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统一南方时,吴越国为何不战而降?

  五代十国之一的吴越国地盘并不大,只占据浙江一省和周边部分地区。但在那个天崩地裂的大乱世,钱镠能打下这片基业,已属不易。

  钱镠是杭州人,是五代十国少有的本土帝王(以本政权都城出生地为准)。钱镠出身寒微,刚开始是土霸董昌的旧部,董昌想攻下浙东,和钱镠做一笔交易。董昌对钱镠说:“你帮我拿下越州(浙江绍兴),我把杭州给你”。钱镠当然愿意,率领军队开山路五百里,最终拿下越州。董昌没有食言,把杭州让给了钱镠。光启三年(887年),钱镠出任杭州刺史,这意味着钱镠有了第一块根据地。

  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钱镠就可以壮大自己,实力越来越强。景福二年(893年),钱镠升镇海军节度使,可他的地盘依然局限杭州附近。两年后,董昌自立为帝,得罪了唐朝,唐昭宗封钱镠为浙江东道招讨使,讨伐董昌。董昌很快被灭掉了,董昌割据的越州自然就落入钱镠的口袋。

  钱镠东有越,西有杭,底气更足了。经过多年征战,钱镠建立的吴越国,家底如下:

  国都杭州,也称为西府,镇海节度使驻地。

  越州为东府,镇东节度使驻地。

  二府之外,吴越国还占有湖州、明州(宁波)、睦州(建德)、婺州(金华)、衢州、处州(丽水)、温州、台州。当然,还少不了事实上堪称吴越国北府的苏州,为中吴节度使驻地。唐昭宗乾宁四年(897年),钱镠从吴王杨行密手下夺下重镇苏州,成为杭州北线的战略屏障。除了十一州,吴越国还有一个衣锦军,这是钱镠的家乡,出于政治目的抬高的。衣锦军就是现在的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东麓。

  吴越国的疆域,包括整个浙江省,江苏省的苏州,以及现在的上海全市。

  吴越国面积是不大,但钱镠知足了。有人劝他当皇帝,他坚决不同意,告诉子孙:中原政权不管姓什么,都要称臣,用其年号,绝不出头。钱镠搞好与中原政权的关系,和梁太祖朱温是铁哥们。有了后梁这座靠山,钱镠把重点放在吴越国的经济建设上,成就斐然。

  晋天福五年(940年),钱镠第七子、吴越王钱元瓘在嘉兴县设置秀州。这样一来,吴越就由十一个州变成十二个州。公元945年,吴越国南边的邻居闽国发生内乱,南唐皇帝李璟出兵消灭了闽国。如果坐视南唐灭闽,那就将对吴越国进行战略包围。年轻的吴越王钱弘佐当机立断,出兵三万,抢先一步控制闽国国都福州。等到李璟自认倒霉时,吴越国又多了一个福州。吴越国的福州包括现在的福州市、宁德市,南线与清源军(泉州、漳州)接壤,堵死了南唐在福建的出海口,为吴越国挣到了一口“气”。

  之后,吴越国的疆域没有什么变化,直到北宋太平兴国三年(978年)。在位三十年的吴越王钱弘俶面临生与死的抉择:降宋,还是与宋决战?钱弘俶最终的选择符合吴越国百姓的历史,吴越国以和平的方式并入北宋,为历史留下一段佳话。那么,钱弘俶为什么不与北宋决战?很简单:打不过。

  吴越国只有十三州,据有今浙江一省(苏南、上海、闽东北)。而北宋呢,在周世宗统一之势的基础上,除了占有中原,还于963年收荆南、湖南,966年灭后蜀,971年灭南汉,975年灭南唐。北宋对吴越国已近完全包围之势,清源军比吴越国还要弱好几倍,根本不足以成为吴越国的战略犄角。

  就算吴越国人都愿意跟着钱弘椒与北宋开战,地势上也非常不利。吴越国北部是平原,不利于战略防御。宋军拿下南唐的福建内地,吴越国已无武夷山地势之险,福州也守不住。北宋要以武力灭吴越,时间应该要比灭后蜀和南唐更短,毕竟吴越国太小了,也无山川纵横,纵深不够。

  钱弘俶的选择无疑是明智的,吴越国根本没有与北宋抗衡的本钱。而北方的北汉比吴越还小,又穷,敢于抗宋,是因为北汉有北宋非常忌惮的辽朝做靠山。

  钱弘俶又能依靠谁呢?更多历史地理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地图帝