磨合出了超过两百多个大型建构主题,从最开始的如何拿大型积木,如何保证积木的拿放安全,到如何进行一定的评估,再到如何去设置一定的教学目标和小朋友可以达到的能力增长点......这些都是在教研过程要去进行解答的问题。

  比如,为防止老师的介入限制住小朋友的思维逻辑和想象力,教研团队就必须要拿出一套详细严格的操作手册来加以规范,否则一些过度的引导行为就会影响小朋友想象力的发挥。

  “在玩搭桥游戏的时候,有的老师发现小朋友的桥断了,那么他就会去引导小朋友进行下一步动作,但引导的方式各不相同。有些老师可能会说:‘小朋友,你的这个桥断了,要赶快把它连起来,要不然你的车走不过去’,这是一种引导。但我们认为这种方式不是很好,太有指向性,会让小朋友的思维或者想象空间被限制住。为什么桥断了就一定要连起来,我的车过不去还可以往回走。”Tim给我们介绍了一个建构游戏过程中介入不当的实例。

  去年上映的《头号玩家》当中也有类似桥段。在电影中,游戏《绿洲》的创造者哈利迪说到:“为什么不能后退,往后退,速度要快”。往后退,这种成年人很难意识到的前进方式正好被哈利迪设置为了通关密码。

  在引导方式上,大型建构所倡导的介入理念,就是孩子在游戏的过程中,老师担任好提问人的角色即可,而不要试图去帮助孩子解决问题。

  从数百平米的建构室出发,大型建构的教育核心在于营造空间感,这种空间感不是实在的面积概念,它是存在于小朋友脑海中的想象空间。

  以往的小型积木、沙盘游戏只能停留在桌面,它们给小孩子带来的想象空间是二维的。但大型建构可以包含进足够多的内容,比如和绘本融合以后,脚本里的故事、情节、角色扮演都会让小朋友脑海里的空间立体起来,并且在演绎完故事后进行现实中的延伸——鼓励孩子将想象到的场景通过积木搭建出来并进行适当的演绎。

  这种方法在深圳实验幼儿园园长刘凌主编的实操手册中十分常见。每个主题搭建之前,老师都会通过影片放映或PPT观看的方式在小朋友脑海中输入一个概念,然后引导他们进行思考,让他们知道是什么以及为什么,最后才是建构过程。

  在这一来一去之间,小孩子的语言能力、大小肌肉的锻炼、角色扮演、模拟经营等等很多东西,都可以在大型建构游戏里得到训练。

  03.或者是未来教育的一部分

  对于大型建构,现阶段的国内教育基础设施条件以及人才培养状况,都决定了这一项目短期内较难大规模铺开,因此我们更愿意将其与未来教育进行关联。

  Tim告诉我们,在美国其实也没有人系统地去研究大型建构应该怎么玩。在他几乎每年都会去参加的美国教育展会上,每当大型建构一露面,就能吸引不少参展嘉宾驻足交流,而他们对目前在深圳开展的这个教育项目都给出了好评。

  然而好评之外,大型建构教育的未来也值得深入思考。Tim所担忧的是,大型建构永远都停留在被人夸奖的阶段,却没有办法真正走向独立。大型建构游戏对孩子的好处很隐性,显露的时间周期长,不会在学完一堂课或者学完一个新学期后出现明显变化。为此他提出要给积木工具赋予基础能力,降低材料的等级,去除掉材料本身的具象性。

  “很多小朋友拿两个积木一摆,说我这是火山。你觉得不像这就对了,越是搭的不像越是创造性。”

  让参与的小朋友能更好地通过自己的想象去搭建出任意事物,而不是全现成的图形,产生自己的想象空间,那么大型建构教育的目的就达到了,效果就有了。

  随着主题的不断增加,目前大型建构游戏的受众已经从3-6岁拓展到了2-3岁更低龄段的幼儿,《神奇的字母》就是专门针对低龄段小孩设计出的建构游戏。

  在国内的幼儿园中,大班、中班、小班这样以年龄段划分出的班型最为常见。而随着近些年来入园年龄的逐步降低,小小班也需要有更多潜能开发的课程加入,毕竟创造力的培养更需要从小抓起。

  但如何打造出让更低年龄段孩子接受的游戏是个难题。大型建构游戏实际上存在着隐性的门槛要求,比如基本的计数能力,小朋友们需要知道怎么分球才能让两边都公平。基本的物理认知也是必须的,在金银岛游戏中,如何让小球跑得更快,如果不了解地心引力和摩擦力就很难懂得通过提升高度,让小球获得重力加速度这种方式来运转小球。

  存在问题的同时,优势也显而易见。在对大型建构游戏的反馈中,家长普遍都给出了100%的好评,因为参与游戏的过程既起到了强身健体的作用,又让小朋友们从内心中收获到了兴奋和喜悦。

  或许在很长一段时间,大型建构都将沉寂,但它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式却代表未来教育的方向。

  参考资料:

  《浅议教师对幼儿园大型户外建构游戏的指导策略》,刘肖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